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古人的空中活動

正見編輯小組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古人的望遠鏡

現在我們知道,三百多年前的義大利人伽利略發明了望遠鏡,開啟了人類對於天體觀測最基礎的一步。然而,這顆收藏於祕魯ICA博物館的石頭上面刻畫的人像,據估計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萬年之間,他的手裡卻拿著一支望遠鏡在觀察飛越天際的火流星。是什麼年代、什麼樣的人也同樣發明了望遠鏡呢?

有關這個石雕作品的創作年代說法不一。祕魯的卡布雷拉博士(Javier Cabrera)收藏了許多這類的石頭,上面所描繪的主題除了天文觀測外,還包括器官移植、輸血,與追逐恐龍的人等等。西班牙的編年史中曾記載在印加古墓中發現了這類石頭,因此有科學家推算它們的年代在公元前八○○年至公元二○○年。然而從石頭中描述了人與恐龍一同生活的情景來看,也許它們來自於更久遠的時期,這部份本書第三章有更詳細的介紹。

祕魯卡布雷拉博士(Javier Cabrera)私人博物館裡收藏了一塊在伽利略發明望遠鏡之前,人已經拿著望遠鏡觀察天空的石頭(圖片提供:labyrinthina.com)
祕魯卡布雷拉博士(Javier Cabrera)私人博物館裡收藏了一塊在伽利略發明望遠鏡之前,人已經拿著望遠鏡觀察天空的石頭(圖片提供:labyrinthina.com)

看了ICA博物館收藏的這塊石頭,我們或許就不難理解非洲的多岡部落怎麼能擁有如此發達的天文知識了。多岡人(Dogon)生活在西非馬裡南部的尼格爾河大拐彎處,以耕種和游牧為生,他們沒有文字,只憑口授來傳遞知識。在這個部落口傳四百多年的宗教教義裡,對天文學家稱作天狼星B(天狼星的伴星)的星體有十分正確的描述,這個發現讓科學家們吃驚不已。

因為這顆星體非常暗淡,是無法以肉眼觀察到的。天文學家利用高科技的天文觀測儀器作大量觀察後,一直到十九世紀才首次看到它。沒有天文儀器,但歷代的傳說告訴了多岡人,天狼星由一顆大星和小星組成,小星的體積小而重量很重,在橢圓軌道上繞著大星運動。而且多岡的老人用手杖在地面上畫出兩顆星的運行路線,與現代天文學家所繪的運行路線圖非常地相似。多岡人的例子說明了他們的祖先很早就掌握了相當程度的天文知識。

祕魯的人像與多岡人的天文知識透露了古人關於探索天空的知識與技術,比起我們來很可能是毫不遜色的。

讓我們繼續往下看──有關古人對於飛行技術的掌握。

飛行

中國古書上曾記載古人造出飛行工具,這個人就是被後人尊為工匠始祖、春秋戰國時代的魯班。《墨子‧魯問》中記載:「公輸子削竹木以為鵲,三日不下。」意即這隻像鵲的飛機能使他在空中持續的飛行三天。而為了在戰爭中擔任偵查的任務,魯班也曾造了個大木鳶,如《鴻書》中記載:「公輸般為木鳶,以窺宋城。」

除了偵查機,魯班還造了個客機。唐朝《酉陽雜俎》記載魯班遠離家鄉做活,因為念妻心切,於是做了一隻木鳶,只要騎上去敲幾下,木鳶就會飛上天,他就搭乘著木鳶飛回家會妻子,隔日再回去工作。

關於木鳥的記載,在西方也有一個有趣的例子。一八九八年,在薩卡拉(Saqqara)的古埃及陵墓內,法國考古學家羅雷(Lauret)發現了一個木鳥工藝品,測定製造的時間約公元前二○○年。由於人類在一八九八年還不知道搭乘飛機在天上飛的滋味是什麼,於是它被標上木鳥一詞後,靜靜的躺在開羅(Cairo)的博物館裡長達七十餘年,乏人問津。一直到一九六九年,熱中於製造模型的埃及外科醫生密西亞博士(Dr. Khalil Messiha)發現了它,這隻木鳥讓他想起製造模型飛機的經驗。他想:這不單純是一隻鳥。它和一般鳥不同,沒有腳、也沒有羽毛,而且沒有水平的尾羽。反而它的尾端卻是直立的,並且有翼面的橫切面(airfoil cross-section),均符合了飛機的製造條件。後來他依照相同尺寸去複製一隻一樣的鳥,雖然不知古埃及人怎麼施力讓它飛的,但醫生用手射出後,發現確實能飛行。

