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與道德 誰先誰後?大陸網民有爭議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2日報導】(中央社台北十二日電)作為一位記者,看到有人在災難中受傷,你要先援救他們,抑或先行採訪?這種在新聞界爭辯不休的問題,近日在中國大陸也引發爭議。

上海青年報今天轉述北京消息指出,近日大陸多家新聞網站刊登了一組在廈門的新聞照片,這組照片記錄了一位騎車人在暴風雨中碰到路上的水坑而摔倒的全部過程。

報導表示,儘管新聞性不大,但照片出現後,引起不少網民議論,一些網站的議論高達二百多條;網民爭論的焦點,在於記者傳達新聞的責任和社會公德心之間應如何平衡。  

據引述,不少網民認為,記者不就路上有坑提醒路人,而是守株待兔看著路人落難的做法應受譴責。

一些網民如是說,「照片拍得倒是精彩,可是拍照的人太缺德。明知有坑不設路障,卻滿懷信心地等著人栽跟頭」;「記者肯定知道會出事,就在一邊看著,鄙視。」

不過,也有人讚揚這位記者的職業精神。他們說,「記者做得很好很客觀,記者本來就是以旁觀者身分存在才是專業的,如果其介入那麼他就不是一個專業稱職的記者了,他就變成義工了」;「看來馬路陷阱確實該好好整頓一下了,攝影記者報導的很及時啊。」

報導引述拍攝組圖的攝影記者柳濤說,他並不知道他的照片已成為網上熱門話題。

對於拍攝這輯照片的原因,柳濤說,「當時廈門有颱風、暴雨,我經過這個路段時,有個人見我背著攝像機,問我是不是記者,我說是。他說,這路面有個坑,已經有人在那裡摔過跤了,你們媒體最好報導一下。

「我照著他指的地方去看,一片水汪汪,不要說坑了,整個路面都看不清楚。出於新聞記者的敏感,我就端著相機在那裡等,後來有一個騎車人經過時摔倒了,於是我把過程拍了下來。」

對於「守株待兔」的指責,柳濤覺得有點委屈。

他說,「攝影記者這個職業有時候的確很殘酷。當時狂風暴雨,我在那裡堅持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等到那個場面。如果沒等到,我根本不能用照片說明那裡有個水坑。拍不到那個坑,有關單位或許不夠重視,今天就不會填補那個坑,這樣的話,就會有更多的人可能在雨中摔跤。」

柳濤還說,「我拍完這組照片後,還在附近的施工處拿了一塊牌子擺在那裡,提醒路人。」

報導沒有透露柳濤為那一家新聞媒體的記者,也沒有具體說明照片在這些網站出現。

評論
2005-05-12 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