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欄】茉莉:李敖——台灣民主的禍害

茉莉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5日訊】正在海內外沉痛悼念趙紫陽的時候,新任台灣“立法委員”李敖在那邊廂瘋瘋癲癲地叫嚷,說要在他的逞究室里“挂滿美女圖”以調劑心情。這個為六四大屠殺辯護的流氓文人,大陸劊子手的台灣幫腔和幫閑,此時,更令我們感到厭惡透頂。

厭惡之余,不免要問:這樣一個喪失基本人性良知的人,怎么會被台灣人選上“立法委員”,堂而皇之地入駐立法院?

在民主程度較高的北歐國家,一個人只要在關于人類屠殺的問題上,發表支持劊子手的言論,他的政治生命就完蛋了。前不久,瑞典左派党(其前身是瑞典共產党)的党魁,僅僅說了他仍然是“共產党人”這樣一句話,就不得不面對一場鋪天蓋地的社會大批判,本党党員紛紛站出來和他划清界限。由于擔心這位党魁的言論影響缺少歷史知識的年輕人,瑞典人重新公布了大量共產党國家侵犯人權的證据,以清算共產主義的罪惡。

然而,台灣的李敖,不但不因為他的那些贊揚暴力的納粹式言論而受到懲罰,相反,還出人意外地被選為議員。這种奇怪的現象說明:台灣的一些選民缺乏基本的人文素質,比較庸俗淺薄。比較起北歐國家,台灣的民主還不很成熟。

是什么樣的選民支持這樣一個文痞流氓呢?由于李敖持一种大中國主義的立場,并恬不知恥地諂媚中共強權,因此,投票給他的人既不可能是堅定的“獨派”,也不可能是正經的“統派”,而很可能是比較中間的選民,以及一些不夠理性的“深藍”選民。但是,為什么這些選民會對李敖這种人有興趣?

按照李敖好友陳文茜的說法,李敖是一個“不說謊話的人”,是“誠實勇敢”的人。因此我們可以推測,被人視為“講真話的人”,大概是李敖吸引一部分選票的魅力所在。“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古往今來,面對執政者直言不諱的人,都是深受人民敬佩的。在國民党威權統治下勇敢抗爭的李敖,确實曾給人留下敢言的印象。

但是,在台灣有了政治自由的今天,盡管對權力發言仍然是民主社會的必需,但李敖的個人角色卻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除了媚共的反動政治立場之外,他還不斷地罵人炫耀,從一個勇士變成媚俗政治的一個象征,給正在走向成熟和理性的台灣民主造成危害。為什么同樣一個李敖,在威權時代被人視為英雄,卻在民主時代卻被筆者視為禍害呢?

這是因為,在威權時代,一個人在權勢者的高壓之下,竭力說出自己要說的話,不管正确与否,都有爭取言論自由的意義;到了民主時代,人們已經享有了言論自由,“坦率敢言”這种品質,就必須配之以知識、教養和良好的道德。否則,一味口無遮攔、言不及義,這种“敢言”雖然也是基本人權之一,但它的負面意義就在此彰顯出來了。

法國哲學家福柯在探討民主制度和說真話二者之間的關系時,就曾指出:“某些特定的人對民主制度頗具危害性。”他列舉的這种人的特征,李敖全都符合,例如,“嘴如泉涌,傲慢,厚顏無恥,虛張聲勢”。在表面上看來,這种人好像是“說真話的人”,但實際上是偽劣冒牌貨。缺乏道德和理性的他們,發出的只是毫無節制的噪音。

在福柯看來,這种聒噪者的危害之大,甚至有導致民主制度毀滅的可能。因為,當整個社會都听從這些無知、厚顏、非理性卻大張旗鼓的“噪音”時,群体的社會生活便會陷入絕境。由于李敖善于賣弄學問、自吹自擂,嘩眾取寵,不少文化程度較低的台灣人很容易被他唬住,他們因此喪失了自己的判斷力,不知不覺地跟隨李敖,麻木了自己的良知——少有台灣人對李敖惡毒的六四言論提出抗議,即是一例。

從李敖在當選議員前后的一系列滑稽表演,便可看出,他存心把嚴肅的立法机构,變成一個雜耍打鬧的場所。早在李敖當選之前,陳文茜便表示,她之所以陪同好友李敖登記參選“立委”,是因為台灣處在非常時期,需要“上道的大流氓”才能制衡,而李敖是“更會講臟話、耍流氓的人”。

而李敖本人則坦承:“這一次選舉的情況對我說起來算是游戲人間,廢物利用的一個試驗。”在2月1日台灣立法院的新任立法委員就職宣誓儀式上,李敖拒絕向孫中山國父遺像宣誓,而是戴著墨鏡,自戀式的對著自己的相片宣誓就職,一時又制造了轟動媒体的搞笑新聞。既無為社會服務的理想,也無問政能力和經驗,李敖將成為干扰立法院工作的一個活寶。

這樣無厘頭的搞笑搞多了,就會對台灣民主构成很大的威脅:真正有价值的言論,很可能被李敖一類似是而非的聒噪所掩蓋,以致失去它應有的影響力;真正正直而有才華的人才,有可能被李敖一類呼風喚雨的人所排擠,以致喪失他們的位置。在當今台灣政壇,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已經是一种現實存在了。

正在走向深化的台灣民主需要保衛,要避免李敖一類的厚顏聒噪者的危害,台灣選民需要提高集体的人文素質,需要足夠的智慧,分清李敖的詭辯和真知灼見之間的區別。曾經有人說:“有什么樣的人民,就有什么樣的政府。”同樣,有了高素質的選民,李敖這樣的墮落狂妄之徒,才沒有他在立法院耍流氓的机會。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

評論
2005-02-05 6: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