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水木清華BBS遭當局嚴控 學子抗爭

(照片来自一位清华校内的朋友)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韓宇菲綜合報導)去年9月中旬,北京大學的一塌糊塗BBS因爲敢講點兒真話被當局強行關閉,留下中國學子的無奈和悲嘆,多名法學教授和學子的呼籲被置若罔聞。隨著對自由呼聲的日漸高漲,隨著國内正義之士逐漸站出來講真話,隨著九評共產黨的深入中國大陸民衆,中共當局表現的越來越誠惶誠恐,同時更映襯出其内心的虛弱。

3月16日,在青年學子中享有盛譽的另一個網站—清華水木BBS被關閉,當局對自由演論得恐懼引起清華學子的強烈不滿。3月18日中午12:30分起,在清華校園大草坪那著名的「行勝於言」校訓日晷前清華學子自發集會,抗議清華水木BBS被關。

清華水木BBS一直以來被青年學子當成自己的傢,他們心目中圣洁的淨土。在這裡他們結識了一批批富于創新思維的互聯网精英,更認識了一大批沒有謀面但在線上親熱得你死我活的朋友。

有人把清華水木BBS對他們的成長所起的作用看得使如此重要,甚至他們的老師和父母都無法比擬。但是在當局的恐懼和強權之下,清華水木BBS被活活地纏上裹尸布,成爲一個行尸走肉般的普通公告板。

一位清華校内的學子透露,當初HT(估計是一塌糊塗網站)倒掉的時候,SM(清華水木BBS)上面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聲音。HT倒掉之後讓許多原本的妄人開始進入水木,以至於後來水木上有人因此而懷念HT,但水木的風格在那裏,這種人倒也呆不住。

但是它還是對水木被封備感震驚,因爲自2000年以來,它就在校方的管理之下,版主大多管理非常嚴曆,那些話題本來就少,版主或站務總是見到就刪。基本上就是技術類/學術類/情感生活類/社會資訊類的東西,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事實證明,這樣的東西也不能存在。也就是說,閑呆著吃吃飯聊聊天也是不行的,你沒有不說話的自由。

他感嘆到:所有的人是一個整體,別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問喪鐘是爲誰而鳴——它就是爲你而鳴。


從即日起,BBS水木清華站由開放型轉為校內型,限制校外IP訪問。(大紀元)
從即日起,BBS水木清華站由開放型轉為校內型,限制校外IP訪問。(大紀元)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清華學子自發集會 紀念水木清華站(清華學子提供)

附件1:

發信人: henrry (生命的漂泊~~你知道生命的意義么?)
標 題: 我淚長流:沉痛悼念清華水木BBS(轉載)

永遠記住這個日子:2005年3月16日星期三。在這一天的下午,在中國,乃至世界青年華人群體中享有盛譽的清華水木BBS(202.112.58.200/www.smth.org)死去了:在一小撮人的強令下,清華水木BBS被活活地纏上裹尸布,在眾多互聯网公民,尤其是廣大青年网民的睽睽眾目之下,揉捏成一個只對校內開放,而且必須是實名制的行尸走肉似的普通公告板。這個同時有2万多人在線的富于文化价值、富于技術价值、富于交流溝通价值、富于中國教育形象价值、富于中國互聯网事業招牌形象价值,同時也富于商業价值的,中國最著名、歷史最悠久的网站之一被敢于逆歷史潮流的一小撮人給毀掉了!

