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島:毛澤東為什麼要反對自由主義?

黑島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8日訊】毛澤東在全面抗戰之初,也就是七‧七蘆溝橋事變爆發後的九月七日,在離抗戰前方甚遠的延安,不是去宣言討日檄文,而是十萬火急在其黨內傳播《反對自由主義》之奇文,嚴令他的部屬開展「積極的思想鬥爭」,毫不留情地反對自由主義,從此開始掌控人們的思想,進而確立黨內團結在他周圍的獨裁地位。抗戰勝利後,毛又以爭自由爭人權之名與國民政府分庭抗禮,對外宣揚解放區的政府是民主政府,是「向著太陽,向著自由」的政府,那時節他把自己打扮成自由女神,因此而大大耍了國人一把,做成了竊國大盜。

毛主席語錄過去是語文課的基本內容,對《反對自由主義》一文,與所謂老三篇並舉,是日日需口誦默背的寶典。過去我不懂事,對反對自由主義那套搞法跟著起鬨至於咬牙切齒,特別是文革時期,只要紅衛兵的自由,不要二十一種人自由,如今我行年將半百,大夢醒來痛覺自由是個好東西,自由主義更是捍衛自由的好主張好理論。

那麼,以毛開列的自由主義十一種表現,都是些什麼貨色呢?真的是那麼醜陋而要大加撻伐麼?以我當下的心智水平,權作一剖析,以肅流毒,請往下看:

第一種表現是對朋友親情講一團和氣不講鬥爭。毛看著眼裡出火,提出「徹底解決」,其要害是踐踏幾千年傳承的倫理文明,以自設的階級小集團劃線,以黨天下為綱,結論是只能對毛「和平和親熱」,如此殘酷無情,方可揭去自由還主義的瘡疤。

第二種表現是有話當面不說背後亂說。毛祭起集體生活的招魂旛(是否也是主義一種?),是欲滅殺在他背後的議論,自由地開辦他的一言堂。為什麼「當面不說」?人家敢嗎?有這個自由嗎?不怕比乾式掉腦殼子嗎?離「主義」還遠十萬八千里哩。既然有話當面說不得,背後亂說又有何罪?只許毛一言堂的自由,不許人家「背後批評」的自由,有,就是「不負責任」,防民之口之術也是主義一種啊。

第三種表現是明哲保身。仰承第二種表現,人出於動物本能而趨利避害,不願把雞蛋碰到石頭上去,先保住小命,亦無可非議。玩這樣的小聰明,毛在蘇區挨整靠邊時不是也身體力行過麼?鄧小平更是這方面的專家。這算哪門子自由主義噻?

第四種表現是不服從命令。這是毛全部著述(雄文四卷~郭沫若語。)的命脈死穴!在毛看來,他的命令就是聖旨,君要臣死你死去吧,故事新編叫做「組織紀律」,如果你識相而服從,「爬出來吧」,或許給你豬狗的自由。

第五種表現是個人攻擊,換句話是搞恩怨相報式人身攻擊。毛做了許多的壞事,害人不淺,損著別人的牙眼而要「為了團結,為了進步,為了把事情弄好」而反對報復,這恐怕是一廂情願,以人情事故論,親親仇仇是極為自然的反應,反之是一個笑話。

第六種表現是聽任反革命份子說話。毛在此並沒有創造他的新理論,而是照搬明朝東廠、西廠檢舉、揭發那一套,命令他那一夥子人互相打小報告,只要貼上「反革命」標籤就成。國人擔心自由主義找上自家門頭,自一九四九年十月以來,已漸漸學會告密的伎倆,如今此歪風尤烈。這本不是什麼自由主義,毛反話正說,專要提升卑鄙下流行徑,實行者倒一躍成反對自由主義的刀把子而可自由地大塊割肉自肥了,大可怕啦!

第七種表現是「不宣傳,不鼓動」。人生一張嘴除了吃飯,本是要說話的,你不讓他說也難,問題是姓毛的命令你的嘴必須宣傳、鼓動,這就是讓你什麼可說什麼不可說,還得讓受聽者如此,這自由還是自由麼?也用不著去反對呀。毛說共產黨員不是普通百姓,是不能亂說亂動的,唉,做共產黨員做到非人,也夠不自由的,但一到共產黨高官貪瀆淫佚而事發,又有說共產黨員也是人的,其便又有人的缺陷及劣根性而可以坦白從寬了,這是題外花絮。

第八種表現是不顧群眾死活。這是典型的官僚主義或謂黨權主義,與自由主義沾不上毛邊邊,毛此說是故意攪渾一塘水,往自由主義臉上抹黑,且有假仁假義於民之嫌。

第九種表現是得過且過。這本是人們在相對環境下的應激舉措,或也是一種人生態度,失去此或反其道,不見得就好,強直人生拔自己的頭髮上天,狂人行徑也。毛讓不是和尚者也去撞鐘,不要規矩而畫方圓,這才是超乎自由主義的造反主義。毛動輒反反反,真是機關算盡。

第十種表現是居功自傲吃老本。這也不是自由主義而是個人的自由。人有選擇自己人生目標的自由,想多幹點事或吃吃老本、利息,並不礙著誰,當一輩子老黃牛力作到死,死了也不值。毛反對別人吃老本,他自己最吃,吃華夏江山吃到八十幾歲還依依不捨哩。

第十一種表現是知錯不改。人皆要犯錯,儘量不要犯法。知錯不改,或改而又錯,都是個人的事,是個人的權利,別人批評歸批評,但不可強制。毛自詡一貫正確,他從不犯錯,當然不會給人犯錯的自由。

縱觀毛霸蠻羅列上述自由主義十一種表現,無一不是對自由的嘲諷及對人性、個性的摧殘,無一能與自由主義的理念掛上鉤。自由末能在現代中國形成主義之氣候,與毛的糟踐是難脫干係的。毛把人們生存必然的自由狀態歸結小資情調,認為只有小資方有自私自利的個人利益(大資及無產者是否有?),並將其懸靶以射,其理論荒誕不經,對照現實亦為空穴來風。這倒點醒了人們,人類共同享有即無須早請示晚彙報的自由是需要主義來保駕護航的。

自由主義從來就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也不是機會主義的(機會主義應是自由主義的表現形式之一),是天賦人權主義,是與空氣、水、糧食並重主義,甚至是比生命、愛情更重要的主義,這就是響徹寰宇之口號:不自由,勿寧死!(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10-08 9: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