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平秋明:回憶錄——張家大院

北平秋明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3日訊】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家住在北京西城錦什坊街,離我家不遠住有一戶高臺階大門 樓的大戶人家姓張,家裏有四口人,老媽媽帶著三個子女。老三是小女兒名叫小蘭, 1950年是在西城宏廟胡同二區中心小學六年級上學(現在叫宏廟小學),我和妹妹也在 那個小學上學,我在五年級妹妹在一年級,我和妹妹上下學在路上經常看見小蘭,小蘭 長得很秀美,沉靜少言語,亭亭玉立是個小美人。老二是個兒子名叫小楠,是我哥哥的 好朋友,經常到我家來玩,說說笑笑過往很親密說話很隨便。小楠的媽媽是高高的個子,胖胖的很富態,我們叫她張大媽,在路上見到我們總是笑眯眯的問:“放學啦?”, “小楠在你家媽?”,很慈祥可親。

我和妹妹中學畢業以後因為家庭出身是“歷史反革命地主資本家”“關管殺”子女 ,受到殘酷政治迫害,不能升學也不能工作失學失業。1960年派出所到我家來搜查拿走 我寫的日記本說是‘反動日記’‘思想反動’,抓起來不經審判送到大興天堂河勞改場 ‘強制勞動’,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被流放到新疆。在我離家以前,張大媽曾託人來說親,要我妹妹做她的兒媳婦,後來她家出了事就擱下了。

小楠的姐姐名叫小蕙,是空政文工團演員,演出節目時被空軍司令劉亞樓看上了, 立即調到身邊做秘書,自此以後有半年多沒看見小蕙回家,小楠到我家說他姐姐被西城公安局關起來了,經過是他姐姐到西城公安局控告空軍司令劉亞樓用手槍指著他姐姐的 臉,在辦公室長沙發上強姦了他姐姐,他姐姐到西城公安局報案,當時就被公安局關了起來,也不許和家裏人見面,每月只叫家裏送錢和糧票。後來他媽到空軍司令部給劉亞樓下跪求情,才放他姐回家,從此他姐姐不上班也不出門呆在家裏。

此後,傍晚經常看見他家門口有軍隊的小汽車停在那裏,早上汽車才開走。小楠說劉亞 樓晚上常到他家來找他姐姐,小楠說劉亞樓是他姐夫。可是報紙廣播上說到劉亞樓的夫 人並不是他姐姐小蕙的名字,鄰里們悄悄地說:“張家大院是烏龍院”。有一天在街上我看到張大媽衣衫不整腳步蹣跚的走來,更讓我吃驚的是張大媽的脖子和頭是歪的,瞪著兩隻空曠無神的大眼睛怪嚇人的。小楠說這是因為他媽用刀割脖子自殺,送到醫院搶救縫上刀口,結果脖子就歪了。

1965年劉亞樓死的時候,報紙上頭版頭條黑體大字標題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毛主席的好戰士,具有崇高共產主義道德品質,劉亞樓司令員永垂不朽! ”云云。現在每當聽到有人面對當前特權橫行腐敗 欺壓百姓包二奶種種醜惡而說毛時代如何清廉時,我就想到劉亞樓舉著手槍指著少女強姦,張大媽跪在劉亞樓面前求情,張大媽歪著脖子瞪著一雙恐怖的大眼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5-13 12: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