我淚長流啊!在這個陷阱遍地,內容低俗、污水橫流、人心叵測的互聯网環境里, 清華水木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圣洁的淨土。我1995年的第一次上网,就是從水木清華BBS開始的, 也認識了以Ace, Ming, Alex等中國第一批富于創新思維的互聯网精英,更認識了一大批也許今生不會謀面但在線上親熱得你死我活的朋友。更是借助清華水木BBS,我熟識了一個女孩子,而這個女孩子最終成為我的發妻。在清華水木BBS上,我是美食版的食神,我也是電腦版的專家,同時是數碼產品的粉絲,可忽而又是軍事和歷史版的擁躉,在特快版上也沒少留下我的手跡,更有在電視和電影版上的若干帖子直上十大熱門話題。在LOVE版和家庭版上,我也沒少給兄弟姐妹們支招。清華水木BBS已經成為我生活的第二個地球。

我淚長流啊!清華水木BBS對我的成長所起的作用是我的老師甚至父母無法比擬的。在這里,永遠沒有難題,永遠有人能夠幫助你,也永遠有人需要你,在這個其樂融融的寶庫式家庭里,有數不清的兄弟姐妹能夠向你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和竅門,對你的決策提出善意的建議,或者向你指出一條自己打破腦袋也可能找不到的明路。我已經養成了一個本來終此一生也不會改變的習慣:就是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收獲、有什么問題、有什么建議、有什么資源, 第一要做的就是赶快帖在水木BBS上与眾多的网友共擔、共享、共論甚至共吵。有了清華水木BBS,我在這個世界上就有了一個重要的依靠,無論遇到什么問題,我都相信水木BBS一定能夠給我一個答案。可是,可是,現在水木BBS死了,我該怎么辦?朝夕十年的依靠就這樣消失掉了,人世之悲啊!

我淚長流啊!清華水木BBS是中國宣揚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重要表征呀!清華水木BBS不僅代表先進的生產力,代表先進的文化,更是代表著人民群眾利益。每天有几万人通過清華水木BBS了解、學習著先進的科技,汲取并消化著中國和世界的歷史及現代文化,同時清華水木BBS也為數不清的有需求的人解決著就業問題、消費問題、婚嫁問題及其他各類各樣的問題。清華水木BBS要是一個人的話,他所積累的陰德已經足以使他成為一個得道的高僧!但就這樣一個得道高僧,居然被一小撮人一紙令下給謀殺了!我想謀殺他的人有沒有想過后果,有沒有想過來世將變成什么?

一個高高的殿堂崩塌了,但人還得活著。雖然已經是為了活著而用活著。苟延中,我可能將來會給我儿孫好好講講我和清華水木BBS的趣事:講講我是怎么樣工作以后為了方便地上清華水木BBS而故意討好一位上网很方便的女孩子──也就是我現在的愛人的;講講我是怎么樣把《复仇的鷹》這篇已經充斥著互聯网每個角落的老文章在清華水木BBS上進行處女帖的;講講我是如何激情万仗地寫了一篇歌頌長征的詩歌激起近千篇回帖的;講講我是如何滿怀气憤地發表了一篇臭罵攻擊聯想的人的帖子(《致攻擊聯想者言》)結果引來對聯想巨大攻擊的;講講我是如何在電腦版(接下來為電腦市場版和電腦硬件版)充大師教人攢机器的;講講我是如何在美食版把自己十多年來琢磨出來的一道道佳肴貢獻給网友的;講講我是如何向好吃的兄弟姐妹們宣傳安全飲食理念的;講講我是如何十五部電影和八部電視劇的評論雙雙上當天十大并上榜數天的……恐怕三天三夜也講不完。這本來甜美的回憶,現在竟然成了逝去的感怀!

我好想向天大喊:這是為什么?!為什么美好的東西在這個世界上總是不得好死我好想對地大喊:這是為什么?!為什么人民喜愛的東西在這個世界上總是沒有好下場?
我好想面海大喊:這是為什么?!為什么二十一世紀的中國還會出現十九世紀的愚昧行為?
我好想對著自己大喊:水木沒有了,我該怎么辦?!從此漫長的旅途、孤寂的夜晚我將會怎么度過?我本將心托水木,奈何水木落平川。悲哉!