開羅博物館裡收藏了一隻在古埃及陵墓內發現的木鳥,據實際研究,它不但能飛行,並且與今日滑翔機有相同的比例(圖片提供:Dawoud Khalil Messiha)
開羅博物館裡收藏了一隻在古埃及陵墓內發現的木鳥,據實際研究,它不但能飛行,並且與今日滑翔機有相同的比例。(圖片提供:Dawoud Khalil Messiha)

後來的科學家發現這個模型與現今一種推進式滑翔機有相同的比例。這類滑翔機幾乎靠著自身就能保持空中飛行,甚至加個小引擎即能使它保持每小時45到65英哩(72到105公里)的速度,並能負載很大重量的物品。依古埃及工匠們在建造東西前先做模型的習慣來看,這隻木鳥極有可能像是魯班的木鳶一樣,作為古埃及人的代步工具了。

現代人類對於飛行的發展研究大約有二百年的時間,在一九○三年由萊特兄弟完成人類的第一次自由飛行後,才真正確立了飛行理論的基礎。而魯班、古埃及人似乎早在這之前就已經掌握類似的理論了,這些發現提醒了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人類文明發展的推論,古人知識的發達或許超出我們所知道的程度。接下來的一個發現讓人更為吃驚,它透露出古人的活動範圍可能超過了天空,甚至遠到大氣層外的太空。

空照地圖

西元一九五九年,美國成功地從人造衛星接收到第一張從太空拍攝的地球照片。雖然這張照片的效果不盡理想,卻是人類第一次以科學的方法從一萬七千英哩的上空觀察我們居住的地球。之後,許許多多的科學研究也開始大量的使用衛星照相技術,在其中的一次地理觀測中,有了相當驚人的發現。

科學家們將照相機裝在開羅上空飛行的太空船,從上而下俯攝。當照片沖洗出來,就看到這樣的一幅畫面:由於照相機的鏡頭正對著這一區域,因此以開羅為中心,方圓五千哩半徑內,一切事物都維妙維肖地複製在上面。但是,自中心點游目四顧,陸地和平原的景象,就逐漸變得模糊彎曲起來。這是因為地球是球形的,距離中心點越遠,這些景象就越向下傾斜。拿南美來說,地形就變得非常古怪狹長。相同的景象也發生在太空人從月球上所拍攝的照片。

可是當科學家們把這些衛星照片拿來與一張土耳其的古代地圖做比較時,卻發現地圖中繪製的內容與衛星照片所呈現的幾乎相同。南極的山脈數百年來是被冰雪封閉著的,而現代科學家在一九五二年靠回聲儀的幫助才發現它完整的地理位置,而在這張古地圖上,卻已經清清楚楚地描繪出來。另外,美洲與非洲大陸的輪廓和經緯度也相當地精準。然而,這張古地圖卻是由一位土耳其海軍司令雷斯,在十六世紀初拼湊多張遠古地圖後繪製成的。

十六世紀土耳其海軍司令雷斯從多張遠古地圖拼湊出一張與現代衛星拍攝的照片非常相似的地圖
 以開羅為中心模擬雷斯的地圖(圖片提供:Adventures Unlimited Press)

這項驚人的發現引起了科學家們相當大的興趣,經過進一步研究後得到的結論如下:

1. 這張地圖是由六張遠古流傳下來的原始地圖所拼湊而成的。

2. 這些原始地圖的繪製技術應該與我們現今所認識的平面幾何技術相同,至少是具有相同能力的技術。

3. 地圖的繪製應該是以埃及開羅為中心發展而成的。

從這些發現我們不難看出雷斯所握有的原始地圖,是需要具備和我們今天一樣進步的技術才有可能繪製的。而十六世紀之前的人類擁有的只不過是航海技術,對於空照技術是根本無法想像的。到底我們的祖先使用了何種技術完成了這麼精確的地圖呢?或許他們曾經在太空中活動過?

古老智慧的神秘起源

從以上的古文明高科技發現,我們聯想到一個有趣的問題:許多現代人歸類為玄學的古代智慧,是不是也有一些科學根據呢?

