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國汀:英雄人格哲學 — 袁紅冰《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郭國汀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日訊】 近日讀畢袁紅冰的《自由在落日中》。心靈為之振憾,情感為之激蕩,精神為之振奮,激情為之噴湧。在閱讀過程中,數次情不自禁為書中主人公的悲壯、雄奇、壯偉的人生境遇及悲慘的結局流下同情之淚,為中共當局的獸行暴行義憤填膺。閱後感受最深者有如下幾點:

蒙古民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豪放、勇猛、熱誠、勇敢、頑強、堅定、犧牲、不屈不撓、寧死不屈,為追求自由,勇於犧牲一切,前赴後繼,無所畏懼,此種民族精神當贏得世人的尊敬;

蒙古男兒的血性,英雄氣慨,萬丈豪情,體現了真正男子漢的勇敢,負責,擔當精神;不願做奴隸,敢於抗命,勇於戰鬥,具有深厚的騎士精神;不搞陰謀詭計,堅持正面鬥爭,從不背後搞陰謀較量,具有大丈夫頂天立地之豪情。格拉的英雄形象有血有肉,他面容英俊,身材偉岸,勇猛有力,剛毅堅定;是內蒙女兒心中的偶像;

色斯娜因深愛著格拉,卻始終未能如願以償,仍一往情深地為格拉犧牲;從阻擋格拉剌殺烏蘭巴幹,至最終誤剌烏蘭巴幹,其間為贏救“蒙古之魂”九位成員的生命,不惜被世人誤解炸毀成吉思漢墓,最後被中共政權處死,走完了短暫卻轟轟烈烈悲壯的一生。

白紅雪原為阿古木楞之妻,歸國華僑之女,中央民族學院音樂系學生;在與阿古木楞結婚後,卻與格拉偷情,相愛,狂熱的激情,瘋狂的意念,使她完全拋棄了世俗道德的約束。她對格拉的一往情深,讓人深表同情與理解;最終她與心愛的情人,經歷千萬苦,回到額爾古納河畔後,被中共騎兵追蹤至河邊,格拉進行了生命的最後搏戰。此前格拉組織了蒙族騎兵隊,對抗中共軍隊在成吉思漢悼亡日對蒙古民族音樂會的殘酷鎮壓,全體成員抱著視死如歸的大無畏英雄氣概進行的生死搏鬥,令人感佩。隨後,50名蒙古之魂成員戰鬥至死,只剩下最後一名蒙大學生,出走外蒙,為的是將中共借“ 內蒙人民同盟 ”事件真相告知世人。

特古斯將軍,由於拒絕參加 1959 年平藏團而被中共當局解職。他有兩子一女,大兒子與兒媳莎仁一道逃至外蒙,結果被惡狼咬死;莎仁則被判 18 年徒刑,然後被迫害致精神病,最終被當做反革命處死,臨刑前一夜又被中共當局惡意按排一個農民多次暴力強姦,且故意當著格拉的面進行,旨在從精神肉體兩方面羞辱推毀其意志。而英雄格拉卻被鐵鏈鎖著!此前她還被汙為與右派擺渡人通姦,共党惡魔王紅旗當眾污辱她。莎仁死前竟被活體取腎,割喉管,死後被一農民割心下酒!

托雅與圖門因被烏蘭巴幹汙告死於非命,生前受盡極刑。剛開始托雅與圖門均尚有高貴氣質,可是在殘暴致極的酷刑之下,均被變成了下賤自鄙之人,最終被殘酷地致死。烏雲之死更是慘不忍睹,她竟被王紅旗活活用燒紅的鐵鍋熱烤至死。肚皮爆烈,腸肝俱墜落鐵鍋中,臨死前一刻她最終未能抗過去,喊出了格拉的名字“ 是格拉呵,他要剌殺烏蘭 ”。蒙古兒女的愛恨情仇在小說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充分表述,小說成功地描繪出內蒙統治者中共高官及基層官員的真實醜陋惡俗的嘴臉。

林志丹是個高幹子弟,有著共產主義的理想,本性不壞,相信共產黨化教育的理想,居然年近30卻從未體驗過女人之媚。他深愛上了色斯娜,並始終暗戀著她,最終卻由於中共纛太深,政治理念權力欲望使他未能挽救色斯娜。黨性戰勝了人性,是塑造得十分成功的一名原本不乏正直理想熱情的青年,最終卻一步一步被共產黨非人性的罪惡體制引向地獄深淵。他參與了刑訊托雅、圖門、烏雲的全過程,儘管他未親自動手折磨他們,然而也未加制止。表現了他冷酷無情的一面;他在執行處死色斯娜時又多少表現出在冷酷理智下殘存的一點人道精神,未割繼她的喉嚨;並允許她父親古特斯將軍最後為她收體。

