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中國的良心」劉賓雁塑像

--- 記劉賓雁八十華誕慶祝活動

劉賓雁為紀念銅像揭幕(大紀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日訊】(大紀元記者衛泳新澤西報導)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是漂流海外多年、被譽為「中國的良心」的著名作家劉賓雁先生的八十華誕暨文學耕耘六十周年的紀念。2月27日(星期日) ﹐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舉行了一場氣氛熱烈的祝賀劉賓雁八十華誕的餐會。鑒於目前正身患重病的劉賓雁先生對中國當代文學和社會改革作出的傑出貢獻,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南美各地的一百多位流亡作家和朋友相聚一堂﹐為劉賓雁的八十華誕奉獻了三件意義非凡的生日禮物﹕一本由馬悅然作序,劉再復、高行健、鄭義、廖亦武、楊煉、張倫、孔捷生、郭羅基、于浩成等海內外作家撰文的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一個專門介紹劉賓雁生平和作品的網站﹔一座由海內外各界人士捐款、由中國旅美雕塑家譚寧精心製作的劉賓雁半身銅像。

此次為劉賓雁先生八十華誕的慶祝活動是由知名作家鄭義最先發起的﹐隨後得到了一大批海內外作家以及流亡人士的積極響應。慶祝活動的協調人之一、主持人之一的作家蘇煒在開場白是這樣介紹慶祝餐會的﹕“這次餐會主要是向劉賓雁這樣一位前輩致敬的餐會。另外也是我們這樣一大群遠離故鄉的人在今天這樣一個日子重新確認精神家園、重新確立自己精神價值的一個機會。這不是一個政治的會﹐而是一個文學和朋友的聚會。”

鄭義先生在餐會上介紹了為劉賓雁祝壽的起因。他說﹐文學界有向老作家祝壽的習慣。他們為賓雁先生準備三個禮物﹐每一件禮品都寄託了很多人的情感。

一尊依附強權的文人難以企及的銅像

慶祝餐會的高潮是為劉賓雁銅像的揭幕儀式。劉賓雁本人以及鄭義、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自由亞洲電臺副總裁邵得廉(Dan Southerland) 共同為銅像揭幕。

鄭義在介紹銅像製作時說﹐在短暫的時間內﹐僅通過私下口口相傳﹐參加捐款的人就達76位之多。雖然在中國現代文學館還列着其它13座銅像﹐但這座銅像不同尋常。幾年以後﹐它必將回到祖國。回到劉賓雁先生眷戀的人民中間。即使沒有這座銅像﹐賓雁先生不畏強權﹐追求真理的精神也絲毫不受損。蘇煒介紹了製作劉賓雁銅像的曲折而最終圓滿的經歷。陳奎德先生宣讀了所有76位捐款人的名單﹐所有捐款人的名字都被刻在了銅像的背後。

劉賓雁的作品《第二种忠誠》的主人公陳世忠也托人帶來了劉賓雁的賀信﹕“你當年的那部傑作所引起的軒然大波﹐是你我所始料不及的。時至今日﹐你依然不受中國當權者的歡迎。...我能成為你筆下的一個主人翁﹐是我畢生的榮幸。而唯一能告慰于你的﹐是我也沒有改變初衷﹐我還是那個陳世忠﹐雖然歷盡艱辛﹐幾度妻離子散﹐鬥志依然昂揚﹐決心不減當年﹐以天下事為繼任的目標依舊。你坦坦蕩蕩﹐光明磊落﹐嫉惡如仇﹐不屈不撓﹐是一個足以讓中國的現代和未來引以為榮的大寫的‘人’。我為有你這樣一位良師益友和親密兄長而終生感到自豪。...中國只有一個劉賓雁﹐而他們居然還嫌多﹐諾大的中國居然還容不下你﹐可見他們對你是怕得要死﹐恨得要命。而這恰恰是你的光榮和驕傲所在。”

