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消音的中國雲南潰壩事件(二)

腐敗幹部大發“國難財”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5日訊】(亞洲時報記者夏敏仁10月4日撰文/攝影)雲南昭通—中國雲南省昭通市7月時發生了一起水庫潰壩事件,奪走16條生命,當局把事件描述成“一場遺憾的天災”,之後媒體突然沒有了跟進報道,一般估計宣傳部門已就事件消了音。近日亞洲時報在線特約記者親赴現場發現,潰壩後有官員涉及腐敗問題。不少災民反映,救災補助款被克扣,幹部變相搜刮民脂;甚至出現有幹部藉口災民非本鄉人,見死不救。

按說7月21日雲南昭通水庫潰壩事件發生後,救災工作應成為有關當局的當前要務。但不少災民反映,救災工作腐敗重重。他們認為,救災物資被貪污。然而,這樣的救災工作還被雲南媒體稱“及時有效”,怎能不叫百姓寒心。

7月21日清晨6點20分左右,雲南省昭通市彝良縣小草壩鄉七仙湖水庫突然潰壩,傾瀉而下的湖水席捲了水庫下游的鑽天、小岩和蜂子三個村莊,無情地奪走16條生命,造成23人受傷,沖毀房屋15間,近千畝農田受淹。

昭通市本來就是一個經濟實力並不雄厚的滇東城市,而這次受災的小草壩鄉又是彝良縣一個相當貧困的鄉鎮。聽說家鄉遭災,在浙江打工才趕回家的李軍向記者介紹,十年前他離開家鄉去外省打工的時候,他們村沒有幾間平房,基本都是茅草屋頂的土胚房,是最近幾年政府的扶貧安居工程,一些鄉親才住上了磚房。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把原本就靠土豆和玉米過活的鄉親僅有的一點油水都刮得個精光了。

不少災民向記者反映,雖然給遇難家庭每人四千元安葬費的發放已經落實,但是實際上救災工作還有很多差強人意之處。

李世貴和羅成秀夫婦一家,由於住在七仙湖水庫下游鑽天社靠村口的位置,在這次事家故中,受災相當嚴重。他們的老房子和豬圈全部被洪水沖走,只有後來蓋的磚房也被洪水沖得只剩下一半,現在已經無法住人,暫時借住在鑽天小學的教師宿舍裏。這次事故中李世貴和羅成秀夫婦一家有三個孩子和一個老人撒手人寰,家裏的田地也被沖得不像樣子。

同時痛失四位親人的他們對未來的生活一籌莫展。羅成秀指著自己屁股底的塑膠凳子對記者說:“村裏說了,三十元以下的都不賠,像這樣的凳子、鍋子、碗、瓢、筷子和淹死的雞都不賠;住人的房子外面的東西也不賠。我家的豬圈,準備建棚子的沙子和水泥,還有燒的煤全給水沖走了,這些東西加起來好幾千塊呢,他們都說不賠。一家八口,一下走了四個,現在生活都成問題,日子過一天算一天……”

對於未來的生活,災民易仁秀更加不敢想,眼下還能借住在鑽天小學的教師宿舍裏,對她來說已是天大的恩賜了,不是親們幫著她極力爭取才有這個臨時落腳之處,否則她早被村幹部攆走幾次了。

李軍為易仁秀打抱不平,憤憤地說:“這次(事故)她(易仁秀)一家三口沖死兩個,她老公和孩子都沒了。村幹部竟然藉口她是外鄉人,安居房沒她家份,就連她住在鑽天小學都給攆了幾次了。人家雖說是外鄉人,但是在我們社上租房子都住了十幾年了,好歹是因為水庫垮壩,人家才遭災。她一個女人家,孤苦伶仃,怎麼能說不管就不管?!幹部這麼做實在叫人揪心啊!”

聽著大夥你一言,我一語,易仁秀始終表情淡淡的,沒吭聲,只是在記者臨走時捧出對於當時生活很困難的災民來說,已經相當豐盛的三菜一湯,硬要記者吃了中飯才走。


所剩無幾的七仙湖水庫壩壁
所剩無幾的七仙湖水庫壩壁

災民還透露,救災工作不但存在不近人情的地方,其中腐敗問題也很多。一位元災民大嬸表示,事故發生以後鄰鄉百姓捐贈的幾百斤掛麵,外界捐贈的幾百雙皮鞋,領到村委會後竟然都不翼而飛。鄉黨校捐贈的幾十張鋼床到了救災指揮部就都有進無出。真正需要救濟的人統統沒份兒,不需要救濟的人能吃就吃,能占就占。

此外,災民甚至認為,一些救災重建款的發放規定定得有些不合理,沒解決多少實際問題不說,還使已經不堪重負的災民雪上加霜。據災民們反映,現在安居房每套三萬六的標準,鄉民政出一萬七,災民自己出一萬九。然而,村民瞭解到,實際上省民政撥給每套安居房補助款是兩萬,也就是每套安居房有三千沒有用在安居工程上。另外,一位王姓災民表示:“政府本來要給我們補助款來賠償我們經濟損失,但是他們說不發補助了,而是從那一萬九裏面扣,這樣七扣八扣就扣沒有,有的甚至還要倒貼!羊毛出在羊身上,本該給我們的補助款就這樣給黑掉了。”

相當諷刺的是,如是這般救災工作,7月22日昆明《生活新報》卻一片溢美之辭。該報導這邊廂把事故責任全推給了老天爺,“昭通市彝良境內連續降雨,雨量過大,造成水庫坍塌,致使水庫下農戶受災、傷亡”;那邊廂對當地政府救災工作的及時和雲南省民政廳的高度重視重墨報導,“災後當地政府立即上報,省民政廳聞訊高度重視……緊急調撥救災帳篷50頂、棉被100床、衣服195套發被及時送到災民手中。”

眼下李世貴、羅成秀夫婦一家和易仁秀仍擠在鑽天小學那間加起十來平方的教師宿舍裏。易仁秀聽說,10月31日安居房就要交樓了。眼看著別人即將搬進新房,自己現在孑然一身,甚至不知道明天會不會被人攆出鑽天小學,也不知道明天可以在何處安身。對未來的生活她不想想,也不敢想……(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10-05 12: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