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勇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文字版 訂閱 簡體 繁體 2014.12.23
首頁 台灣版 香港版 評論 大陸 北美 港澳 台灣 國際 財經 科技 娛樂 體育

副刊 文化 旅遊 生活 飲食 醫療 教育 連載 文學 藝術 圖片 音像 移民

社區 資料 專題 網聞 論壇 賀卡 動態 天氣 廣告 突破封鎖 投稿 關於我們
大紀元評論區主頁環球好評專欄文集紀元特稿紀元社論時政評論財經評論外電評論以史為鑒新穎視角九評三退一吐為快文化學術自由廣場爭鳴商榷文藝娛樂編讀往來感悟隨筆諷刺幽默


盧勇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作者﹕盧勇祥


【大紀元2月27日訊】「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是唐代詩人杜甫描繪專制統治下社會貧富巨大差距的千古絕句。令人感慨的是,這些詩句至今仍然有著深刻的現實意義。的確,時代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由於中國的專制制度沒有徹底改變,因而,幾千年延襲下來的巨大貧富差距也絲毫沒有改變。杜甫所描述的現象不僅沒有消除,反而更加嚴重和普遍了。《貴陽晚報》2005年1月29日第10版的一篇以《最富人群人均收入24萬》為大標題、以《收入差距可能成為社會問題》為小標題的文章報導說:「據《新京報》報導,在27日的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國家發改委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楊宜勇介紹,目前國內佔人口百分之一的富人人均年收入24萬元,中等人群收入8萬至16萬元。楊宜勇認為,2010年以前,中國的收入差距將會繼續放大,中等收入人群繼續縮小,有可能演化成社會問題。」

楊宜勇的上述介紹打了很大的折扣。實際上,中國的很多貪官汙吏和八旗子弟日進斗金、家富敵國,其生活驕奢淫逸、揮霍無度,達到了令人觸目驚心的地步。黨控電視和報刊偶爾披露的某些中上層政要、因貪汙和侵吞數以億計的民脂民膏被判刑的報導就足以證實這一點。但是,即使採用楊宜勇打了折扣的情況,也讓人們感覺到,中國貧富之間的巨大差距已經令人非常驚愕和憤慨了。

以今年的春節年飯為例吧。一餐花費1、2萬元在官場並不是個別現象,有些豪門竟開出了一餐10萬元以上的天價。能夠這樣過年的富豪,年收入怎麼只有24萬元呢?反過來看看平民百姓的生活狀況。一個失業人員或下崗工人領到的最低生活費每月是150元,1年也就是800元。不用計算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個貪官汙吏或八旗子弟吃一頓年飯就足夠平民百姓10年的生活費用了。貧困山區的貴陽市尚且如此,京都的政要和富豪如何揮霍奢侈就可想而知了,只怕一餐年飯就足夠一個平民生活一輩子了。據我所知,現在的平民百姓最怕過年,因為過年期間的物價上漲,會使他們的生活更加艱難、更加悽慘。要知道,他們大都是喝著清湯、含著眼淚、咬著牙關熬過春節的。

上面說的平民百姓,是指有幸拿到政府發放的最低生活費的人群。社會上還有許多人是連最低生活費都拿不到的。比如,大量虧損企業的職工,名譽上企業每個月的工資冊上都有他們的名字,實際上他們多年來從未領到過1分錢的工資。這些職工的處境比那些失業人員更加悲慘。據我所知,這些人中有的成年累月在菜場上撿別人丟掉的菜葉子度日,有的女人為了讓父母能生存下去不得不向闊佬出賣自己的肉體,有的為生活所迫跳樓自殺,有的眼睜睜看著兒女生病而無錢治療
被急得神精失常,有的兒童因父母無力撫養他們而離家出走流落街頭,甚至有的一家3口活活餓死在家中無人知曉以至屍體腐爛才被人發覺。對於這些人來說,過年如同過鬼門關。而活著不過是在人間獄倍受煎熬。因為他們除了在單位上班之外,別無其他謀生技能,專制制度已經把他們馴化成了只會做工、而不會思考的奴隸。他們失業了,需要工作,需要找錢維持生計,但是,社會既不給他們提供必要的就業培訓,又不給他們提供就業機會,於是,他們便成了專制制度的犧牲品,成了社會的悲劇演員。

更有甚者,農村的無地農民,他們到城市來謀生是因為農村已無他們的生存餘地。到了城市又怎麼樣呢?有工打的時候尚且可以勉強過活;沒有工打的時候就變成沿街討飯的乞丐。寒冬臘月,乞丐被凍死街頭的現象不是絕無僅有,而是屢見不鮮。我們居住的樓房後面還有這麼一群人,她們全都是農村來的婦女,大的有60多歲,小的只有5、6歲,甚至還有正在吃奶的嬰兒哩!她們以撿垃圾為生,長年在樓房的垃圾道裡鑽來鑽去,餓了就在垃圾裡尋找可食之物充飢,睏了就睡在樓梯下面,天熱時赤身裸體,天冷時就擠成一團。她們之中的體弱者或病患者常常因飢寒交迫而暴死街頭。今年春節,她們因買不起車票大都沒有回家鄉,依然曲卷在那既不能遮風、又不能避雨的樓梯下。由於今年的冬天特別寒冷,加上有病的原故,一個不滿3歲的小女孩大年初一的早晨悄然離開了入世。她的母親和母親的同伴們默地流了幾個小時的眼淚後,用撿來的破衣服將小屍體包裹好後扔進了垃圾車。包裹小屍體時我正好在場。我看見小女孩那雙沒有完全閉合的眼睛似乎在問:為什麼當官的孩子能住大洋樓、坐豪華小轎車,能穿金戴銀、吃山珍海味,而我卻只能在這凜烈的寒風中淒然死去?我當時流淚了。圍觀的人群中大部分人流淚了。其中還有幾個30多歲的中年男子。他們又是流淚、又是搖頭,其悲切之態的確使在場的許多人深深感嘆。不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嗎?可見他們已經非常傷心了。

活生生的事實讓人們更加清楚地認識到:專制制度不僅是滋生暴力和腐敗的溫床、還是製造巨大貧富差距的根源。不消滅專制制度,平民百姓的生命就豬狗不如;不消滅專制制度,「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的現象就會繼續存在下去。在專制統治的國家中,政府一切「人權已得到切實保障」的言論,如同拿著刀子強姦婦女時、還要對被強暴的對象大聲說「我非常愛你!」那樣令人毛骨悚然和噁心嘔吐。因此,中國人要想像過著人一樣生活、要想擁有最基本的生存權利和自由,別無選擇,只有同心協力創建民主制度!(2005年2月20日於貴陽)


--轉載自《民主論壇》網站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2/27/2005 8:01:51 P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 盧勇祥:雙重槍口下的伊拉克大選 (2005年2月18日)
  • 為了張林等良心國民的自由 (2005年2月11日)
  • 盧勇祥:楊天水——我們為你歡呼 (2005年1月26日)
  • 貴州民間悼念紫陽人士一度失蹤之謎 (2005年1月24日)
  • 中共開始抓捕民間悼念趙紫陽人士 (2005年1月23日)
  • 盧勇祥:議員學校 (2005年1月14日)

    相關專題

  • 社會萬象



  • © 2000-2008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