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欣賞

1989布拉格的回憶 (上)

怡秀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翻開舊的相片簿,許多塵封的記憶又隨著影像鮮活了起來。我不是什麼攝影師,當初拍照片只是想在飛逝的人生的歷程中留下點東西。

1989年,我到巴黎一年,由於語言還不流暢,也很少看新聞,對中國大陸驚天動地的六四事件還弄不清怎麼回事。雖然在學長的號召下參加了7月14日法國國慶游行中聲援六四學運的自行車隊,但說來慚愧,自己並沒有進入狀況。

暑假中朋友相約去自助旅行,其中安排了從德國到捷克布拉格,再到維也納。辦捷克簽證的時候,捷克的領事官員拿著我們兩個台灣女孩的護照面有難色,說﹕「妳們的護照上註明了『不准前往共產國家』,我們捷克斯洛伐克就是共產國家。我把簽證蓋在妳們護照上,會不會給妳們帶來麻煩?」我們當時知道台灣已經開放民眾到大陸觀光,忙說﹕「沒問題的。」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前往共產國家。從德國邊境進入捷克的時候,確實讓我們大開眼界﹕車窗外是圍著鐵絲網的高牆,許多衛兵拿著機關槍嚴密監視著人的一舉一動。火車停下來後,氣氛突然緊張起來,四種軍警人員動作敏捷地上車盤查,有持槍上下搜查的;有驗票的,有看簽證的,有辦理關稅務和錢幣兌換的…許多旅客們從睡夢中立刻清醒過來,表情嚴肅地應付這一切。這種情景過去我只有在電影中看過,沒想到真的那麼《刺激》。

布拉格的時候,市中心的平價旅館已經找不到了,我們招來一輛計程車,用很差的德語夾英語請司機幫我們找旅館。計程車開了很遠的路,我和朋友們一路上提心吊膽,不知司機可不可靠。結果到了一個偏僻的旅館,付錢的時候,司機還強迫我們跟他換外幣才罷休。

幸好布拉格是個美麗的城市,足以讓人忘記這些不愉快。布拉格太美了,但卻美得令人心疼。幾十年的共黨統治,城市破舊,缺乏整頓。好像一個長久不曾梳洗打扮的絕世美女,蓬頭垢面的卻也難掩姿色。最大的好處應該是她還沒有受到西方過度商業化的觀光產業污染,看起來和十八、九世紀的市容差不多,置身其中彷彿回到了古代。難怪描述莫扎特的電影《阿瑪迪斯》選在這裏拍攝。


布拉格的觀光客
布拉格的觀光客


布拉格的旅遊服務中心
布拉格的旅遊服務中心

還有另一個好處不得不提,就是物價太便宜了。當我看到一架鋼琴只要六千克郎,大約只要今天的150美元左右;恨不得把它買下來運回家。不過,東西雖然便宜,可買的東西卻貧乏得可憐,品質也不佳,只有一些民俗特色的手工藝品可以考慮。我曾在一個雜貨商店買了一包夾心餅乾,一面吃,一面覺得味道怪,吃了半包才發現已經超過保存期限半年了。為此被朋友嘲笑了半天。

我們遇到了幾個從大陸江西來的遊客,知道我們還沒有找到適合的旅館,便親切地邀請我們和他們中的女士們擠一張床。一對教師夫婦得知我們在法國讀書,便向我們打聽在國外留學的情況,希望將來把孩子也送出來。第二天,一位越南留學生介紹我們去學生宿舍,住的問題就解決了。

布拉格的人們大致很善良友好,但是也有許多投機的人,就像那個計程車司機一樣,總想和我們換外幣,美元、德國馬克,法郎,什麼都好。有人以為我們是日本人,想和我們換日幣,我告訴他我們是台灣來的,他說台幣也行。我們為難地告訴他,台灣的錢在世界上也不流通,他換了可能沒有用。走在路上也有人想出高價買我手中的相機,我雖然同情他的需求,也只能告訴他我自己還要用呢。可能當時的捷克對外幣兌換和物資流通控制很嚴,造成人們對外界物資的渴求,這也是共產國家才有的特殊現象。


摩爾道河邊的房屋
摩爾道河邊的房屋

最令人難忘的還是布拉格的滄桑美感。整個城市的色調是暖色的,漆成黃色調、粉紅的建築到處可見,雖然斑駁陳舊,卻顯得溫潤有情。有的牆壁上畫著20世紀初優雅的新藝術風格壁畫,卻因長久沒有整修清洗變得暗淡。舊城區有個著名的鐘樓廣場,周圍的建築也頗具特色。我看到一個母親正和她的孩子從一棟樓房裏探出頭來,紅色的衣服在陽光下十分耀眼,就把她們拍了下來。


布拉格舊城區廣場的建築非常有特色
布拉格舊城區廣場的建築非常有特色


舊城廣場上的鐘樓
舊城廣場上的鐘樓

廣場著名的鐘樓建於1410年,觀光客總是聚集在鐘前面,等著看機械人偶和骷髏的報時動作﹕每到整點,鐘上的窗門便自動打開,鐘聲齊鳴,12個聖像如走馬燈似地一一在窗口出現,向人們行禮。那個鐘的結構非常複雜,有幾種不同的計時系統,是我這個許多事不求甚解的人看不懂的。據說它是15世紀中一位工匠用錘子、鉗子、銼刀等工具打造而成,至今依然準確異常,居民路過時也會停下來校對自己的手錶。我發現,有時候古人的技藝真的令人驚嘆,是依賴『科學』的現代人比不上的。@(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次在市中心的小路亂逛,發現有條路竟然叫《壞男孩路》(rue des mauvais garçons),覺得好玩,就走進去。
  • Parc de Sceaux

    我1988-90年搬到巴黎南郊的皇后鎮(Bourg la Reine),那時經常和室友一路散步到Sceaux的城堡公園。城堡本身面積不大,但公園綠地視野遼闊,順著平緩的斜坡放眼望去幾乎連到天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