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氣」姜文:《陽光燦爛的日子》拍早了

姜文(AFP)
更新: 2005-02-03 00:13:07 AM   標籤:tags: 姜文

【大紀元2月3日訊】(中華網2月3日報道)無論是做演員還是當導演,姜文都算得上是國內大腕級的人物。一年半以來,在媒體的報道裡幾乎看不到關於對他的採訪,用他的話說:「我拒絕任何媒體的採訪。」不過,這個僵局在近日終於被打破了。因為多年的好友顧長衛執導的處女作《孔雀》需要他的一些觀後意見,在與姜文極熟悉的朋友牽線下,記者才有幸來到姜文設在太廟裡的工作室內,對這位國內演藝圈裡的大哥大進行了獨家專訪。

  事後,雖然那位朋友告訴我,這是姜文有史以來對記者最好的採訪態度,但記者的提問還是被打斷過五次,被指說錯了兩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他那常人難有的「霸氣」。

  顧長衛在立一個標準

  對於顧長衛執導的處女作《孔雀》,姜文說他看過兩次。「我跟他的關係太熟了,從《陽光燦爛的日子》到《鬼子來了》。我導片子,長衛就是我的保險。我很欣賞這人的才華,話雖不多,但一旦說出來,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他不是老好人那種類型,很有原則性。在《孔雀》這部片子裡,長衛的才華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你覺得顧導通過這部片子想反映什麼主題?」記者問。「我覺著這不是應該我回答的問題,你覺得呢?」姜文反問記者,「拿主題說事,那是評論家的事。單極的標準對藝術是有害的,做人也不是一個標準。中國現在有很多影片拿出來是散的,攝影、導演、演員好像是用連環畫粘在一起。而《孔雀》拍得是渾然一體,這樣的境界很高,也很難做到。」

  《陽光燦爛的日子》拍早了

  有人喜歡把電影分成主流和非主流,在姜文看來,電影從來就沒有什麼主流。他認為,所謂的主流都是人為框定的。「當年,我拍完《陽光燦爛的日子》,跟二勇背著拷貝全國各地地跑,最後票房達到了5000萬,那時候可了不起。如果用張偉平的這套來宣傳《陽光》,那就炸了,看來咱還是拍早了點。」姜文開玩笑地說。

  4月開拍《天涯明月刀》

  作為演員的姜文,近年來叫得響的角色屈指可數,去年與趙薇合作的《天地英雄》和《綠茶》兩部影片都遭遇了票房的滑鐵盧,現在觀眾更傾向於認可一個作為導演的姜文。但實際上,從 1994年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到《鬼子來了》再到如今,11年來姜文一共才拍了兩部影片,作為導演可謂超低產量,可見其人的耐心與堅持。雖然他在採訪中一再表示,不回答關於他個人的任何問題。不過,記者在他的工作室中看到他今年的工作重點。今天4月份,姜文馬上就要拍一部名叫《天涯明月刀》的作品,主要演員仍在挑選中。記者一看這片名,以為姜文要放下尊貴的身駕,也學張藝謀去趕如今電影市場上的「武俠片熱潮」,拍一部改編自古龍的著名作品《天涯明月刀》。旁邊有知情人告訴記者,這部要拍的新片跟古龍的那本書毫無關聯,頂多名字相同而已,姜文對武俠片沒有一點興趣,他也許會去拍一部帶動作的影片,比如像《教父》這種。

  別把我變成「傻X言語」

  記者先前就聽說姜文是很難採訪的一個人,他要麼打斷你的提問,要麼反問你,記者算是全領略到了,以致後來記者一度不知道如何說話才好。

  記者:你覺得《孔雀》是一部成功的作品嗎?

  姜文:這還用著我說嗎?放在這呢。

  記者:從你口中說出來,更有說服力!

  姜文(很不高興地說):請你不要把我變成一「傻X言語」來說話,好嗎?你這個習慣不太好。現在什麼狗屁事都用「成功」來形容,蒙事的都敢叫成功,我如果用這兩俗字來形容長衛的電影,那不是把它和那些傻電影放一起了嗎?長衛是有耐心的,而現在有多少導演對自己的活有耐心?我不願意用「敬業」這兩字,這都快被用爛了,現在連「雞」都敢說敬業了。如果中國現在的導演都對自己的作品有耐心,有感情地去拍,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記者:你覺得這幾年,顧導有一些什麼變化嗎?

  姜文:變化不是一個衡量事業的標準,一個導演總是求變,多少有點欺世盜名的味道,我並不期待一個人一會是少婦,一會又變成老太婆,一會是「雞」,一會是白領,這不可能呀。你看人家希區柯克、費裡尼、黑澤明一輩子都做什麼了,關鍵在一條路上能走得深。你想葛優要變成張豐毅,那能成什麼樣。這個世界從來就不缺乏吹牛的,作為藝術家,他要誠實。(特派記者韓紅林)

  記者手記:在姜文工作室裡打鼾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採訪姜文被同行視為難度係數極高的一件事,更何況一年半來,都沒有同行獲得過這樣的採訪機會。這讓記者去採訪前,心裡難免有點忐忑不安。下午一點半,記者和一位朋友被送到了姜文工作室。很令記者意外的是,姜文工作室不在繁華的鬧市,不在現代的高樓大廈,偏偏安在了一片沉寂的太廟裡,而這裡在明清兩代曾是皇家祭祀先祖的所在。

  姜文工作室的周圍都是些歷經了幾百年滄桑的松柏,立在其下不禁讓人油然而升思古之情。在工作室的門前有一塊直徑近一米的宮殿石柱礎,它也許見證了明清五六百年變遷的歷史。工作室的房子略微有點陳舊,空間不大,兩室一廳一廚一衛,客廳的一面牆放了書架,藏書不多,種類也略顯單一,主要是毛澤東選集、戲劇專著和歷史一類的書。紅色皮面的多種「文革」時期毛澤東語錄也被放在書架的顯要位置。書架的中間還有一張大幅的毛主席晚年的照片。據說,這是毛主席晚年回家鄉湖南韶山留下的,外界看過的人不多。另外還有一幅姜文臉部特寫的漫畫也很醒目。

  記者稍微瀏覽整個工作室後,開始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待姜文的到來。時間一分分地過去了,他依然不見蹤影。記者在百無聊賴之下打起了瞌睡,一時間客廳裡便響起了記者的鼾聲。大約4點半左右,在記者已等了有近三個小時的時候,主角姜文終於推開了工作室的門……

  (南京晨報)(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專題 明星風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