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故事:嶗山道士

一鬥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縣裏的王七是世家子弟,從小好仙慕道,聽說嶗山上多仙人,背著行李前往尋訪。登上一座山頂,見一道觀很幽靜,一道士坐在蒲團上,素發垂領,神光爽邁。王七行禮和他交談,言語玄妙。王七請求拜為師父,那道士說:“恐怕你不能吃苦。”王七說:“我可以吃苦。”道士的門人很多,晚上回來,王七和他們一一見面行禮,於是留在道觀裏。

第二天一早,道士給王七一把斧子,讓他隨眾人去砍柴。這樣過了一個多月,王七手上磨出幾重老繭,不能忍受,漸漸想回去。一天晚上回來,見二個客人和道士喝酒,天黑了,還沒有燈燭,師父於是把紙剪成月亮形狀,貼在牆上,那紙一會兒就明亮起來,滿室光明。一個客人說:“良宵佳時,怎麼可以獨自快樂呢?”於是取案上的酒壺分給眾人喝,那壺酒在門人中傳了幾個來回,也沒見酒有甚麼減少。

另一個客人說:“有酒無樂,為甚麼不喚嫦娥來?”把手中的筷子扔到那月亮中,見一美人從月亮中出來,剛開始高不過一尺,到了地上就和人一般高,纖腰秀項,其舞翩翩,其歌清越。美人唱完,跳到桌子上,大家正在吃驚,美人就又化為筷子。三人大笑,一客人說:“今宵最樂,為甚麼不把酒席搬到月宮裏去繼續?”於是三人移動酒席,漸漸進入月亮裏。

門人們見三人坐在月亮裏開懷暢飲,頭髮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會兒那月亮漸漸暗下來,門人們點起燈燭,只有道士一人獨坐,客人已經不見了,桌上的剩席尚在,那張紙還貼在牆上。道士問:“喝夠了嗎?”大家說:“夠了。”道士說:“喝夠了就早點休息吧,不要誤了明天砍柴。”大家答應著退了出來。王七暗暗歡喜,回家的念頭也淡了。

又過了一個月,王七感到辛苦難堪,可道士仍然沒有傳授甚麼。王七不能再忍耐了,向道士告辭說:“弟子從幾百里地外來跟隨仙師學習,縱不能長生,或許小有收穫,也可以得以慰藉。現在過了幾個月,不過是早出晚歸打柴而已,弟子在家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苦。”道士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不能吃苦,果然這樣。那明日就送你回去吧。”王七說:“弟子辛苦了多日,希望師父略授小技,讓我能不虛此行。”

道士問:“你想學甚麼?”王七說:“總是看見師父行走,牆壁不能阻隔,希望能得到這個技法。”道士笑著答應了。於是傳給他一口訣,讓王七默念口訣,自己試著穿牆。道士說:“進去!”王七面對牆壁不敢入。道士又說:“試著進去!”王七離開牆壁幾步,念著口訣,奔跑而來,及牆,虛若無物,再回頭,已經在牆外了。道士叮嚀他說:“心念一定要純正,否則法術不靈。”送給他路費打發他回去了。

王七回到家裏,自誇遇到了神仙,牆壁也不能擋住他。妻子不信。於是王七像原來一樣,默念口訣,離開牆壁數尺,疾奔而入,頭觸硬壁,驀然跌倒。妻子忙將他扶起來看,額上已經腫起雞蛋大小。妻子笑他,王七自己也漸漸生氣起來,把那道士罵了好久才停止。

(出自《聊齋志異﹒勞山道士》)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鈞天廣樂”這則成語出自《史記﹒趙世家》,指天上的音樂、仙樂。
  • 這次南亞海嘯重災,造成當地人民生命財産的重大損失,成千上萬人死亡,真是慘不忍睹。不過,今天想跟大家談另一種慘不忍睹,這就是中國外交與社會在道義資源上的貧困現象,這是一種精神上的“慘不忍睹”。中國有個成語叫“隔岸觀火”,現在可以改爲“隔岸觀災”,好像這個海嘯只要不到上海,就是與我無關的。
  • “暗無天日”形容社會黑暗。
  • 主播生寶寶近來流行取「單名」,共同的理由是「好記」,但也有不少是音同成語的特殊意義,像「誠心誠意」、「成雙成對」,一點也不迷信傳統取單名會不利婚姻的禁忌。
  • 中書令(即宰相)褚遂良以很低廉的價錢強行購買鄰人田地。韋思謙發現後,立刻上書皇帝。因為證據明確,褚遂良被貶出京城,降為同州刺史。但是過了一段時間,褚遂良又被重用,回到京城官復原職。
  • “尊尊親親”是儒家的重要思想,就是尊重比自己上級,親近自己的親人。
  • 董卓身體肥胖,不能久坐,不一會,即側身而臥。曹操見他躺下,急抽刀欲刺,董卓從銅鏡內看見曹操抽刀,轉身急問:“孟德你要幹甚麼?”這時呂布也牽馬回來了,曹操急忙說:“我得了一口寶刀,想要獻給相國。”董卓接刀一看,長足盈尺,鋒利無比,果然是一口寶刀。
  • 張飛家莊後有一桃園,花開正盛。第二天,三人來到桃園,點燃香燭,拜告天地,結為兄弟,發誓要“同心協力,上報國家,下安黎庶。”按年齡劉備是大哥,關羽是二哥,張飛是三弟。此後,兄弟三人齊心,果然作出了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
  • “十萬八千里”形容相距極遠。
  • 班超是東漢人,30歲時隨著哥哥和母親搬到洛陽。
    因為家裏貧窮,常常給官府抄寫文書,很辛苦。有一次班超停下手中的文書工作,投筆感嘆道:“大丈夫應該效仿傅介子、張騫(都是西漢人,在西域立了大功)那樣在疆場立功,來獲取功名爵位,怎麼能一輩子給人抄文書?”左右都笑話他。班超說:“小人怎麼能知道壯士的志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