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和平:勇揭臨沂「計生」黑幕  陳光誠盲眼孤身闖京城

李和平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13日訊】光誠其人

陳光誠,男,1971年11生,出生五個月時高燒未得到及時救治致盲,10歲時雙眼完全沒有光感。19歲上小學一年級,三十一歲畢業于南京中醫藥大學,獲專科文憑。1996年開始維權活動,成為殘疾人維權的領軍人物,為維護殘疾人等弱勢群體的權益做出了突出貢獻。2002年3月,陳光誠戴著墨鏡,手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的形象出現在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封面;2003年7、8月間,受到美國方面邀請,陳光誠與其妻子袁偉靜女士作為國際交流民間訪問者,在美國考察了一個多月。他渴望組建一個殘疾人維權的民間組織,推動殘疾人權益的保障法律的落實。揭露臨沂暴力計生事件,陳光誠及其夫人袁偉靜女士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計生“瘋暴”

2005年3月份,臨沂市所屬三區九縣爆發了大規模侵犯公民人身權和財產權的暴力計劃生育事件。他們違法要求所有已生育二胎的育齡夫婦必有有一人“結紮”,計畫內生育二胎的也包括在內。計畫外已懷二胎的,不論月份多少,一律強制墮胎。

為達到這個目的,各鄉鎮均成立了計生小分隊,各小分隊人員從七、八人到一、二十人不等;他們不分白天黑夜,到各地抓人“結紮”。他們經常破門或翻牆進入居民、農民家裏,搞得當事人只得東躲西藏;見抓當事人困難,他們開始抓當事人的父母(包括岳父母),兄弟姐妹、及其它親友;後來索性以當事人家為中心,方圓50米的範圍內的鄰居都要抓,有的地方甚至株連全村,有時一個整村子不見一個人影,如費縣梁丘鎮桃花頂(園)村,夜晚村民不敢在家睡覺,只好躲到湖(田野)裏。

被抓的人被關在鄉計生委員會的屋子裏,男女混雜,有時一屋關了上百人。學習班人員被關天數不等,最長的達五十餘天;被關人員每天須交100元“學習費”,無任何收據。“學員”被關期間不同程度地遭到毒打,有的被打得昏死過去,有的被打壞了神經,有的被打得骨折……。

據不完全統計,臨沂有1080萬人口,約千分之十二的人口被“結紮”,受害人達十幾萬人。受株連被關押者超過五十萬之眾,按人均關押兩天計算,臨沂有關部門因此創收億元以上。

(詳見滕彪、郭玉閃、塗畢聲所寫調查報告)

四處“漏風”

隨著計生工作的瘋狂推進,越來越多的人遭到傷害,但人們投訴無門:法院不立案,檢察院不管,公安更是不管,媒體這個喉舌更是發不出受害者的聲音。在臨沂,是沒說理的地方了,人們想到了北京,想到了互聯網。最早站出來維護公民權益,揭露臨沂政府違法計生的,是當地盲人維權者陳光誠先生。

陳光誠為了維護受害人的權益,制止違法行為,他收集了大量的當地政府的違法證據,為使外界瞭解臨沂暴力計生的真相,他與北京等外地的媒體、朋友進行了廣泛聯繫。

5月10日,北京市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律師江天勇、李春富趕赴沂南雙堠鎮,當晚9點鐘左右,與進村抓捕村民陳更江的兩輛同車號(86439)昌河車遭遇。經兩位律師質問,車上的十幾個“工作人員”倉皇而逃。當晚兩位律師與雙堠鎮派出所取得聯繫,詢問因在家武力阻止暴力計生而被抓的農民韓延東的情況;第二天,他們又到拘留所會見了韓延東,簽訂了代理其行政復議的委託手續。當晚,兩位律師又與我及北京的張星水律師、大連的李健聯繫,通報了臨沂百姓維權情況。在去拘留所的途中,他們發現有一輛無牌白色警車跟蹤。

5月22日,公民維權網網主李健到了沂南。李健在臨沂工作了三天時間,期間,他與陳光誠夫婦對沂南、費縣、蒙陰縣、南山區展開了調查取證,取得了觸目驚心的大量第一手材料。李健、陳光誠與我聯繫,希望儘快啟動維權訴訟,後因條件尚不成熟而推後。李健先生隨後寫成文章,在公民維權網上發表,引起了外界對此事的重視,也引起了臨沂政府的警覺。

