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平:玩世不恭的機會主義——評李敖大陸行

胡平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1日訊】不止一位朋友打電話來問我對李敖大陸之行有何看法。其實,半個月前,一位來自北京的學者和我聊天,就特地講到李敖。他說:「李敖這兩年在鳳凰衛視的節目裡大肆美化中共專制,詆譭自由民主,影響壞透了。這次又要到北大清華講演,還不知他會講出多麼可惡的話來。」我說:「李敖不是說他要講自由主義嗎?李敖又不傻,他幹嘛不趁機講點好聽的呢?」李敖在北大講演後,立刻有民運人士在網上發表文章稱讚不已。我真想告訴他:別急著喝采,沒準下一番講話他就讓你難受得噁心呢。
  
  還在李敖赴大陸講演之前,海外中文網站《華夏文摘》上發表了一篇署名「晨寒」的文章,最後講到:「李氏終於千呼萬喚始出來,開始他的大陸之旅,並聲言要對北大學生講講胡適的自由主義。一方面在政治上對當權者獻媚效忠,另一方面對大眾迎合取寵,對知識界投其所好賺取廉價名聲,再加上為背後傳媒資本發揮不言而明的廣告效應,其苦心謀劃,不亞於政客的精明和商人的狡猾。這倒也合乎李敖一貫的行事方式和哲學。」可見,早就有人預料到李敖這次來大陸的講演會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同時講出完全不同的、彼此正相矛盾的兩套話語。
  
  應該說,對於李敖的機會主義性格,很多人原本是瞭解的,只是一般人仍然低估了他的機會主義程度。一般人仍然習慣於把李敖看成是具有某種主義和原則的人,所以他們才會對李敖的講話常常感到出乎意外。你剛剛寫文章否定了他,殊不知他卻又講出一些話讓你不能不有所肯定;你那裏掌聲未落,他馬上又講出一些話讓你覺得不罵不行。所以很多人不得不剛批了又讚,或者剛讚了又批。也有一些人堅持批判李敖,正如有些人一直堅持讚美李敖。不過,不論是一直讚美者還是一直批判者,他們總是引用李敖的某一部份言論而迴避另一部份言論;他們不能不迴避另一部份言論,因為只要你兼顧李敖的全部言論,你就無法只批不讚或者只讚不批。也有一些人試圖對李敖的各種言論作通盤考察,找出所謂李敖的「真實思想」。這種努力是徒勞的,是愚蠢的。因為李敖言論的基本特點就是它的無原則性,也就是說沒有一種一以貫之的原則。李敖可以講各種主義各種原則,但實際上他對甚麼主義原則都不信。李敖就是徹底的玩世不恭。早年的李敖是憤世嫉俗的。我嚐說:「從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其間只有一步之差。」李敖就是一個鮮明的例證。
  
  讚美李敖的人,主要是依據他在北大的講演。在那場講演,李敖講到言論自由,講到自由主義。但正如一位網友所問:「李大師為甚麼把在北大的那些話憋在心裏十幾年不說,一直到了北大才說呢?」畢竟,你無法讓人相信,此前的李敖,多年以來在台灣多次發表粉飾中共專制,為「六四」殺人辯護的言論,原來都是處心積慮,打定主意,放長線釣大魚,誘敵深入,曲線救國,玩苦肉計,忍辱負重,偽裝無恥,以便騙取我黨信任,從而迎來這一天,作為中共的特殊嘉賓,榮登北大講壇,打它個番天印措手不及。
  
  李敖當然不是偽裝無恥,玩苦肉計,他不過是機會主義而已。因為李敖甚麼主義原則都不信,所以他甚麼主義原則都可以講,他可以昨天講一套,今天又講完全相反的另一套,他甚至可以在同一場合中講出完全不同的而且彼此矛盾的兩套觀點或主張。李敖講話不在乎邏輯,不在乎前後一致,不在乎左右互搏,自相矛盾。李敖的思想和言論沒有一貫性,但李敖並非人格分裂或精神分裂。在哪一種情況下講哪一套話,對哪一種人講哪一套話呢?李敖自有他的算計。其考慮無非個人名利。怎麼講更能擴大知名度,怎麼講更能擴大銷路擴大市場,他就會怎麼講。
  
  因此,並不奇怪,雖然李敖講到言論自由,講到自由主義,但是,大陸的絕大多數自由派知識份子和異議人士(不論是在國內的還是在海外的),要麼對李敖持批評態度,要麼不予置評,極少有高調讚譽的。因為我們認為他不配得到讚譽。英文CREDIT一詞,意思是稱讚、光榮、信譽、信任、信用,等等。這就是說,CREDIT不但意味著誇獎稱讚,還意味著相信、信用,這就是說讚美本身包含著信任。李敖的問題就在於他缺少信用,缺少信譽。我們認為不應該把信譽給與一個沒有信譽的人。如此而已。
  

轉自《觀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10-01 11: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