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神龍與韋丹

作者:金燦

南宋 陳容《九龍圖卷》。(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人氣: 1278
【字號】    
   標籤: tags: , ,

唐朝江西觀察使韋丹,外祖顏真卿是書法、文學名家。

韋丹年近四十科舉不中。一次騎著跛驢到洛陽中橋,正好看見有個打漁人捉到一隻大黿,有幾尺長,放在橋上。那隻黿呼吸很微弱,就快要死了,很多人圍觀,要買回去做菜吃。韋丹很憐憫牠,便問漁人黿值多少錢。漁人說:「給我二千錢我就賣給你。」當時天氣寒冷,韋丹只有隨身的衣褲,沒有什麼可典當的。於是他就用騎的跛驢換了那隻黿並隨即放生,徒步而去。

當時有一位胡盧先生,占卦算事,非常靈驗。韋丹就找他給自己算命。胡盧先生高興地說:「我的朋友元長史,談起您來,讚不絕口,很想認識您。您可以和我一起去見他。您的福壽,到了他那兒自然就會知道了。」

於是,兩人結伴來到通利坊,見有一扇小門,上去敲了敲,有人答應,開門請他們進去。走了幾十步,又進了一個板門,再走十多步,才看見大門。建築宏偉壯麗,是模仿公侯的家院建造的。然後又有幾個丫環出來迎客,都美麗非凡。客廳陳設新鮮華麗,異香滿室。

不一會兒,走出一個高大魁梧的老人,眉毛、鬍鬚都已發白,自稱元浚之,見面就先向韋丹禮拜。韋丹很驚慌。急忙向前拜禮說:「我是個貧賤的書生,想不到老人家卻對我這麼客氣,我實在是有所不明。」老人說:「在我快死的時候,承蒙您的搭救,才活了下來,怎能不報答您呢?講仁義的人不把這事放在心上,然而受恩的人就想要用死來報效了。」

韋丹一下子明白了,知道他就是黿。於是老人準備了珍奇的飯菜,款留了他們一整天。到了傍晚,韋丹要告辭回去,老人從懷裡拿出一卷文字,送給韋丹說:「我知道你要問命運如何,所以我到天曹去記錄了你一生的官祿和行止的地方,就算是報答吧!這裡的有和無,都是你的命運決定的,貴在預先知道就是了。」又對胡盧先生說:「請借五十緡錢給韋丹君,讓他再買一匹馬,以便早日動身西行,前往長安趕考,以滿我的心願。那份案卷,你們共同拆閱。」韋丹向他再次拜謝而去。

第二天,胡盧先生如約而來。二人共同拆閱那份案卷,上面詳細記明了:韋丹將在明年五月份的科舉考試中,進士及第;又在某一年被委任為尉官;然後有十七次升遷。每次都有詳細的年月日和時辰。最後在某一年升任江西觀察使,至御史大夫為止。再過三年,當廳前皂莢樹開花時,壽數將盡,就應該返鄉北歸了。以後再就沒有寫什麼了。

韋丹平常像寶貝一樣帶著它。自從科舉考中後,一直到江西任觀察使,每次被授一官,日月時間都沒有差錯。洪州刺史廳堂前面,有一株皂莢樹,年深日久了。民間傳說:此樹開花,地主大憂。元和第八年,韋丹在位,有一天早晨皂莢樹忽然開花了,韋丹於是辭去官職,在回家的中途就死了。

當初韋丹遇到元長史,很覺怪異,以後每次經過東路,就到舊居去尋訪,但總也尋訪不到。到胡蘆先生那兒去問,先生說:「那是神龍呀,變化無常,怎麼能找到呢?」韋丹說:「如果是那樣,怎麼能有中橋之禍呢?」胡蘆先生說:「遭遇困難險惡,凡人和聖人,神龍和最小的動物,都是不能避免的,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宋 陳容 《神龍沛雨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河東記.韋丹》

