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消音的中國雲南潰壩事件(三)

災民盼地方經濟浴火重生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5日訊】(亞洲時報記者夏敏仁10月5日撰文)雲南昭通—小草壩鄉,一個百姓靠苞米和土豆過活,如今仍有人住茅草土??房的大山坳,也是“7· 21”雲南昭通水庫潰壩事故的發生地。老實的老百姓有一個簡單的願望:這次事故已經發生,人死不能復生,如果事故能引起外界關注,而帶動小草壩旅遊資源的開發,讓在生的人儘早脫貧,走了的人也算死得其所。

7月21日,雲南省昭通市彝良縣小草壩鄉七仙湖水庫突然潰壩,鋪天蓋地傾瀉而下的湖水席捲了水庫下游鑽天、小岩和蜂子三個社。這場災難奪走16條生命,衝垮了大面積的房屋、農田,也沖醒了一些有想法的人。


殘餘的七仙湖水庫壩壁還能清晰看到裂痕
殘餘的七仙湖水庫壩壁還能清晰看到裂痕

在浙江打工得知家鄉遭災,剛剛趕回家的李軍就是其中一個。李軍回憶說:“就整個雲南省來說,昆明一帶的滇中經濟要好得多,滇西北和滇東北都落後。昭通市在滇東北,01年才設市,經濟底子更是薄,而我們鄉又是個貧困鄉。十年前我離開家鄉去外省打工的時候,不單我們社,就連整個鄉裏也沒有幾間平房,都是草房。還是最近幾年安居工程,鄉親們才住上了磚房。”

李軍介紹:“我們這裏百姓典型的靠天吃飯,主要種苞米和土豆,稻米收成不好,少。老百姓也會種天麻,但天麻不能種在壩子裏,要到山上種,麻煩,可是能是他們沒文化,不懂種吧。再就是靠每年中秋節前後上山挖筍,今年價錢是最好的了,3塊多一公斤。但就這麼好的市,很多遭災的老鄉都提不起精神上山挖,人都木了。除了這些,如果不外出打工,老百姓再就沒有任何生活來源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鄉裏一些“有想法的”人認為,小草壩應該開發旅遊資源致富脫貧。畢竟出外打工十幾年,李軍想得比較遠:“這次事故都已經發生了,人也死了。我們只希望能引起媒體的關注,讓更多人知道有個這麼美的小草壩,希望能有老闆能來投資,這樣也算給在生的人一個交代。其實我也想過要把小草壩照片放在網上,或做個個人主頁什麼的,但財力能力都有限。如果有一天有老闆投資小草壩,做得跟麗江玉龍雪山那樣,老鄉們的生活肯定能上一個臺階,走了的人也算能死得其所。”

其實希望開發小草壩旅遊資源的想法的人不止李軍一個。一個鑽天社教師曾自己花錢請來地方報紙的記者遊歷在小草壩山水間,還拍不少很美的風景照為小草壩宣傳,但事後報導雖然出來了,好象沒有什麼效果,小草壩的好山好水仍沉浸在一片無人問津的大山坳裏。

小草壩的山水好,此話一點不假。單從鑽天社到七仙湖水庫那段山坳的風景已經美不勝收。一路都是喀斯特地貌的嶙峋巨石,清澈見底的山澗追著層層疊疊的岩石直奔到鑽天社村口。雨後的山坳,水霧嫋嫋,成片幾十見方巨石橫亙在山坳中。巨大的石磐光滑平整,表面被山澗沖刷出一個個小坑洞,遠看宛如仙女沐浴後遺失的巨大浴綿。李軍說,到了每年三四月份,山裏漫山遍野的杜鵑海,吒紫嫣紅,宛如人間仙境。

然而,小草壩要發展旅遊業,通暢的交通是首要前提,而這恰恰是其死穴。記者一到彝良縣就領教了彝良交通的不便。彝良火車站近年才開通,很原始:沒有月臺,乘客要跨過兩個鐵軌,爬上一個土坡才能到有交通車的地方。出了彝良縣城,越往鄉裏去,路況就越差。遇到雨天道路更是泥濘難行,短短二三十公里路要走上好幾鐘頭,不時有車陷入泥沼不得動彈而堵車。記者從小草壩回彝良縣城短短三十多公里路,從下午三點多一直走到晚上十點,其間堵車三次,最長一次堵了三個鐘頭。


彝良雨天路狀極糟,時有車子陷入泥沼動彈不得
彝良雨天路狀極糟,時有車子陷入泥沼動彈不得

事實上,昭通市也在開發小草壩的旅遊資源上有所動作。打開昭通招商網,小草壩森林瀑布風景區專案投資招標的資訊躍入眼簾。7月1日彝良縣招商局發佈資訊:小草壩森林瀑布風景區占地面積163平方公里,景區森林覆蓋率達78.6%,有瀑布疊水130餘處,大型溶洞5個;專案總投資預計6000萬元人民幣,預計建設期2年,5年回本;彝良縣城到小草壩景區的公路已動工建設,將于明年通車。

小草壩人的生活,會否隨著明年彝良縣城到小草壩景區的公路開通從此駛向脫貧道,李軍期待著,災民們也期待著……(系列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10-05 1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