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文學連載教育人物生活美食旅遊保健移民職場投稿

新聞評論社區科技網聞體育娛樂突破封鎖關於我們

桃園忠烈祠(桃園神社)

桃園神社
更新: 2005-12-16 23:19:59 PM   標籤:tags: Tony

桃園忠烈祠,是日據時代的桃園神社,是目前台灣唯一保存完整的日本神社,也是日本本土以外唯一現存的日本神社。

桃園神社位於桃園市虎頭山,虎頭山則位於桃園巨蛋附近,我以為不難找,大略看了資料,就直接從中壢往桃園而去。走成功路二段,過桃園巨蛋,不自覺地開車上山,往虎頭山公園的方向走。

上山沿途多攤販,亦多遊客。開車至路盡頭,發現是一座寺廟,但不是桃園神社。我竟然迷路了。原來,桃園神社位於虎頭山西邊的山腳下,這裡是東邊的山上,兩邊互不相通。於是我又繞下山,往成功路三段的方向走。過榮民總醫院沒多久,就看見路旁的「桃園縣忠烈祠」石碑。

參道旁的石燈籠。

停好車,爬上神社入口寬闊的石階,來到神社前的廣場。廣場的中間是參道,兩旁有日式石燈籠。參道兩側有草坪,右側草坪盡頭有兩、三間日式舊舍,參道左側則是停車場。參道直向前走,有幾級石階,迎面的前方有一鳥居。鳥居遠後方又有石階爬向更高一層的神社主殿所在之處。這是日本神社空間佈置的特色,讓參拜者以瞻仰的心情,逐步向上爬,以走向神社主殿。

鳥居前的參道左側則有一碑文,記載桃園神社修繕工程始末,碑文頗長,解釋何以要保存住這台灣唯一完整的日本神社, 碑文反映出當年為拆除或保存這座神社涉及的正反爭論。

桃園神社社務所

桃園神社,興建於昭和十三年(1938年),祭祀天照皇大帝、豐受大神、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明治天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等日本人的神明及皇親國戚。昭和十二年(1937年),台灣總督府在台開始大力推動「皇民化運動」,於是全台各地紛紛興建日本神社,強制台灣人前往神社參拜。這一年,總督府下令取消報紙的漢文版,積極推行「國語(日本話)常用運動」,而皇民化運動的最高峰,則是昭和十五年(1940年)時,要求台灣人改用日本姓名。

為什麼會在昭和十二年(1937年),日本已統治台灣四十幾年時,才積極推動「皇民化運動」呢?原因不難理解。

這一年,中日兩國正式爆發戰爭,牽動了台灣殖民統治者的敏感政治神經。四十幾年前的中日戰爭,日本從中國奪取了台灣這塊土地與人民。四十幾年來,台灣人民對日本殖民統治始終懷有反抗之心,殖民政府擔心中日戰爭的爆發,會勾起台人的歷史記憶及反日情緒,於是積極推動「皇民化運動」,要將台灣人徹底改造為日本人。當時,已有一部份台籍知識份子潛回中國大陸加入對日抗戰。日本政府於是急切的在台灣推動「皇民化運動」。

這場政治運動持續八年而已,日本因戰敗無條件投降而結束。大戰期間,台灣人被徵召二十萬人(含軍人及軍伕)至南洋作戰,數萬人戰歿或病故於南洋戰場。

桃園神社拜殿

隨著日本戰敗,台灣回歸祖國,全台各地二百餘座原本就得不到台灣民眾認同的日本神社便註定了悲劇的命運,或無人拜祭,任其殘舊;或遭破壞而毀損;有的神社,則被加改做為忠烈祠,以祭祀抗日烈士。桃園神社就是其中之一。光復後,被改為「新竹縣忠烈祠」。

雙十造型的鳥居。

民國三十九年,新竹縣分治,設桃園縣,又改名為「桃園縣忠烈祠」。如今,桃園神社雖然經過修復,恢復日據時代的舊觀,但仍可找到當年變造的遺跡。昔日的三座鳥居,如今只剩一座在我的面前。這一座鳥居與一般日本神社的鳥居略有不同。鳥居有二根橫樑,上樑已被拆除,外形像是「雙十」,而不是傳統的日式鳥居。

台灣光復初期的日本神社被冷落、遺忘,甚至破壞,或改造為忠烈祠,是可以理解的歷史發展,但當時全台各地仍然保留著不少日本神社。民國六十一年(1972年),日本政府承認中共,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斷交,則引起政府的強烈仇日情緒。

於是行政院內政部頒布新令「清除台灣日據時代表現日本帝國主義優越感之殖民統治紀念遺跡要點」,清除的要點之一是「日本神社遺跡,應即徹底清除。」其他的清除項目包括日本的紀念碑、寺廟或公共建築內的裝飾物,如有日本年號的,一律改換成中華民國年號。今天我們在全台各地的寺廟仍不難發現這些塗抹年號的遺跡。

