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嗎?

航志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每個人都有腦子,都會想事情,但卻不是每個人都有思想。有思想的人,層次上也有所不同。要有思想,首先要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能夠進行獨立思考。久而久之,便能逐漸形成自己的思想,進一步形成思想體系,最後更上一層樓,成就一家之言。

一樣米養百萬人,每個人都有大腦,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善用大腦,很多人的腦袋整天就是「胡思亂想」、「妄想紛飛」。訓練獨立思考能力,也就是訓練自己如何正確的使用自己的大腦。

思考是有法則的,有最基本的規律,簡單的講,就是要合乎邏輯。思想有三律,所謂同一律,排中律,和矛盾律。思考方法基本有三種,一種是歸納法,一種是演繹法,一種是辯證法。所謂的理性,就是建立在有效的思考方法上。(參見漫談辯證思考:從思想方法談起)因為腦子可以天南地北的胡思亂想,很多是屬於各式各樣的聯想,多半是雜亂無章的,那就不成為思想,只能說是「妄想紛飛」。

學習思考,就是學習馴服並駕馭這部大腦,讓它運作的有條理、有秩序、有規律。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就能夠自己做思考、作推理、作判斷,對事物有自己的看法,對不明白的東西曉得如何進行思考研究。

二千多年前孔老夫子就說了:「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學習,只是複製別人的思想,是別人思想的影子;如果沒有經過自己的思考,學習只是往大腦塞進很多資料。然而若不能經過思考消化,大量的資料累積其實只是「一堆垃圾」,豈能不陷於迷罔之中?

思考只是大腦運作的方式,然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新的資料不斷的輸入進來,思考只是大腦的空轉;久而久之,豈能不陷於「荒殆」之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卸下工作,重當學生,作家王文華去年底放下一切,重回美國史丹佛大學短暫進修;他說,那段時間,他認真思考人生重要課題,也有很多新的體會,他並以輕鬆的筆調寫下「史丹佛的銀色子彈」一書,告訴大家他怎麼申請到史丹佛大學、進大公司,也分享他失敗的經驗。
  • 笹川陽平理事長在宴會上致詞 (大紀元)
    4月7日笹川紀念保健協力財團在東京海洋大飯店舉行盛大歡迎儀式和宴會,歡迎日中笹川醫學獎學制度第28期研究生和第14期特別研究者來日進修。日本財團會長、著名作家曾野綾子、日本財團理事長笹川陽平,以及日中醫學協會、笹川紀念保健協力財團的會長、理事長均出席儀式。
  • 【大紀元4月1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舜協台北十一日電)﹁美日安保條約﹂首度將﹁台海情勢﹂列為戰略目標,美日近日更達成軍事協議,一旦台海發生危機,美軍將使用日本機場。立法院朝野多認為,台灣的戰略地位達到自台、美斷交以來的新高點;也有立委認為,台灣應思考,不要成為國際權力競逐遊戲中的棋子。
  • 台中火車站今年一百週年,市府計劃訂購鐵路便當,送給府內員工一人一個當紀念,不過,員工近兩千人,一個便當三百元,一頓飯吃掉六十萬,還要花納稅人的錢,地方議論紛紛,市長胡志強表示,共襄盛舉的心意不變,如果便當的費用有爭議,可以重新思考別的方式。
  • 最近幾天,美國的大學校園裡,最出風頭的名字,是丘吉爾先生。丘吉爾先生叫沃特•丘吉爾,是美國西部科羅拉多大學的教授,專門研究種族問題,並以研究美洲印地安人歷史為長。9.11事件後,丘吉爾先生寫了一篇文章,把在9.11恐怖襲擊中遇難的世貿中心白領,比作“小艾赫曼”。艾赫曼是希特勒手下的納粹頭目之一,對實行納粹的種族屠殺政策負有責任。丘吉爾說這些遇害者是參與“製造利潤的龐大機器”的“統治專家”,反而說9.11事件中的恐怖分子,卻是作出“壯烈犧牲”的“戰鬥隊”。隨後,丘吉爾先生還出版了一本書,題目就叫:“惡有惡報:對美帝國傲慢與罪惡後果的思考”。如此不平常的言論,在美國卻並沒有多少人留意,兩年來默默無聞。因為,在這個國家,試圖語出驚人的傢夥太多了,要引人注目就不那麼容易。
  • 在中共即將大崩潰的前夕,我覺得有必要盡快思考中國文化重建與道德重整的問題,這些問題,十分迫切,希望有識之士,能共同參與思考,以便為未來新中國盡一分力量。我認為未來中國文化重建與道德重整,應該立基於尊重人與人性、愛護生命、珍惜大自然資源、保護生態系統、重視環保與維護地球可持續發展機會等,也必須建立在人道愛、正義、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人權、幸福與和平等的價值理念之上,如此才可以全面反省全人類文明的核心價值,從而開創中國文明偉大的價值。只要中國人勇於反省、懺悔與認真學習世界文明,相信以中國原本深厚凝練的古文明基礎,要開闢一個具有世界性宏觀的新天地,一定可以達成的。
  • 3月24日星期四,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李大維在華府表示,自3月14日反分裂法在中國通過后,引起世界各國的反彈,歐盟本要解禁對中國的武器禁運,現在要推遲了。以前球總是踢給台灣,現在球踢給了中共,中共方面目前處于被動挨打的防守狀態,需要認真思考如何面對。
  • 王丹:超華你好,我想我們可以先從一個簡單的問題開始。如果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有兩組關係:文學與政治,文學與社會。你認為這兩組關係的不同在哪裡?可以提供給我們什麼不同的思考?
  • 日本雖然不是宗教色彩鮮明的國家,不過日本官民星期天還是對羅馬天主教教宗約翰·保羅二世的逝世表示哀悼,並對他為世界和平所作的貢獻深表敬意。

    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星期天上午向梵蒂岡駐日本大使館傳達了對教宗約翰·保羅二世逝世的哀悼之意。小泉的唁文說,他代表日本國民和政府對教宗保羅二世為世界和平所作的功績深表敬意。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也在星期天上午向梵蒂岡外交部表達了類似的哀悼意向。

    *教宗1981年訪廣島長崎*

    教宗保羅二世1981年訪問過日本,除了首都東京以外,他還訪問了二戰中受原子彈轟炸的廣島和長崎兩個縣,並發表了廢除核武器的演講。星期天,廣島市市長秋葉忠利對保羅二世的逝世發表的哀悼聲明說,教宗逝世,令人對他提出思考廣島被害,對和平負責的呼籲再次銘刻於心;廣島有決心堅定地推動世界廢除核武器。

    星期天日本各大傳媒顯著報導教宗保羅二世生前積極以行動致力於世界和平。

    *日各地天主教堂哀悼*

    日本不是鮮明的宗教國家,1億兩千萬人口中,天主教徒目前約有45萬人。自從傳出教宗保羅二世病危的消息後,日本各地天主教會連日舉行了祈禱康復的彌撒,但規模都不大。周日各地天主教堂的哀悼彌撒,人數由數十人到近千人不等。一些參加彌撒的教徒說,深感悲哀,但會繼續教宗為世界和平努力的遺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