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詩選:誰先變心誰先埋–發誓

燕子

/Getty Images)(CHINA OUT)

  人氣: 227
【字號】    
   標籤: tags: ,

(一)情人廟對聯(音樂欣賞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293/22565-1.asp)

情人雙雙到廟來 不求兒女不求財
雙雙跪下許個願 誰先變心誰先埋

一般人所稱「情人廟」,即照明淨寺,位於臺北近郊北投區,興建於民國五十年(1961),仿造泰國寺廟風貌建造,採三角形造型建築,外觀由尖頂向下延伸為廟身,造型特殊,較一般廟宇生動活潑。

因情人廟內部有牛郎織女的雕像,以及歷代相愛男女蠟像譜出動人的愛情故事,且七夕才對外開放,以致有情人廟的別稱。過去廟壁上刻著許多絕妙詩詞,有一對楹聯為「情人雙雙到廟來,不求兒女不求財,雙雙跪下許個願,誰先變心誰先埋」(此幅對聯曾為無數對佳偶山盟海誓做見證,現已被磨掉),今已改奉觀世音菩薩及釋迦牟尼佛,平日均對外開放,前往拜拜的民眾,也已不再侷限為情侶。

上邪 無名氏 漢代樂府

上邪
我欲與君相知
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
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與君絕

意譯:

蒼天在上啊!
我願和你永遠相知相惜
一輩子不會褪減
除非是高山變成了平地
滔滔江水也乾竭
嚴嚴寒冬響起了隆隆雷聲
炎炎的夏日下起了大雪
天與地合在一起時
我才敢和你斷絕這份情意。@(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紅豆又名相思子,相傳漢代閩越國有一男子被徵召去守護邊疆,後來同去的人都回來了,只有他沒有音訊,他的妻子終日立於路口的樹下,朝暮盼望,最後倚樹泣血而亡。而那棵樹上忽然結了莢果,剝開後出現了黑紅相間晶瑩鮮艷的種子,因名相思子。
  • 蘇東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晉京趕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的。那年蘇東坡十八歲王弗十五歲。王弗是個很賢淑、精明、內向的人,與蘇東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補。
  • 義民爺是客家信仰中心,民進黨台北縣長參選人羅文嘉客家後援總會十三日在板橋市成立義勇軍,並且迎接義民旗安奉神位。過程中,義勇軍隊長劉榮發突然下跪舉手發誓,強調客家社團絕對不會被金錢收買。
  • 其所著傳奇「鶯鶯傳」(又名《會真記》)敍述張生與崔鶯鶯的愛情悲劇故事,文筆優美,刻畫細緻,為唐人傳奇中之名篇,也為後世元曲「西廂記」的籃本。據後人推測,此是元稹個人之寫實故事,並認為他為依附權勢而負心另娶名門閨秀-京兆尹的女兒韋叢。
  • 潘安十二歲與其妻楊氏定親,婚後兩人感情深厚,楊氏不幸於元康八年去世,對妻楊氏一往情深的他,於葬妻後,周年祭時陸續做悼亡詩三首以懷故人,顯見這個美男子也是個癡情種啊!
  • 浩瀚無垠的宇宙,在漫長的時空中盡情地向前舒展,至今也沒有來自凡間的靈犀,可以完全破譯你神秘的年輪,倘若是在你博大的胸懷中泛舟,即使我們都有幸成為天上的日月,也會被打造成為一群懂事的孩子,遵循你不可抗拒約束,從發生到發展,從起源到終點。很不幸的就是我們這一代可憐的中國人,當時光的快門不情願閃動著的那個瞬間裡,才邁著人類特有的蹣跚,從而走出了母腹的門檻,這時候才發覺,這已然是節選了一段罕見的,極為不平凡的崎嶇與悲歡。我們曾歇斯底里地熱忠一些鬼話,並且發誓要為真理而鬥爭!我們曾穿起心愛的破爛兒,飢腸轆轆地大叫著,生長在偉大的毛澤東時代,我們感到無比的自豪與光榮!甚至我們都已經習慣了野蠻的暴政,默許著那些強加到我們頭上去的一群活爹們,認為只有無條件地屈從這些世襲之活爹,才是我們所有的中國佬唯一有「特色」的人權!那還是在一些人走出盲人摸像似的誤區之後,才開始恍然大悟,追悔之餘,特別告之從前和我們一樣的,一大群井底之蛙們。
  • 陸遊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遊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與丈夫請陸游喝酒敍舊,陸游見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於是隨筆題詩於園壁之上,而唐琬也賦詩以對,兩人藉此抒發他們互相眷戀的深情與無奈的相思之苦,詞句淒宛哀怨,成了千古絶唱。
  • 漢朝建安年中,廬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劉蘭芝,劉氏不僅貌美,有才華又賢慧,嫁妝也不少,丈夫又很愛,無奈,就是不為婆婆所喜。
  • 【大紀元9月2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淑芳台北二十八日電)台灣經濟部8年新台幣800億元治水特別預算分配規劃,引發國親立委反彈,立委賴士葆、林德福等人今天質疑治水預算獨厚綠色執政縣市,水利署長陳伸賢舉手發誓分絕無黨派之分,純粹是從淹水情況考量。
  • 大紀元9月27日報導《太石取證遭圍攻 律師教授死裏逃生》,廣東太石事件中黑社會肆虐猖獗並非單此一件。早在9月1日,香港《南華早報》馬來西亞籍女記者劉欣在採訪太石絕食罷免村官時,座車被砸,並遭警方扣留數小時,手腕受傷,引起國外媒體矚目。

    因為為了工作的方便,劉欣曾扣下了這篇早該發表的採訪。但26日,同為香港報界的記者和學者律師的遭遇,促使她改變心意,對某些惡勢力的沉默,只會讓更多善良人受到傷害。經劉欣同意,大紀元發表這篇遲到的採訪,文中照片均為劉欣記者當日拍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