 M51漩渦狀銀河系﹝照片提供:美國太空總署NASA and The Hubble Heritage Team (STScI AURA)﹞
M51漩渦狀銀河系﹝照片提供:美國太空總署NASA
and The Hubble Heritage Team (STScI AURA)﹞

自古以來,除了修煉人之外,很少人能了解中國古老的太極圖形的意涵,因此一直被視為神祕的象徵。然而天文學家在距離地球三千萬光年處發現的M51漩渦狀銀河系,它的形狀為何與太極圖形如此相似?難道古代人有辦法看到這麼遙遠的星系??

以上介紹的種種超文明不解之謎,其中大多數都與現在的人類進化理論相矛盾,站在現代科學的基點來研究這些奇特的發現還尚未有令人滿意的解釋。如果我們以史前就存在文明的角度來重新思考這些發現,或許我們就不再覺得它們神祕、不可理解,反而還會為我們帶來超越的新發現呢﹗(待續)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進化論為學術界的主流已久,然而所有生物在分類上皆有其明確的歸屬物種位置,卻從未發現過任何兩個物種中間在進化狀態的過渡生物。更令人驚奇的是進化論者所認為的文明未萌的史前階段,卻有許多高度文明的化石被發現,而這些證據恰好足以推翻進化論的理論。進化論表面上似乎是學術界的事,但實際上它的影響是巨大而深遠的。人若相信自己是由猿猴進化而來,而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人就沒有道德的約束與規範,也不相信幹壞事會有報應。人們對於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若一概視為謎,視為迷信,就會障礙對現有世界的看法,那麼科學就不可能會有突破性的發展。更重要的是人若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就敢做出許多違背天理的壞事,那麼地球在每隔一段時間出現讓人類瀕臨滅亡的狀態,也就絕不是偶然的。
  • 除了製造、使用金屬的技術與能力說明了史前人類的文明發展之外,科學家們還在古文明中發現了一些我們認為現代人才具有的醫學技術,甚至發明。按理講,文明的發展是從原始到高度發展的。拿心臟移植手術來說吧,這可是近代醫學發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們在考古遺跡中卻發現了古人曾動過這類手術的證據,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 在相同時期不但有人類的存在,而且這些人類和我們一樣具有高度的文明......
  • 作者是從事免疫學研究的,也曾對達爾文進化論想當然的深信不疑。但後來發現這個學說不僅不能被證實,也經不起科學檢驗。
  •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 史前文明確實存在!而且還不只一期,存在著多個不同的時期;達爾文的《進化論》的提出只是一個漏洞百出的假設,卻被許多後人添枝加葉地固著成生命科學的根柢,今之人也看到了踏上進化論的重重危機。時今,報章、網站上有關史前文明的篇章常見零星掠影,在《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這本書裡,將諸多科學家發現的證據加以系統性的整理、分析。本欄再一次登載,希望帶給您一場別開生面的關於人類生命起源的發現之旅。
  • (大紀元記者藍學道印度報導)4月14日是亞洲天國樂團這次在印度洪法的最後一天,印度學員貼心地為大家安排參訪德里(Delhi) 附近一處著名觀光景點,不但看到了千年不銹鐵柱,也把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訊息傳給來往的遊客。
  • 我是一位新聞研究所的教授。美國極受尊崇的普立茲新聞獎的創辦人曾說:新聞工作的三大目標就是:第一是報導真實、第二也是報導真實,第三還是報導真實。這說明了追求真實是人類十分重要的根本目標。不過,什麼才是「真實」呢? 英國哲學家艾丁頓曾舉例說明科學家研究「事實」的限制:一位海洋生物學者以六吋的魚網網眼,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海裏網魚來研究海洋生物,最後終於得到一個「科學」定律:所有的魚都比「六吋」長!
  • 據記載,星像學在中國已有至少幾千年的歷史,其實真實的歷史可能更為遙遠。從本質上來看,它和“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等都是來源於史前文明。
  • 在印度德里城附近的夏麥?巨翩A矗立著一根巨大的鐵柱。這根鐵柱高6.7米,直徑約1.37米,用熟鐵鑄成,實心,柱頂有著古色古香的裝飾花紋。据說這根鐵柱建成已經至少上千年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