6月21日上午9點,北京市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李和平、江天勇律師前往沂南,為“陳光誠、杜德海等人狀告沂南縣公安局行政不作為案”二審階段提供法律援助(一審也是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的江天勇、李春富律師提供的法律援助)。因開庭時間是二十二號,我們在陳光誠夫婦的帶領下,去了費縣和南山區進行了大量實地調查,取得了大量受害人的第一手資料;在回來的途中,遭一夥不明身份人員攔截,後經幾百名村民相救,得以脫身。當我們距梁邱鎮50公里外時,出租司機收到一短資訊,內容經典:

程老闆,你好
我是費縣梁邱黨委甯書記
據查,你帶領一幫記者在我鎮採訪,
請告知現在方位,條件從優
公安已介入。

此短信經司機轉發給我後,至今仍“珍藏”在我的手機收件箱裏。

當晚,我們為韓延東寫好訴狀,狀告沂南縣公局違法對韓延東實施行政拘留。

6月26日,陳光誠夫婦到北京,與各界媒體見面,通報了臨沂暴力計生的情況。隨後有多家媒體前往臨沂各區縣採訪,有的採訪文章已經見報。

8月4日,陳光誠夫婦再次進京,與學者、律師、媒體界的朋友再次見面,商討為臨沂受害民眾維權的問題。

8月11日,滕彪、郭玉閃、塗畢聲等人前往臨沂,再次對暴力計生問題展開調查,他們在臨沂調查了五天,寫了幾萬字的調查報告,在互聯網上引起轟動;

自此,臨沂暴力計生案完全進入公共視野,受到廣泛關注,也引起了臨沂官方的極大恐慌。

身陷重圍

臨沂方面在律師、媒體調查期間已經動用大量警力進行阻撓,特別是滕彪等人的最後一次調查期間,政府方面派了很多人、很多車進行全程跟蹤、對受調查人員進行恐嚇、威脅。

對陳光誠夫婦,政府更是加強了監控;他們在陳光誠家周圍及出村的各個路口派出了二、三十人,二十四小值班,嚴防陳光誠調查取證,再次給他們捅漏子。特別是北京的調查人員走後,他們的防範更加嚴密了。臨沂市政府要求各村兩委會二十四小時值班,嚴防外人採訪。

陳光誠夫婦身陷重圍

智闖三關 盲眼英雄孤身千里闖北京

因陳家大門口就有七人蹲守,村口監控人員達數十人之多,他們配備了各式交通工縣,彼此呼應,整個包圍圈如鐵桶一般,陳光誠的一舉一動,盡在監視者掌控之中,正常人尚且休想走脫,何況陳光誠雙目失明,外出全靠妻子引領呢?

陳光誠插翅難飛!
 
2005年8月25日,陳光誠決心突圍,並取得成功;他的妻子兼助手兼眼睛袁偉靜女士為掩護陳光誠仍“光榮”被困。

2005年8月26號晚,陳光誠到達上海。在上海暫避數日。

幾經輾轉,陳光誠孤身一人,從上海前往北京。……,殊不知,在北京的各個進口,臨沂的工作人員已經將截訪的大網拉開,專等陳光誠自投其中……。

2005年9月2日下午16時,陳光誠與江天勇律師等一起辦完事,在建國門準備進地鐵口時,被一群人盯上。陳光誠後背被人拍了一下,他聽到了鎮長朱紅國那熟悉的聲音:“兄弟,咱們回家吧,你要了我的命啦”。緊接著,後面上來幾個人,說:“我們是臨沂公安局的”,陳光誠說:公安局怎麼啦,我們犯法了嗎?答,沒犯法。問:“哪你們跟著我幹啥,公安也要依法辦事”?其間,公安企圖將江天勇律師拉開,未果,反遭江律師一陣喝斥,引來大批路人圍觀,臨沂截訪人員理虧,遠遠退避。

在地鐵裏,這群人仍舊跟在後面。陳光誠與江律師等一起,經過數次有技巧地進出列車,甩掉了尾巴;事後江律師對我說,“不是我帶著光誠,是光誠帶著我啊”。

據悉,國家計生委、山東省計生委已經到臨沂調查暴力計生案件。至8月30日,受害人已有十幾人向臨沂各級法院先後遞交了行政訴狀,他們是第一批,本事件集體訴訟也在醞釀之中。臨沂有關方面全線出動,陳光誠家周圍又增加了更多的看守人員,連其夫人上街買菜,購物均有人“代勞”;一大批政府幹部正“帶領”陳光誠的親屬在北京四處“尋找”陳光誠。

李和平2005年9月5日於北京(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10-13 8: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