唐江西觀察使韋丹,年近四十,舉五經未得。嘗乘蹇驢,至洛陽中橋。見漁者得一黿,長數尺,置於橋上,呼呻餘喘,須臾將死。群萃觀者,皆欲買而烹之。丹獨憫然,問其直幾何。漁曰:「得二千則鬻之。」是時天正寒,韋衫襖袴,無可當者,乃以所乘劣衛易之。既獲,遂放於水中,徒行而去。時有胡蘆先生,不知何所從來,行止迂怪,占事如神。後數日,韋因問命,胡蘆先生倒屣迎門,欣然謂韋曰:「翹望數日,何來晚也?」韋曰:「此來求謁。」先生曰:「我友人元長史,談君美不容口,誠托求識君子,便可偕行。」韋良久思量,知聞間無此官族。因曰:「先生誤,但為某決窮途。」胡蘆曰:「我焉知?君之福壽,非我所知。元公即吾師也,往當自詳之。」相與策杖至通利坊,靜曲幽巷。見一小門,胡蘆先生即扣之。食頃,而有應門者開門延入。數十步,復入一板門。又十餘步,乃見大門,制度宏麗,擬於公侯之家。復有丫鬟數人,皆及姝美,先出迎客。陳設鮮華,異香滿室。俄而有一老人,須眉皓然,身長七尺,褐裘韋帶,從二青衣而出。自稱曰:「元浚之。」向韋盡禮先拜。韋驚,急趨拜曰:「某貧賤小生,不意丈人過垂采錄,韋未喻。」老人曰:「老夫將死之命,為君所生,恩德如此,豈容酬報?仁者固不以此為心,然受恩者思欲殺身報效耳。」韋乃矍然,知其黿也,然終不顯言之。遂具珍羞,流連竟日。既暮,韋將辭歸,老人即於懷中出一通文字,授韋曰:「知君要問命,故輒於天曹,錄得一生官祿行止所在,聊以為報。凡有無,皆君之命也。所貴先知耳。」又謂胡蘆先生曰:「幸借吾五十千文,以充韋君改一乘,早決西行,是所願也。」韋再拜而去。明日,胡蘆先生載五十緡至逆旅中,賴以救濟。其文書具言,明年五月及第;又某年平判入登科,受咸陽尉;又明年登朝,作某官。如是歷官一十七政,皆有年月日。最後年遷江西觀察使,至御史大夫。到後三年,廳前皂莢樹花開,當有遷改北歸矣。其後遂無所言,韋常寶持之。自五經及第後,至江西觀察使。每授一官,日月無所差異。洪州使廳前,有皂莢樹一株,歲月頗久。其俗相傳,此樹有花,地主大憂。元和八年,韋在位,一旦樹忽生花,韋遂去官,至中路而卒。初韋遇元長史也,頗怪異之。後每過東路,即於舊居尋訪不獲,問於胡蘆先生。先生曰:「彼神龍也,處化無常,安可尋也?」韋曰:「若然者,安有中橋之患?」胡蘆曰:「迍難困厄,凡人之與聖人,神龍之與蠕,皆一時不免也,又何得異焉?」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素娥說:「我不是別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來的。也是要我用言語迷蕩你的心志,要興李唐天下。如今,仁傑是當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見他。我曾經做過你的僕妾,哪敢無情!希望你好好對待狄仁傑,不要萌生別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沒有傳人了。」
  • 利州南門外是個商賈交易的場所。一天早上,有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來到稠密的人群中賣葫蘆苗。嘴裡喊著:「一二年間,甚有用處。每棵苗只結一只葫蘆。籐蔓盤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邊喊一邊用白土在地上畫樣子示人,葫蘆的模樣特別大。
  • 於濤是唐宣宗時宰相於琮的侄兒。於琮南遷,途經平望驛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進了驛館,正準備吃飯時,有一個老叟自門而進,逕直走到廳側小閣子,來到於濤呆的地方。老叟的到來,讓驛站的官吏認為他是跟隨相國而來的,就沒有詢問他;而相國認為他是驛站中的人,也沒有詢問他。
  • ──第一節──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 (shown)醒來後,他只記得書中的一句話:「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
  • (shown)一行的神通令人驚歎,他竟然能準確無誤的知道數百年後的掘墓者姓名......
  • (shown)房考官張某讀不懂周力堂的文章,大怒,就把它放到不能錄取的卷子堆裡......

  • 在中國古代除了像邵雍、黃檗、李淳風、劉基這些大預言家的作品之外,歷朝歷代還有許多預言是以碑銘石刻,或者是童謠民諺的方式流傳的,多數都與興衰禍福、朝代的更替有關。像近日北京就有童謠在傳,「有個胡同叫富強,裡頭住著趙紫陽。甲申末月紫陽落,乙酉初春共產亡。湖濤瘋,江浪狂,死前還在演雙蝗。春有主,不須慌,一院奇花返故鄉。」這裡擇錄一些歷史上的童謠供大家借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