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力抗淋巴癌 堅強「走完80歲人生」 「苗天」:我一直是個「硬漢」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21日訊】與蔡明亮情同父子的銀幕硬漢苗天,前晚六點因淋巴癌病逝榮總,剛在農曆十二月六日度過八十大壽的他走得十分安詳,病榻上他與太太劉玉梅筆談時還曾寫下:「難道我不夠堅強嗎?我一直是個硬漢!」一語道盡苗叔走在人生路上的堅毅性格。

兩個多月前,苗天的太太劉玉梅發現他吃不下東西,人也越來越瘦,在吃心臟藥時甚至連水都喝不下,進了醫院檢查,才知已經是淋巴癌末期,當場聽從醫院建議住進榮總加護病房。

這一個多月來,苗叔已經必須靠插管呼吸,苗太太也在病床邊鼓勵他道:「你要堅強,我要照顧你,路還這麼長,你也要照顧我,你也要堅強。」苗叔雖然不能說話,但他手可以寫,於是寫下:「難道我不夠堅強嗎?我一直是個硬漢!」來安慰太太,讓她不用太擔心。

兒子一句話 硬漢放心走了

「他在住院前其實已經有交代一些事情,之前他也吵著要回家,但他要插管才能呼吸,全身動不了。」苗太太雖然聽起來很悲傷,卻始終忍著不掉下淚來:「昨天晚上兒子對爸爸說:『你放心,我會照顧媽媽』,他就走了,走的時候眼睛是張開的,兒子把他的眼睛闔上,發現眼邊還有淚。」

苗太太說:「我在家接到電話時,全身發軟、發抖,趕到醫院去,摸著他的手,發現他手還是很暖和。因為人過世後的八小時都還聽得到,所以我們就跟他說話,為他念佛經到十二點半,現在兒子女兒也還在醫院燒香。」

視阿亮如子 保佑柏林得獎

在苗叔住院期間,導演蔡明亮也天天到醫院探視,出發參加柏林影展之前還先到醫院告訴苗叔一聲,苗太太也很擔心阿亮:「苗天雖然走了,還是有保佑他得獎。苗天跟他父親同年,我跟他媽媽同年,他自己也跟我大女兒同年,我們就像一家人。我怕他一定很難過,因為他自己的父親過世時他也不在身邊。」

苗太太表示,他們會考慮在榮總舉行隆重、風光的公祭,讓電影、電視圈的朋友能有機會送這位銀幕硬漢一程。

《哽咽說情緣》永別苗叔 阿亮哭了停 停了又哭

蔡明亮在知道親愛的苗叔過世消息時,人正趕著從柏林搭飛機回台北,回憶他與苗叔的這段不凡經歷,阿亮哽咽的說:「一切都是從一個擁抱結緣。」

一九九一年,蔡明亮擔任華視單元劇「秀月的嫁妝」製作人,當時呈半退休狀態的苗天也在裡頭演一個撿破爛的老人,由於大夥兒都把苗叔當偶像,於是就跑去看他。阿亮說,他一看到苗叔,二話不說就去抱他,把硬漢苗天嚇了一跳,阿亮自己也不明白當時的舉動,因為他連自己的父親都沒這麼抱過。苗天事後跟他說:「就是你那一抱,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句話在他拍「河流」的時候果真應驗,原本苗天對要在片中演一名同志十分抗拒,但蔡明亮夥同許多長輩一起說服他,等他答應了,阿亮問他要不要去做功課?苗天豪氣的說:「不用了,你要我怎麼演就怎麼演。」

「我也不知為何有福氣和苗叔拍這些電影!」阿亮說:「『你那邊幾點』就是為了他拍的,當時資方本來不同意出錢拍這部片,但我告訴他們,不拍苗叔等不了了,不拍這部片我也沒辦法拍別的了。」

帶著「天邊一朵雲」來到柏林,蔡明亮其實一直掛念苗叔的病情,但又擔心知道情況會無法工作下去,心情很掙扎。「苗叔一個月前開始插管,當時我們筆談就有寫說可以了,要回家睡覺了,想等他好一點就回家,不要再治療了,我們都知道苗叔的意思。」