自由亞洲電臺中文部主管現場播放了一段來自中國浙江省的一位聽眾打來的電話錄音﹐向劉賓雁祝壽。表明雖然劉賓雁被中共當局迫害流亡17年﹐但在中國大陸仍然有不少人在關心他。這位中文部主管表示﹐在包括自由亞洲電臺在內的記者中﹐劉賓雁代表的是講真話的勇氣﹐而對廣大老百姓來說﹐劉賓雁代表的是正直和正義感。


劉賓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副總裁邵得廉的禮物(大紀元)
劉賓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副總裁邵得廉的禮物(大紀元)

主持人北明代讀了兩位不知名的在美人士給劉賓雁的賀信﹕“您不認識我們﹐我們卻認識您。30多年前﹐我們讀到了您的《在橋樑工地上》﹐大學期間﹐讀到了您的《人妖之間》、《第二種忠誠》﹐以後又追隨着您的文章。我們是學理科的﹐沒有很高的文學修養。但我們知道﹐您所追求和嚮往的一個自由、民主的公民社會在中國的實現也是我們的追求。在共產黨的血腥教育下﹐我們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響﹐無論從思維方式和舉止言行。是89年六四民運﹐徹底撕碎了共產黨統治的帷幕﹐也徹底粉碎了我們學生歸國的夢想。以不歸的選擇與這樣一個殘暴的統治集團決裂。這些年我們經歷了許多物質上的痛苦和艱難﹐但身心是自由的。...和您一樣﹐我們深愛着那片生育過我們的土地﹐常常為了她所經歷的災難而夜不能寐。每日每時期盼着我們的祖國擺脫共產黨的統治﹐中國的老百姓過上平和安寧的日子﹐並願意為此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劉賓雁在致答謝詞說﹕“一個人真正為人民做點事﹐出點力﹐得到的報償沒想到會那麼大。實在是不敢當。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一個榮耀和褒獎降落到我身上。文化界首先應該被立像的是胡風。雖然已經給老先生平反﹐但中國文學界根本就沒有接受胡風老先生的偉大思想﹐我為他感到悲哀。第二位應該享受這種榮耀的是鄧拓先生。我相信﹐中國將來會有一天﹐胡風和鄧拓先生會有不止一個塑像會被樹立起來。至於我﹐不是把它看成是劉賓雁﹐我把它看成是大家的希望。它是中國文化界現在所謂的‘精英’表演的一面鏡子﹐讓他們看一看﹐中國不會永遠這樣沉淪下去。”


劉賓雁致答謝詞(大紀元)
劉賓雁致答謝詞(大紀元)

精神自由的「不死的流亡者」

慶祝活動的另一項重頭戲是《不死的流亡者》散文集新書的首發式。散文集的四位編輯鄭義、蘇煒、萬之和黃河清向劉賓雁夫婦現場贈送了新書。來自瑞典的萬之向在場的嘉賓介紹了此書的編輯出版經過。


《不死的流亡者》新書首發式(左起﹕鄭義、蘇煒、北明、黃河清和萬之)(大紀元)
《不死的流亡者》新書首發式(左起﹕鄭義、蘇煒、北明、黃河清和萬之)(大紀元)

幾位編輯在《不死的流亡者》編後記中說﹐本書“主旨可一言蔽之——流亡。無論是地理與政治上的被迫流亡,還是文字與精神上的自我放逐,古今中外,大抵是作家詩人之宿命。一個古老而新的主題。上世紀中葉大陸易幟,山河變色,曾有一次大流亡。八九民運失敗,又是一次大流亡。”“鑑於劉賓雁在當代文學史、新聞史和一般政治社會史中的特殊地位,及他以八十高齡和重病之身坦然承受流亡之苦而決不向權勢低頭的風骨”“老流亡者將得到一個獨一無二的生日禮物,散文集則獲得了一個永恆的主題。因此,我們滿懷敬意地在本書扉頁上寫上了這樣一句獻辭﹕「謹以本書獻給八十高齡的流亡作家劉賓雁。」”