當年桃園神社如何能躲過拆除的命運,而成為台灣唯一倖存的日本神社呢?我並沒找到答案。

直到民國七十四年(1985年),桃園忠烈祠因過於老舊,於是縣政府準備拆除加以重建。此時民間力量漸茁壯,文化界反對之聲四起,而民國七十一年(1982年)政府亦已通過「文化資產保護法。」這場爭議終於順利落幕,桃園縣政府尊重民意,採保留神社原貌的方式加以修復。次年,修繕完成。民國八十三年(1994年),桃園神社正式被列為國家第三級古蹟,獲得國家給予永久的保護。

桃園神社的中門,「切妻造」式(懸山頂式)造型

我爬上階梯,穿過鳥居,來到上一層的平台。參道的左側有手水舍,右側為社務所。手水舍是日式寺廟的標準設施,信眾在進寺廟之前,先在此洗手、漱口、象徵洗淨身心後 才可至神前敬拜。手水舍建築是以四支木柱蓋成涼亭形式,屋頂包覆銅片而成。銅片因時間久遠已氧化為青銅色,一種很古樸典雅的色彩。

手水舍。

參道右側的社務所,則為日式木造瓦屋,是神社的管理辦公室,如今則改為遊客詢問服務處,但電動鐵捲門的大門則緊閉著。服務處關著門並不令人意外。這周末的下午,我走進神社至目前為止,還未遇到任何遊客。社務所的鐵門上則有保全的電子裝置。社務所旁,參道右前方,則有一奔躍的銅馬。

高麗犬。又稱「貊白犬」或「唐獅子」

再往前走,爬上第三層石階,上方石階旁有一對石獅。日本人稱之為「高麗犬」,又稱「貊白犬」或「唐獅子」。石獅原本有兩對,台灣光復後,皆遭拆除。這一對是民國七十五年進行修繕工程時,依舊照片彷製的。

爬上石階,抵達有一中門,是「切妻造」式(懸山頂式)造型,屋頂銅皮瓦。中門懸掛著一古樸匾額,寫著「國魂」兩字。中門左右則是一排以台灣檜木製成的木造迴廊,檜木的質感,典雅的木工,不禁令人佇足細細欣賞。穿過中門,抵達拜殿前的廣場。拜殿,是神社範圍內最大的殿宇,呈T字形,左右各一朵殿,為中國唐朝的寺廟遺風,與中國北方的寺廟風格相似,線條簡單、樸素而優雅,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

桃園神社主殿

拜殿前的廣場,四周環繞著木柵圍籬,中門與拜殿之間以參道相連,兩側為青青草地,也栽植山櫻花及幾株綠樹。這裡依然不見遊客,冷清而幽靜。桃園神社與虎頭山公園呈現迥然不同的氣氛。東山熱鬧,西山靜謐,一邊是適合踏青的郊山公園,一邊則是令人沉思的歷史場景。因為四周的柵欄、迴廊與外界隔離,此地極為幽靜,便讓人輕易地融入歷史情境裡。一時之間,我彷彿置身於日本境內的寺廟裡。

中門旁的迴廊,由檜木製成。

我走進去拜殿內。或許是因為無遊客而冷清,或許是為保護古蹟而未開燈,拜殿內顯得陰暗幽誨,於是我匆匆穿過拜殿,來到後方的主殿。主殿又稱為「神殿」,面積很小,倒像是個小閣樓,位於高台之上。

依日本神廟的規矩,參拜者只能在拜殿對著主殿祭拜,只有主祭者才准進入主殿。主殿的屋頂亦為「切妻造」,包覆銅皮瓦,面開三間,以檜木製造。登上主殿的木梯,梯面極淺,級深僅及半履,踏踩時,後腳跟會懸空,被稱為「半步梯」。目的是使祭祀者必須踮著腳尖上下,並低頭注視步履,以防摔倒,因而產生敬畏、謙卑的心情。

我只能隔著柵欄,望進那幽暗的主殿小閣樓。主殿裡的天照皇大帝、豐受大神、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明治天皇、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等神位早己被丟棄六十年了。現在閣樓裡放著鄭成功、劉永福、丘逢甲及抗清、抗日的等先烈牌位。

站在柵欄前,望著幽幽暗暗的閣樓。我心裡想,每一個國家的政府,無不都以景仰、尊崇、虔敬之心來祭祀為保衛國家而犧牲生命的軍人或志士,於法,於理,於情,也都應如此,以褒揚忠貞,以激勵氣節,以安慰死者,使其英靈得以安息。

我漫步於桃園神社,心裡卻一直念想著,大戰期間數萬名戰歿、病亡或失蹤於南洋的台灣人日本兵。因為時代的劇變與際遇,他們的孤魂一直未得到適當的撫慰,他們既不屬於靖國神社,也不屬於忠烈祠,孤魂只能隨風消散或流浪飄零。而那創作於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那卡諾作詞、楊三郎作曲的「望你早歸」一直被傳唱沈吟至今,或許能讓生長在那個不幸時代的台灣人日本兵的孤魂獲得一絲的慰藉。

——本文轉載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http://www.tonyhuang.idv.tw/

行旅圖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