最后,謹以拙詩一首向清華水木BBS行祭奠之禮:
慣于長夜過春時,寒月孤燈鬢有絲。十年一覺清華夢,此生難斷水木情。夢里依稀
网友淚,砌土將尸樹王旗。忍看天涯無覓處,白眼怒向視雞虫。低眉信手無寫處,熱淚長流落緇衣。

2005年3月16日夜

附件2:

發信人: westcat (保佑水木|05.3.16噩夢一般)
標 題: 我給校領導的信

尊敬的校長:

你好!

我是一名大四學生。今天,我希望能反映一下水木清華BBS的情況。

出于某种原因,水木清華BBS停止了對校外用戶的開放,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水木清華BBS不是政治性的論壇,為了保持這一點,站務、版主和用戶們謹言慎行,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水木清華BBS的純洁性是有目共睹的。水木清華BBS,它最大的作用是廣大同學、校友以及其他用戶交流的平台。每天,都有大量的使用者在這個平台上互相學習,水木清華上各种技術論壇,几乎都是全國最高水平的网上技術論壇。partjob等版面上,有大量的研發課題,還有許多社會信息版面,為廣大同學的學習生活提供了很大的方便,為校友与在校同學分享經驗提供了平台,也幫助了校友保持与母校,同學以及其他校友提供了方便。

水木清華BBS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如果喪失了校外的用戶,試問同學們有了問題怎樣才可以得到最快速的解答?難道只靠校內的同學么?水木清華BBS十年,在中國科學發展史上,絕對是有其歷史地位的——盡管現在可能還未被官方承認。無數清華的,非清華的同學,從上面汲取了丰厚的 I養。更不要說多少同學在水木清華BBS上快速地獲得了許多有用的信,節省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從這個意義上講,封鎖BSS,仿佛就像宣布以后清華圖書館只收錄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的書一樣可笑和可悲。

禁止校外用戶登陸水木清華BBS,并不能阻止某些被希望阻止的信息的流動,因為我可以上國外网,我在家里還可以收看CNN,BBC,東森,台視。而且,水木上并沒有這些。真正被阻止的,卻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些非常重要,非常有用的信息。

這种阻止信息流動的方式,對于所謂“有害”信息的過濾,是很沒有效率的;對于“有益”信息的過濾,卻很有效率。

還有三個月,我就要畢業离開清華了。回來一趟也就是一趟,兩趟也就是兩趟,离開以后,除了水木清華BBS,還有什么東西能把我們的心時時与清華連在一起?我有什么學術、工作上的問題希望請教、討論,我有什么心緒希望同遠在他鄉的同學、校友傾訴時,我應該去哪里?真的就這樣把我們拋棄么?


教祺!

附件3:

王小波:喪鐘爲你而鳴
—從Internet說起

作者﹕王小波

我的電腦還沒連網,也想過要和Internet連上。據說,網上黃毒泛濫,還有些反動的東西在傳播,這些說法把我嚇住了。前些時候有人建議對網路加以限制,我很贊成。說實在的,哪能容許資訊自由的傳播。但假如我對這件事還有點瞭解,我要說:除了一剪子剪掉,沒有什麽限制的方法。那東西太快,太邪門了。現代社會資訊爆炸,想要審查太困難,不如禁止方便。假如我作生意,或者搞科技,沒有網路會有些困難。但我何必爲商人、工程師們操心?在資訊高速網上,海量的資訊在流動。但是我,一個爬格子的,不知道它們也能行。所以,把Internet剪掉罷,省得我聽了心煩。

Internet是傳輸資訊的工具。還有處理資訊的工具,就是各種個人電腦。你想想看,沒有電腦,有網也接不上。再說,磁片、光碟也足以販黃。必須禁掉電腦,這才是治本。這回我可有點捨不得——大約十年前,我就買了一台個人電腦。到現在換到了第五台。花錢不說,還下了很多工夫,現在用的軟體都是我自己寫的。我用它寫文章,做科學工作:算題,做統計——順便說一句,用電腦來作統計是種幸福,沒有電腦,統計工作是種巨大的痛苦。