編後記還說﹐將這本書還獻給已辭世的王若望、趙品潞、金堯如﹔以及在艱難流亡生涯中堅守晚節的司馬璐、巫寧坤、李洪林、蘇紹智、于浩成、趙復三等。編後記稱他們都是「不死的流亡者」﹐在中華民族最黑暗最沉淪的長夜裡,他們點燃自己高舉的手臂,燭照自由之路。這種被一個墮落時代所刻意輕蔑的堅守,必將彪炳史冊、流芳百世﹗

本書作者中,彙集了許多傑出作家以及流亡人士的真情寫照﹐其中有年輕的余杰和年齡最高的前輩于浩成﹔有仲維光的萬言長文,既表達了對賓雁先生的敬重之心,同時也坦率地表達了與浩成、賓雁先生的不同見解。還有幾篇作者本人具有傳奇色彩,如張郎郎的《迷人的流亡》、鄭義的《紅刨子》、廖亦武的《醉鬼在流亡》、張伯笠的《流亡者的獨白》。此外,《想像回家》(萬之)、《絮與根》(孔捷生)、《走回南小街》(馬建)、《愛中國的一群》(蘇煒)、《尼瑪次仁的淚》(唯色)、《舊影》(一平)、《瑣憶》(黃河清)、《流亡的短章》(張倫)皆文字優美,情真意切。北明的《風的色彩》頗具特色,有力地顛覆了關於流亡的某些陳見。劉再復、高行健、楊煉幾位詩文大家,對流亡及其文學現象早有深入研究,此次亦惠賜大作。著名漢學家馬悅然先生為此書撰寫了序言。

盛雪、北明以及作家張辛明、嚴亭亭、張讓還在現場朗讀了自己發表在《不死的流亡者》中的散文和劉賓雁的作品選段。


劉賓雁為《不死的流亡者》新書讀者簽名(大紀元)
劉賓雁為《不死的流亡者》新書讀者簽名(大紀元)

溫馨的流亡者聚會

這是一次為「中國的良心」劉賓雁祝壽的慶祝會﹐也是一次老中青被迫流亡者的溫馨而友好的大聚會﹐這可能主要得益于劉賓雁的人格感召力。

普林斯頓大學弦樂四重奏小組給餐會現場演奏了抒發眷戀祖國情感的斯美塔那交響組曲《我的祖國》、滿懷悠遠鄉愁的得沃夏克《新世界交響曲》第二樂章等。最後大家同唱《我的家在松花江上》﹐此歌不僅獻給生于東北的劉賓雁﹐更讓不少在場人士動容﹐一些流亡人士甚至潸然淚下。

劉賓雁在最後的致詞中感言說﹐他在1949年以後真正為中國人做事的時間不超過九年﹐就是1956年到1957年﹐然後是1979年到1987年1月。說起來可憐﹐但他自認為在中國還算是幸運的﹐因為他沒有被整死﹐精神沒有崩潰﹐身體沒有垮掉﹐沒有家破人亡﹐這在右派中絕對算是幸運的。他還認為中國的作家和文藝工作者普遍不敢講真話﹐他為他們不能反映人民的真實情況而表示痛心。

國際筆會秘書長Joanne Ackerman、中文獨立作家筆會副會長蔡楚代表會長劉曉波向劉賓雁致賀詞。一些未能到場參加餐會的著名人士余英時、黎安友、巫寧坤、方勵之、劉再復、高爾泰、王德威等寄來了賀詞。

整個聚會熱烈而溫馨﹐還充滿了對光明前程的展望。正象王軍濤在致詞中相約﹕20年後在北京現代文學館他的彫像下為賓雁先生過百歲生日。


 劉賓雁與部份嘉賓合影 (左起﹕劉賓雁夫人朱洪、王渝、劉賓雁、胡平、徐文立)(大紀元)
劉賓雁與部份嘉賓合影 (左起﹕劉賓雁夫人朱洪、王渝、劉賓雁、胡平、徐文立)(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3-01 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