唐詩

【唐詩欣賞】孟浩然《與諸子登峴首》

清 佟毓秀《登高賞瀑》。(公有領域)

孟浩然與諸子登峴首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

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

水落魚樑淺,天寒夢澤深。

羊公碑尚在,讀罷淚沾襟。

【作者簡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之一。他和王維一起合稱「王孟」,是唐代田園詩派代表人物。他的詩風格清淡、自然而又韻味深長,在唐詩中自成一家。

【字句淺釋】

解題:作者登上峴山,觸景傷情、見碑落淚,寫下了這首語言平易簡淡、感情真摯動人的唐詩佳作。

峴首:峴首山,又叫峴山,在湖北襄陽的南面。

代謝:更迭,交替。

勝跡:有名的古蹟。

登臨:登山臨水。

魚樑:魚樑洲,是漢代著名隱者龐德公的居處。

夢澤:「澤」是聚水的窪地。在今洞庭湖北岸一帶地區,古代有雲澤、夢澤兩片澤地相連,後來逐漸淤積為陸地。

羊公:指羊祜,晉代人,鎮守襄陽,受百姓愛戴,死後人們為他在峴山上立碑紀念他。

羊祜畫像。(公有領域)

【全詩串講】

人事交替更迭形成世態,時光不斷來去形成古今。

大好江山留下有名古蹟,我們如今又可登山臨水。

水淺地露魚樑洲更凸顯,天寒草衰雲夢澤遠而深。

紀念羊公之碑還在山上,讀完碑文淚水沾濕衣襟。

現今的湖北雲夢大澤。(Pfctdayelise/Wikimedia Commons)

【言外之意】

後世詩家對孟浩然詩歌的評語中,「語淡而味終不薄」是公認的中肯之言,而這首詩也正是體現這一評語的一個標本。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詩一開篇,作者便以漫不經心的語調、極其平凡的語言,說出了一個貌似平凡、實則發人深省的真理。世上人與人之間,由於在世世代代形成的業債中互報互還,從而演化出一件件的「事」。而人與事、事與事之間,又相互糾結形成一幅無所不包的生活畫面。一幅幅生活畫面在時間的長河中飄來了,又飄去了,它們就形成一個不可分割、永不停息的整體,人們給它一個名字叫做「歷史」!「人事」和「古今」,這就是構成歷史的基本材料。但要把抽象而略帶神祕的歷史用如此具體而平凡的話語說出來,其間該有多少刻骨銘心的人生經歷和深刻細緻的觀察和思考啊!而且,這兩句話的語氣和著眼點,也讓人親切的感到作者遊心物外、跳出塵囂的恬淡心懷。

順著談古論今的心緒,「江山留勝跡」踏著「古」的腳跡,「我輩復登臨」則把讀者引到登山臨水的「今」中來。作者崇拜的隱者龐德公的居處魚樑洲,因為水位低落而暴露無遺,隱喻著歷史潮流的衰落,人們對隱者的尊重已經消減;天寒萬物凋零,可以極目遠望遼闊的雲夢大澤的蕭條景像,隱含著世態的冰涼、作者心中的淒清。

可是,羊祜去世已經四百多年了,人們為紀念他而建的石碑還矗立在山上啊!他不是一個驚天動地的歷史人物,只是因為他為當地百姓作了許多好事,人們就不讓他沉入歷史長河的泥沙!每一個為百姓作過一星半點好事的人,百姓是不會忘記他的,特別是,當人們急需他為百姓作一點好事的時候!孟浩然讀完羊公碑而涕淚橫流,因為他雖然放得下對名利的追求,卻放不下百姓啊!他為自己不能像羊公那樣為百姓有所作為而悲傷!

然而,我們可以告慰作者的是:你的詩歌也為你建立了一塊豐碑!而且,它是建在炎黃子孫的心上,更經得起歷史長河中泥沙的沖刷和搓磨!

明 吳彬《登高》。(公有領域)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