但是它不學好,販起黃毒來了,這可是它自己作死,別人救不了它。看在十年老交情上,我爲它說幾句好話:早期的電腦是無害的。那種空調機似的龐然大物算起題來嘎嘎做響,沒有能力演示黃毒。後來的486、586才是有罪的:這些機器硬體能力突飛猛進,既能幹好事,也能幹壞事,把它禁了吧……但現在要買過時的電腦,不一定能買到。爲此,可以要求IBM給我們重開生產線,製造早期的PC機。洋鬼子聽了瞪眼,說:你們是不是有毛病?回答應該是:我們沒毛病,你才有毛病——但要防止他把我們的商務代表送進瘋人院。當然,如果決定了禁掉一切電腦,我也能對付。我可以用紙筆寫作,要算統計時就打算盤。不會打算盤的可以揀冰棍棍兒計數——滿地揀棍兒是有點難看,但是——謝天謝地,我現在很少作統計了。

除了電腦,電影電視也在散佈不良資訊。在這方面,我的態度是堅定的:我贊成嚴加管理。首先,外國的影視作品與國情不符,應該通通禁掉。其次,國內的影視從業人員良莠不齊,做出的作品也多有不好的……我是寫小說的,與影視無緣,只不過是掙點小錢。王朔、馮小剛,還有大批的影星們,學歷都不如我,搞出的東西我也看不入眼。但他們可都發大財了。應該嚴格審查——話又說回來,把Internet上的通訊逐貞看過才放行,這是辦不到的;一百二十集的連續劇從頭看到尾也不大容易。倒不如通通禁掉算了。

文化大革命十年,只看八個樣板戲不也活過來了嘛。我可不像年輕人,聲、光、電、影一樣都少不了。我有本書看看就行了。說來說去,我把流行音樂漏掉了。這種烏七八糟的東西,應該首先禁掉。年輕人沒有事,可以多搞些體育鍛煉,既陶冶了性情,又鍛煉了身體……這樣禁來禁去,總有一天禁到我身上。我的小說內容健康,但讓我逐行說明每一句都是良好的資訊,我也做不到。再說,到那時我已經嚇傻了,哪有精神給自己辨護。電影電視都能禁,爲什麽不能禁小說?我們愛讀書,還有不識字的人呢,他們准贊成禁書。好吧,我不寫作了,到車站上去扛大包。我的身體很好,能當搬運工。別的作家未必扛得動大包……我贊成對生活空間加以壓縮,只要壓不到我;但壓來壓去,結果卻出乎我的想像。

海明威在《鍾爲誰鳴》說過這個意思:所有的人是一個整體,別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問喪鐘是爲誰而鳴——它就是爲你而鳴。但這個想法我覺得陌生,我就盼著別人倒楣。五十多年前,有個德國的新教牧師說:起初,他們抓共產黨員,我不說話,因爲我不是工會會員;後來,他們抓猶太人,我不說話,因爲我是亞利安人。後來他們抓天主教徒,我不說話,因爲我是新教徒……最後他們來抓我,已經沒人能爲我說話了。衆所周知,這裏不是納粹德國,我也不是新教牧師。所以,這些話我也不想記住。

【按】當初HT倒掉的時候,SM上面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聲音。但我自己也在HT上呆了很長時間,在幾個版上同人論戰也不是一次兩次,其中的公民和農村版都有不少值得看值得思考和學習的東西。當然,HT倒掉之後讓許多原本的妄人開始進入水木,以至於後來水木上有人因此而懷念HT,但水木的風格在那裏,這種人倒也呆不住。

但不得不承認,水木被封是很讓我震驚的,因爲自2000年以來,它就在校方的管理之下,版主大多管理非常嚴曆,那些話題本來就少,版主或站務總是見到就刪。基本上就是技術類/學術類/情感生活類/社會資訊類的東西,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事實證明,這樣的東西也不能存在。也就是說,閑呆著吃吃飯聊聊天也是不行的,你沒有不說話的自由。@

評論
2005-03-19 3: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