林紅楓是個機會主義分子,老革命。因與劉少奇關係密切,當上了內蒙自治區黨委書記,實際上的當權者。他在革命隊伍中混了一輩子,對中共流氓本質有著入木三分的深刻見解。在探知劉少奇地位不保時,立即作出自保舉措,不惜犧牲無辜內蒙人民的鮮血,唯一的目的在於製造動亂,以便亂中取利。於是違背軍紀,擅自命令內蒙軍區動用軍隊和員警鎮壓莫須有的內蒙判亂,故意放風軍隊要鎮壓成吉思漢之魂音樂會。結果造成數百名內蒙兒女和軍人死於非命。在他眼中,人命根本不算什麼,唯有權力高於一切。表面上他道貌岸然,與糟糠之妻始終,實質上霸佔年青漂亮的女秘書,虛偽透頂。儘管機關算盡仍未逃脫被造反派報復的懲罰;臨死前向兒子林志丹傳授了其一生之政治經驗:共產主義理想全是空的騙人的,唯有權力才是自由。故要兒子一切圍繞權力行事。

騰青海作為內蒙軍管委員會主任,是個典型的共黨軍閥。他利用權力任意玩弄女性,並用手中權力與受他玩弄的女人作交易。烏蘭巴幹之妻娜仁花為了夫君的前途,為他獻身後果然步步高升。騰青海連小學也未畢業,打仗殺人可能他有專長,然而對如何管理,建設國家一竅不通。中共自 1949 年後,在全國各省區,基本上是委派此類愚忠軍閥任省督,實乃中華民族的大不幸。由於這些人頭腦簡單無知無識,唯有對暴君的愚忠,因而根本無法判斷是非,真偽,故只能受林紅楓,烏蘭巴幹此類陰險小人擺佈。

烏蘭巴幹是格拉的生身之父。一夜情他騙取了格拉的母親,一位強悍王公之女的真情,結果有了個堪稱蒙古英雄的兒子。但烏蘭巴幹是個有文化知識卻毫無道德原則的投機小人,他依著美色和花言巧語,勾引了無數女子,尤其是高官之妻女,最後又靠出賣妻子的色相爬上了內蒙自治區副主任 , 僅次於騰青海之高位。他偏造“內蒙人民同盟 ”政治組織仍然存在活躍的謊言,目的僅在於換取自已的高位;明知是虛假,卻仍有名有姓地指證了十余名所謂內人党成員,並將不願投懷送抱的托雅也作為成員,結果中共利用出身貧賤長相醜惡心黑手狠的王紅旗,採取種種最野蠻,殘暴,無恥下流的手段,折磨美麗善良的托雅,她因抗不過酷刑而供出了情人圖門的名字;承認自已是同盟成員。烏蘭巴幹是知識份子中投靠權貴為已贏得一已私利的典型;中共重用的知識份子大多數屬於此種沒有人格,奴性十足的卑鄙無恥小人,惡人。當然烏蘭巴幹的最終下場亦極可悲,妻子最後良心發現以自殺謝罪。他亦受到親生兒子的謀殺,最終死于兒子的情人刀下,受到人們不恥。

王紅旗是個天生的下流下賤的惡魔;因為出身貧賤,又因為長相其醜無比,俱怕再回至那貧窮的農村,拼命討好中共,甘當中共的流氓打手;他折磨人時已完全喪失人性,而變成了惡魔,無恥下流至極,挖空心思想出種種惡毒下流殘暴手段折磨人;中共當權者實質上最喜歡利用此種非人的獸類來執行對政治犯和失寵權貴的審訊,掏出中共所需要的一切口供。

作者在全書中多次描繪出驚心動魄的性愛過程,作者以大膽、直言不諱、優美的語言,動人的弦律將男女真情在爆發生命真實的瞬間,描繪得身臨其境,如醉如癡,優美高貴,給讀者以美感。

閱讀全書給讀者留下的是靈魂、心靈、情感無以復加的振憾。作者以高超的語言技巧,詩人的情感,豐富的辭彙,流暢優美的筆調,充滿生命激情的風格,通過對發生在上個世紀60年代那場完全無中生有,僅起因於無行文人想爭權奪利的欲望,而炮製出的內蒙人民同盟事件,導致幾十萬內蒙兒女在經歷世間最殘暴的酷刑後悲慘地死去;通過血淋淋赤裸裸的事實,對書中數十位主人公悲壯雄奇的人生境遇的令人同情的描述,有力地鞭笞了共產極權專制獨裁政體的殘暴至極的罪惡歷史,對中共流氓暴政下扭曲人性泯滅良知,摧殘高貴的人性的罪惡進行了毫不留情的血淚控訴,熱情地歐歌了蒙古民族純樸,純真、熱情,真誠的英雄品格。

吾以為本書的要旨在於:中共政權是一個建立的暴力謊言加欺騙基礎之上的流氓暴政。中共奉為至尊的馬列毛思想純屬虛偽至極的偽理論,在高歌人類最華美的語言都無法形容的共產主義美好理想的同時,實際幹的卻是禽獸不如的最骯髒下流無恥的勾當。中共從上到下各級當權者唯一的目標就是權力,所謂為人民服務,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之說,純屬自欺欺人的謊言;他們為了權力不擇手段,好話說盡,壞事惡事做絕!中共是人類歷史上最無人性極端自私自利最缺德無知無能的犯罪利益集團。唯有徹底唾棄中共,推翻反人類反人性,殘暴無恥的中共極權專制流氓暴政,中國人民才能真正獲得身心心靈靈魂的自由;中華民族才能真正建立起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的政體,才能真正做到各族人民平等和平共處,國民才有可能生活在正義、公道、寬容、幸福的新中國。

──原載 《自由聖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12-02 6: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