柏林頒獎典禮當晚,阿亮其實就有預感,當時大家穿著禮服出門,阿亮忽然心裡一震想道:「怎麼大家都穿黑色的?」隔天早上八點,他一起床心裡忽然一陣悲傷,其實苗叔已經過世,但劉玉梅等人卻故意不通知他們,怕干擾大家情緒。阿亮後來知道消息後哭了又停,停了又哭,雖然難過,他還是替苗叔祝福:「苗叔早點走也好,不然也很辛苦,這樣走了也很圓滿了。」

《欷歔憶苗叔》陳昭榮:很俠客 楊貴媚:偉大影人風度

金馬影后楊貴媚與台灣一哥陳昭榮,過去因為演出蔡明亮的電影都曾和苗天合作,兩人知道苗叔過世的消息後都十分震驚,不勝欷歔。

「我是看報紙才知道苗叔生病的消息。」陳昭榮回憶道,苗叔人很好:「他話不多,不囉唆,很尊重藝術,但該講的就會講,很俠客,就像西方克林伊斯威特一樣,是個硬漢。」

金馬影后楊貴媚與資深影人苗天有數度合作機緣,昨日獲悉苗天過世消息,語帶哽咽地道:「唉,影壇失去一雙溫暖的手…我想阿亮應該很難過吧,他一直把他當爸爸一樣看待。」

楊貴媚表示,雖然和苗天無直接對戲,從前看苗天的電影就覺得他很偉大,私下對待她也有如老師、父親,讓貴媚深刻地感受一位偉大影人的風度。

兩人較有互動的合作,是到蔡明亮拍攝以父子亂倫為題材的「河流」開始。楊貴媚表示,由於當年該片引起極大爭議,新聞局還請一群資深影人討論該片,從影年資比較短的楊貴媚也名列資深影人其中,和苗叔一起到會場後,發現老一輩的影人全把砲火指向苗天,認為他怎可以拍這種傷風敗俗的電影。

在會場中,苗天並無多加反駁,聽取大家的意見,最後與貴媚走出會場時,拍拍她肩膀說:「沒關係,做自己該做的事就好。」

之後,每回苗天和貴媚見面時,都會一再鼓勵她做得很好,要加油。楊貴媚說到此處忍不住流淚,「我感覺苗叔站在演員工作角度上,都和每個年代的重要導演合作到,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戲說硬漢》龍門客棧造反 驚動武林

一直在銀幕上予人嚴肅沈默印象的苗天,本名苗延林,一九二五年生於江蘇銅山。銅山縣師範學院畢業後曾當過小學老師,十八歲那年響應政府「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加入青年軍後開始接觸舞台劇。

一九四九年,苗天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一九五五年考入中影製片廠成為基本演員,首部作品為「萬里長風」,不過他直到六七年演出胡金銓的「龍門客棧」才走紅,成為重要的武俠片反派演員,在「俠女」、「大漠英雄傳」和宋存壽的「鐵娘子」等片都有吃重演出,被塑造為最有型的性格演員。整個七○年代港台武俠片全盛時期,苗天跨港台兩地,參加的作品多達百餘部。後來他更轉投入華視與台視成為基本演員。

八○年代,苗天曾短暫進入邵氏片廠,與李翰祥導演合作,演出「傾國傾城」及「瀛台泣血」的李蓮英一角,為其演藝生涯之高峰。一九八七年苗天宣佈退休,其後港台導演一再邀他復出都被拒絕。有趣的是,由於苗天精研相術,他還曾在「電視週刊」等雜誌撰寫命相專欄。

九○年代,苗天結識了導演蔡明亮,一見如故,於是答應復出演出蔡明亮執導的電視劇「秀月的嫁妝」與隔年的電影「青少年哪吒」,九七年他突破個人心防在「河流」裡飾演一名同志,更讓他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並拿下新加坡國際影展影帝獎座,演藝事業至此步入另一個境界。

雖然身體狀況不佳,但苗天仍持續在蔡明亮的「洞」、「你那邊幾點」與「不散」等片演出,同時也在李康生的導演處女作「不見」裡飾演一位消失的祖父。蔡明亮在提到「你那邊幾點」時曾這麼形容苗天:「沒有人可取代苗天演這個父親。嚴肅、沉默,眼神懾人,菸不離手。像一座山,遠看寂寞,走進去就迷路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2-21 8: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