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中共高官外逃新動向

中共政權的大大小小貪官往外逃並且轉移資產已不是秘密。十二月中旬,中共政法委的大頭目羅幹訪拉美三國時有一段私人的訪問,據說是要個人投資北方礦產。(圖: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12月30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林曉旭。中共政權的大大小小貪官往外逃並且轉移資產,這對中國百姓來說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了。

聯結收看

在十二月中旬,中共政法委的大頭目羅幹訪拉美三國;而引起海外媒體特別關注的是,他在官方訪問期間又有一段私人的訪問,據說是要個人投資北方礦產。這件事情反映了一個什麼樣新的動向呢?我們在今天節目裡,請本台特約評論員李天笑博士跟我們一起來做一個分析。您好,李天笑博士。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們來分析一下羅幹的這個特別的私人訪問,能不能跟觀眾介紹一下,他為什麼會在官方訪問期間,突然脫離然後做這樣私人的訪問?

李天笑:這裡邊有很大的玄機的。我們知道羅幹是中共高層政治局常委,同時主管中國政法委,在過去很多年當中欠下中國人很多的血債。比如六四當時就是他直接參與的。

另外鎮壓「法輪功」,他也是血債累累。有近三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羅幹在多國也遭到起訴,在美國加拿大現在都屬於在監控名單上面。因此像這樣一個人物他肯定現在情況下,他就要尋找一種出逃的路線的國家,要考慮自己的後路,怎麼樣不遭到人民的清算。

這樣情況下我們知道,在這一次去帶有一個很大的私人目地。據報導他現在去了兩個地方。一個是北方的卡塔馬卡,這地方是以礦產著稱的。他可能是在那邊物色些土地,看看有沒有機會在那兒投資,把錢轉移到那邊,這是一種可能。

另外一種可能呢,他還去了南方一個叫帕塔哥尼亞(Patagonia),這地方是著名的旅遊勝地。很多房地產呀,近幾年中國人大量投資過去以後,炒得很高,很多人都是在那個地方投資。

但這個地方非常有名的歷史背景,就是說當時在二次大戰後,很多納粹高官也是躲藏在這個地方,是他一個避難所。因此這兩點原因使得外界都是在分析,羅幹為了逃避在中國遭到清算,所以要準備後路。

主持人:你這麼說因為剛剛你首先談到他在海外已經起訴,如果他想要保全自己,他並不需要往外逃。因為在中國體制內,他畢竟是政法委的最大頭目,他可以保全自己;那他現在往外逃,是不是他在國內也有很大的危機?

李天笑:現在是有一種理論可以說明這一點,就是碩鼠理論。這國庫的老鼠養得很大,只有在兩種情況下老鼠會外逃。第一種情況是貓來了,但是我們知道在中國,江澤民其他政治局常委跟羅幹是一夥的,所以有貓根本就不怕,老鼠比貓大,所以他根本就不害怕。

第二個原因就是整個糧倉要倒塌了,或者是大洪水要來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要出逃。

就是說在中國現在共產黨內部,正在發生史無前例的一場「退黨運動」。現在已經近七百萬黨員團員都開始退出共產黨,因此共產黨是處於瀕臨崩潰的邊緣;加上各地的民間維權還有各種各樣的抗議暴動,使得共產政權風雨飄搖。在這過程當中,很多高官已經意識到中國共產黨政權馬上要崩垮了。

據一般的報導來說,現在發現已經有127萬左右的中共高官的家屬已經出逃到國外。其中20萬人在歐美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已經定居,15萬人已經拿到長期居留的身分。在這種情況下就是告訴民眾,實際上中共中上層的人他已經意識到,因為他比一般低層的黨員和一般老百姓更知道中共內部的情況。

主持人:可以看到更高層收集來的信息。

李天笑:我想,像在羅幹這一個層次上的中共高官,他一定是比一般中高層幹部更能夠預計共產黨會崩潰,可能馬上就要到了;這種情況下,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尋找出路。

主持人:所以對一般的百姓來說,他們只能在自己的生活圈子內,尋找自己更好的生活條件或尋找出路,當然高官更敏感。那您剛剛提到有這麼多國家可以選擇,他們選擇去哪一個國家避難,這有什麼講究?

李天笑:現在如果說這些高官要出逃的話,一般可能有三類國家就是出逃路線。第一類像歐美發達的國家,比方說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但是有一個問題,這些國家一般來說法治健全,人民的素質很高,就是對這種出逃的共產專制國過來帶有血債的這些人,很可能以後要受到法律的追究,所以這些人還是心存恐懼的。

而且海外對這些比方說羅幹、江澤民,還有很多迫害法輪功的,還有這些六四的兇手等等,已經遭到國際法庭的起訴;這樣的話對這些人來說,他可能就不敢到那些國家去,他是想去而不敢去。

那麼第二類國家就是比較貧窮的國家,或是東南亞離中國比較近的國家,泰國或者是印尼或者是其他。這些國家一般來說是低層的這些官員。

主持人:或者是作為一種跳板。

李天笑:用跳水的,或者是一般民眾他有時候出於共產黨的迫害,他會過去這種國家,但這也不是高官的首選。

那麼剩下來就像南美這些國家,南美這些國家尤其當時在阿根廷,實際上這個國家是具有庇護當時二戰之後納粹德國高官的這麼一個歷史。當時很多居於阿根廷的記者,就是今年發表的一本書講到,當時有很多的高官就是納粹的頭目,都躲藏在剛才我們講到的帕塔哥尼亞這地區。

