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過故人莊

作者:文思格

孟浩然是唐代田園詩派代表人物,他的詩風格清淡、自然而又韻味深長,在唐詩中自成一家。圖為清 黃鉞《菜薖凝翠》。(公有領域)

    人氣: 6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孟浩然過故人莊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作者簡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之一。他和王維一起合稱「王孟」,是唐代田園詩派代表人物。他的詩風格清淡、自然而又韻味深長,在唐詩中自成一家。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畫傳》。(公有領域)

【字句淺釋】

解題:一戶普通的農家,以一頓家常飯菜款待作者。作者面對眼前村景輕描淡寫,將所談閒話如實道來,便使人覺得韻味無窮。此詩是反映作者獨特風格的佳作。
故人:一般指舊友,這裡指友人。
具:備辦,準備。
雞黍:語出《論語‧微子》:「止子路宿,殺雞為黍而食之。」黍的本義是帶黏性的小米,可食用或釀酒。「雞黍」在古漢語中後來成了一個固定詞組,泛指招待賓客的家常菜餚,也用以表示招待朋友情意真率。
田家:田地間的農民居住的房舍。
郭:外城。
軒:這裡指窗子。
面:對著。
場圃:既作「場」(脫粒、曬穀物等)又兼作「圃」(種蔬菜等物)的一塊地。把:拿著。
重陽:黃曆九月初九日。
就:接近、靠近,這裡指觀賞。

清佚名《雍正十二月行樂圖》之「九月賞菊」。(公有領域)

【全詩串講】

朋友準備好家常的飯菜,邀請我到他的田園之家。
村子周圍都是綠樹環繞,城外青山斜坡秀色無涯。
打開窗面對作場的菜地,端起酒漫談種桑與種麻。
等到九月九日重陽佳節,我還要來你家欣賞菊花。

【言外之意】

此詩語言淺淡、手法平易,要想從詩法、詞采上找到它的高明之處,實在是比較困難。凡能從詩法上知其高妙者,實未能至高至妙;凡能於詞采間得其韻味者,尚非原汁真味。不傍詩法、不賴詞采,只以自然真純之胸臆為之,真氣便是靈氣,無情反是至情,此論不謬,此詩為證。

此詩所說的事情,平淡無奇;此詩所用的詞語,簡單明易。按理人人都能作、都能寫,何以單單讓孟浩然成就了這首唐詩中的名篇?意其真正奧妙,無非一個「真」字。有了這個「真」的因素,就能生出靈氣、入人心扉、搖動性靈!陶淵明的詩能讓蘇東坡崇拜得五體投地,也無非至真而已。從這一點來看,也就明白為什麼這首詩越讀越像淵明的詩了。此理真平易,奈何人不知!

重陽節時,人們登高抒懷,極目遠眺,各種綺麗風光盡收眼底。圖為清畫院《十二月月令圖‧九月》局部。(公有領域)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是彈出的心聲也要有人理解和欣賞啊,可惜此時身邊卻沒有一個「知音」的好朋友!如果辛大在這裡就好啦,他是能理解和欣賞我心之憂樂的。於是作者的心又掉入了對朋友的回憶、懷念和感概的意識流中。或許是情深意真、思之太切吧,作者竟在半夜的夢境中又繼續夢想起朋友來了。聽他的口氣,他們似乎真的是在夢鄉中見面了。
  • 大梁的景德寺,有峨嵋院道者,嚴守戒律修行,二十年不下坐席。有一天,來了一個布衣青裘的魁偉不凡之人,與道者談得很投機,於是雙方約好第二年的同一天再來相見。
  • (Pixabay)
    公元1080年,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住在城南長江邊的臨皋亭。後在附近開荒種地,名之曰「東坡」,自號「東坡居士」,還在那裡修了棟「雪堂」。這首大名鼎鼎的詞記述了一個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開懷暢飲後帶醉返回臨皋的情景。
  • 中國是一個詩的國度。宋詞則是繼唐詩之後中國文學史上另一顆光輝燦爛的明珠。 如果你既欣賞唐詩、又讀讀宋詞,你的生活中就是雙珠齊耀,充滿光明與美好。
  • 我心忘世久,世亦不我干。 遂成一無事,因得長掩關。 掩關來幾時?彷彿二三年。 著書已盈帙,生子欲能言。
  • 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十里。扣關無僮僕,窺室唯案几。 若非巾柴車,應是釣秋水。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