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葉寄情–天定姻緣(一)

燕子

/Getty Images

  人氣: 268
【字號】    
   標籤: tags: , ,

紅葉詩 韓宮人

“流水何太急 深宮盡日閑 殷勤謝紅葉 好去到人間”

唐朝有一位宮女韓氏以紅葉題詩自御溝流出,為韓泳的舍人(家庭教師)于祐所得,祐再題一詩,投放御溝上流,韓氏得之亦收藏著:

“曾聞葉上題紅怨 葉上題詩寄阿誰”

後來帝放宮女三千人,韓氏寄寓於族人韓泳的家中,而韓泳作媒將之嫁給于祐,兩人成親後,各取紅葉相示,因之對於命運的安排而感嘆不已。

後來僖宗逃往蜀地,韓泳令于祐帶著家僮去做前導。途中,由於韓氏因曾經是宮女的關係,所以得以見到皇帝,並且將怎樣與於祐結為夫妻的經過報告了僖宗。皇帝說︰「朕曾經也略聽說過這件事。」

等到皇帝回到長安後,因為當時在蜀地隨侍皇帝的關係,于祐便因功封候了。而後來韓氏也生了五子三女,兒女也都有了好的前途,滿門子都是穿青著紫的貴人(青紫盈門戶)。

宰相張濬知道這件事也作了一首詩︰

長安百萬戶,御水向東流。水中有紅葉,惟獨得佳句。
子復題脫葉,送入宮中去。深宮千萬人,葉歸韓氏處。
出宮三千人,韓氏籍中數。回首謝君恩,淚灑胭脂雨。
寄寓貴人家,方與子相遇。佳聘六禮具,百年為夫婦。
兒女滿眼前,青紫盈門戶。茲事自古無,可以傳千古。

後人以「紅葉題詩」比喻姻緣巧合。亦作「紅葉之題」、「禦溝題葉」、「禦溝流葉」。

紅葉詩的姻緣雖有多種版本,但終歸不是子虛烏有。茲將其它版本略述如下:

其一:唐德宗時,奉恩院王才人養女鳳兒,曾以紅葉題詩,置御溝中流出,為進士賈全虛所得。後全虛懷戀其人以至泣下,帝聞此事,終將鳳兒賜給全虛。

其二:又一說為唐宣宗時,舍人盧渥自御溝中拾得紅葉,上題絕句一首,乃收藏於箱底。後宣宗遣放宮女嫁人,盧渥前往擇配,事後始知妻子恰為題葉之人。

其三:唐詩人顧況在洛陽時暇日與一二詩友游于苑中,流水上得大梧葉,上題詩曰:

“一入深宮裏,年年不見春。聊題一起葉,寄與有情人。”

顧況明日於上游也題詩葉上,泛於波中,詩曰:

“愁見鶯啼柳絮飛,上陽宮裏斷腸時。君恩不禁東流水,葉上題詩寄與誰?”

後十餘日,有客來苑中尋春,又於葉上得一詩,因以示顧況,其詩曰:

“一葉啼詩出禁城,誰人愁和獨含情。自嗟不及波中葉,蕩漾乘風取次行。”

從詩中看,姻緣乃是天註定。@(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嬙,號昭君, “落雁”,是昭君出塞的那段故事。漢元帝在位期間,南北交兵,邊界不得安靜。漢元帝為安撫北匈奴,決定與單于結成姻緣,以保兩國永遠和好。
  • 情人廟內部有牛郎織女的雕像,以及歷代相愛男女蠟像譜出動人的愛情故事,且七夕才對外開放,以致有情人廟的別稱。過去廟壁上刻著許多絕妙詩詞,有一對楹聯為「情人雙雙到廟來,不求兒女不求財,雙雙跪下許個願,誰先變心誰先埋」
  • 紅豆又名相思子,相傳漢代閩越國有一男子被徵召去守護邊疆,後來同去的人都回來了,只有他沒有音訊,他的妻子終日立於路口的樹下,朝暮盼望,最後倚樹泣血而亡。而那棵樹上忽然結了莢果,剝開後出現了黑紅相間晶瑩鮮艷的種子,因名相思子。
  • 蘇東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晉京趕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的。那年蘇東坡十八歲王弗十五歲。王弗是個很賢淑、精明、內向的人,與蘇東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補。
  • 其所著傳奇「鶯鶯傳」(又名《會真記》)敍述張生與崔鶯鶯的愛情悲劇故事,文筆優美,刻畫細緻,為唐人傳奇中之名篇,也為後世元曲「西廂記」的籃本。據後人推測,此是元稹個人之寫實故事,並認為他為依附權勢而負心另娶名門閨秀-京兆尹的女兒韋叢。
  • 潘安十二歲與其妻楊氏定親,婚後兩人感情深厚,楊氏不幸於元康八年去世,對妻楊氏一往情深的他,於葬妻後,周年祭時陸續做悼亡詩三首以懷故人,顯見這個美男子也是個癡情種啊!
  • 陸遊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遊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與丈夫請陸游喝酒敍舊,陸游見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於是隨筆題詩於園壁之上,而唐琬也賦詩以對,兩人藉此抒發他們互相眷戀的深情與無奈的相思之苦,詞句淒宛哀怨,成了千古絶唱。
  • 漢朝建安年中,廬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劉蘭芝,劉氏不僅貌美,有才華又賢慧,嫁妝也不少,丈夫又很愛,無奈,就是不為婆婆所喜。
  • 是什么姻緣讓一位純洁的女孩,愿意放心的与另一個人相伴一生?又是什么緣份讓一個受父母呵護的才子,愿意蛻變獨立,接受成家的責任?心權与東旭的結合告訴我們的,不只是幸福,也有許多值得你我細細體會的感動。
  • 說到算命,我倒是有點感謝十幾年前有一位在台北補習街﹙南陽街﹚二樓,幫我後來的先生算命卜卦的老伯伯。這個人我沒見過,聽說他連開口問我先生要問什麼事都沒問,只聽說是來問事的,就叫我先生拿了三枚古錢在一個木碗裡搖了六次,他在一旁紀錄完了也開口了,可是他一開口我先生就嚇到了;他說:「年輕人,你是來問感情的吧!現在這個女孩子已經被綁死了,姻緣目前不是屬於你的,往前發展的困境是很艱苦的,可是情勢應該會有一個變化,只要你們齊心,未來的感情還是可以成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