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草根:聶樹斌、楊乃武、小白菜、千島湖事件

草根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8日訊】互聯网上有關聶樹斌案的報道開始被全面封殺。网絡論壇中有關聶樹斌案的帖子也被禁止。我試著在國內的网站上發貼,結果長則3小時,短則5分鐘就被刪掉了。從聶樹斌案想到了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冤案之一——楊乃武和小白菜案,查詢一些資料,發現這二人實在是幸運,不僅由慈禧太后為他們平反昭雪,還有后人為他們建紀念館:

“楊乃武与小白菜冤案資料陳列館位于余杭鎮西郊上湖村。園內桃紅柳綠,湖水清澈。楊乃武与小白菜冤案資料陳列館座落于樂園內,占地1.8畝,江南水鄉晚清建筑風格。楊案為晚清四大奇案之一,至今,古鎮仍有楊乃武与小白菜的故居及墓址等,具有很高的游覽价值。”

這時我想到,能不能為聶樹斌建一間“聶樹斌冤案紀念館”,把當年所有的審判資料,媒体報道都留一份在那里,包括那些細節詳細,完全符合案情需要的口供,更要放大后挂在大廳,提醒世人學聰明點:每一個“證据确鑿”的案件背后都可能是一個冤案。同時提醒世人警覺點:如果你被抓進去,也可能被逼出這么一份口供。

至于那些制造冤案的警察和法官,那些自稱沒有命案未破的官員,那些為這些人的“光榮事跡”憑想象加油添醋的新聞記者,他們的名字和照片應該分別列出,讓他們的后代子孫也來看看,讓他們的同行都來看看,不要以為恥辱离他們很遠。

對于楊乃武一案,翟羽佳評曰:“楊乃武的平反昭雪,雖然正直的官員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真正幫楊乃武大忙的不是清官,而是官場派系傾扎和斗爭的需要。”

這話也同樣适合于聶樹斌一案。所幸的是,真凶早已抓到,現在又是互聯网時代,一宗明顯的冤案早已傳播得家喻戶曉。如果沒有真凶落网,即使聶樹斌還活著,即使他也象楊乃武那樣經過150個官員的審理,結果不見得象楊乃武那么幸運,因為當今中國,雖然也有官場的派系傾軋,卻沒有一個慈禧那樣的君主,而只有某一個政党的專制。西太后需要審清此案,樹立天朝形象,因為君主制度下,老百姓不會把官員等同于國家或君主,官員的腐敗,不等同于君主的腐敗,君主和官員不是一個党的。而党國則需要維持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在這個整個官場(朝廷)都是同党的制度下,政府、党、官員混然一体,我猜想聶樹斌不會有楊乃武那樣幸運。

据史料記載,參与辦楊乃武案的各級官員都不存在徇私枉法,挾嫌報复或勒索財物的犯罪行為,有些人態度還算認真.縣令劉錫彤,浙江巡撫楊昌浚接案后,都派員微服私訪。欽差胡瑞瀾到浙江后,不讓原審人員參与,而是調用宁波知府,嘉興知縣等人會同審理。(与張西德的儿子親自審理《中國農民調查》一案相比,可謂天上地下)。但這并不能說明這些官員本來就不腐敗,只是審理這种要案,一舉一動都關系到官員的一生前程,在這种复雜的官場斗爭中,沒有一個人愿意自己被對手或同党抓住把柄而成為替罪羊。

楊乃武和小白菜一案中的官員主角是余杭知縣劉錫彤,這人的名字使我想到另一個人,此人乃是前浙江省副省長劉錫榮,与他密切相關的那個案件叫“千島湖事件”。有趣的是,這二件大案都發生在浙江杭州,千島湖事件發生在3月31日(1994年),楊乃武案的平反日期為3月30日(1877年)。

千島湖事件本來是一件很普通的刑事案件,其獨特之處在于遇難者主要是台灣游客,于是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變成了一件政治事件。案發后,政府首先是對媒体封鎖消息,禁止隨意采訪。然后宣稱這是一件火災事故,看看當時的報道:(1)新華社杭州4月7日電:海瑞號游船火災事故遇難台胞親屬來到現場…… (2)新華社杭州4月9日電:淳安縣海瑞號游船發生起火燃燒事故……(3)新華社杭州4月12日電:唐樹備今天下午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發生千島湖火災事件……4月17日,浙江省公安机關又忽然宣布:千島湖海瑞號游船失事,系一起“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而6月20日人民日報《千島湖事件始末》則稱,4月2日已經由專家認定這是一起有預謀有准備的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

台灣家屬被拒絕看望尸体,被拒絕看驗尸報告,被拒絕運尸体回台灣,尸体后來被強行火化。甚至一度被隔离(也許該稱作軟禁?),4月5日,劉錫榮代表官方安慰家屬,卻在電視鏡頭前,僅僅因台灣家屬希望看死難的親人最后一眼,劉副省長竟然覺得蒙羞受辱,憤然退會。臨走前還板起面孔,說:“沒辦法再和你們這些家屬談下去了”。

從整個報道看,官方的丑陋表演表明:政治利益高于人命,高于人民的知情權。劉錫榮后來升官了,這說明他的做法得到高層的肯定。我們能說些什么呢?在這個國家,一切個人的權利都被掩蓋在政党的需要之下,我們能奢望些什么呢?

聶樹斌、楊乃武、千島湖三案,似乎風馬牛不相及,而他們背后卻有著同樣的背景:每一件刑事案件的判決,都可能是當權者博弈的結果。那些已經被人們知道的 “案件真相”,背后也可能隱藏著我們所不知道的博弈過程。至于那些本身就值得怀疑的案件,我們更難以猜測。

2005年3月27日

轉載自《博訊》(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3-28 7: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