甚至像很有名的一個案子的納粹的中校,當時他是第三號人物,迫害六百萬猶太人,主要他就是在當時納粹黨衛隊公安部的第六局第四科在裡面擔任頭目,他叫艾希曼,當時60年的時候被以色列抓到,他躲藏在阿根廷到處流竄,被抓到了以色列。

主持人︰被引渡到那兒。

李天笑:不是被引渡,是被以色列政府的特工抓到那邊去,當時阿根廷政府提出抗議,但是以色列有更強的理由;就是說它出於更高的正義的道德判斷,就是國際法的準則,他應該被引渡並被判做死刑。

所以阿根廷這地方具有這麼一個歷史,有很多的高官就想把眼光投在阿根廷這地方。另外就是去年胡錦濤訪問阿根廷的時候,也給它很多經濟上的好處,比方說二百多億美元的長期投資,還有今後發展貿易可達到四十億美元等等等等。

主持人︰那我們也看到媒體報導是說,胡錦濤跟阿根廷談的合約是包括多方面的領域,像航空領域或是基礎建設或是礦業。這說明中國給阿根廷很多的優惠條件,相當於是如果高官過去的話有更好的待遇。

反過來阿根廷既然有這樣的一個前例是包庇納粹的,那是不是這些手上有血債的高官,特別喜歡選這樣的地區,避免被引渡的可能性?

李天笑:對,這個是一個他們主要考慮的因素。因為中國目前為止,它跟23個國家有引渡條約;同時跟其他幾十個國家也有司法之間的相互協助關係。阿根廷卻不是在引渡條約之內,但是它有一種司法協助的關係。

因此換句話說,中國的高官如果到那邊以後,受到阿根廷方面引渡的可能性是比較小。

另外一方面引渡的定義實際上也是掌握在中共政權高官的手裡,就是說要不要引渡這個人也是上面說了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阿根廷成為了法律上對它來說相對地風險比較小;不像泰國或其他的南美國家,比方說祕魯、巴西這些國家都已經有雙邊引渡條約,很容易就引渡回來,或者是很容易能處在引渡的危險之下。

主持人︰那您剛才分析這種跡象就表明,像羅幹在自己官方訪問期間去做私人訪問這種事情,很可能是給自己做一個後路工程。那在這個高官之中,還有沒有其他的高官也有類似的舉動呢?

李天笑:其他的高官比方像目前曾慶紅他也出訪了拉美五國,但他出訪的路線完全跟羅幹是不一樣的。比方說他到了墨西哥、祕魯、委內瑞拉、特立尼達,還有多巴哥、牙買加,同時他到非洲其他的國家。

因為說起來有趣的是,曾慶紅跟羅幹在政治局常委當中,實際上是兩個很對立的人,就是他們之間鉤心鬥角,甚至是達到了見面都不說話的地步,所以他們出逃的路線也不一樣。

但是李長春呢,據報導他的出逃路線卻跟羅幹是非常相似的。前年也是到阿根廷訪問,也是到同樣的地方,比如羅幹去的世特佳鋼廠跟聖塞費力諾莊園,因此可以看出一種趨勢,就是除了以前的中級的高層官員出逃之外,現在最高層的官員也在紛紛的尋找出路。

主持人︰我同時也注意到一個現象,就是在南美包括阿根廷隱藏了幾十年的納粹前軍官,現在都被從新發掘出來,被逮捕和審判。那是不是反映了歷史趨勢是這樣的,即使這些中共高官,比如說羅幹他犯了很多罪行,躲到那個地方去了,以後也可能仍然被抓出來審判。

李天笑:完全正確。就是說這些中共的高官他犯下的罪行,他人能逃到那邊去,但罪行是逃不掉的。換句話說,一旦中國發生了變化,他們很多就會被追究;追究的話會把這些罪行全部給翻出來,像納粹德國那時很多人逃到阿根廷,聽說有近百個納粹的軍官,在南美都一個一個被追回去判處了死刑,最典型的就是剛剛講的艾希曼被處以絞刑。

我想對於這些高官來說,他手上如果沾了一些人民鮮血,做了一些違背人性的很殘暴的事情,做錯了很多事情的話,我想最好的方式,首先就是應該「退出中國共產黨」。

主持人︰您是說精神上要先清洗自己?

李天笑:進行反省,就是懺悔,取得人民對它的這種諒解的條件,人民諒不諒解是一回事;但是你自己首先得認識到自己做錯了,有一個改正的決心,為人民做些好事,首先最起碼就是「退出中國共產黨」。

主持人︰另外看到北美歐洲各地很多高幹子弟,比如說家長的安排,很多人在海外都有自己的資產,轉移到這邊來了。那麼這些資產是不是以後一旦中共垮台,形勢一變過來,他們仍然有可能被曝光呢?

李天笑:這完全都是可能的。因為現在你看每個人的資產,實際上江澤民他的資產近30億左右,轉移到開曼的銀行,那劉金寶不是把他咬出來了嘛。

所以說現在海外還有一些專門在追查迫害中國人民,包括迫害法輪功的國際追查組織。這些組織對沾下人民血債的這些人,不但是要查他們的迫害罪行,也要把他們的這些貪污來的錢也要查個清楚,最後都要歸還給人民。

所以我覺得逃到天涯海角、天長日久,都不是一個保險的路最保險的方法。最保險的就是要從新做人,「退出中國共產黨」,譴責共產黨,然後自己走出一條重新的路。

主持人︰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熱點互動》節目。天笑博士對於中國高官外逃現象的綜合分析,也許在電視機前面的高官們,不妨做一個參考也值得為此冷靜思考。謝謝您的收看,下一期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5/12/30 11:25 P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12-30 1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