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李白《古風五十九首(其五)》

作者:文思格

明 仇英仿趙伯駒《煉丹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286
【字號】    
   標籤: tags: , ,

李白古風五十九首(其五)》

太白何蒼蒼,星辰上森列。
去天三百里,邈爾與世絕。
中有綠髮翁,披雲臥松雪。
不笑亦不語,冥棲在巖穴。
我來逢真人,長跪問寶訣。
粲然啟玉齒,授以鍊藥說。
銘骨傳其語,竦身已電滅。
仰望不可及,蒼然五情熱。
吾將營丹砂,永與世人別。

【作者簡介】

李白(公元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他的詩雄奇豪放,飄逸不群,想像豐富,流轉自然,音韻和美,體格多變。

《歷代聖賢半身像‧李白》。(公有領域)

【字句淺釋】

解題:此詩繪聲繪色、生動形象地描述了作者入山問道、親逢真人指點,因而決心煉丹入道、棄世而去的奇妙、神祕的遭遇,為讀者全面、深刻理解李白的生平、思想和作品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太白:太白山,在武功縣南面,距當時的長安兩百里路。
森:森然,嚴肅、嚴正。
邈:遠。冥:這裡指幽深。
巖穴:岩石的洞穴。
真人:道家稱修成得道的人為真人,其中包括天仙、地仙等多種層次。
寶訣:寶貴的祕訣。
粲然:露齒而笑。
啟玉齒:笑時露出白玉般的牙齒。
藥:這裡指道家煉的丹藥。
說:學說、說法。
銘骨:銘心鏤骨,形容感受深刻、永記不忘。
竦身:即「聳身」,縱身上跳。
蒼然:這裡指天空的藍色。
五情:指喜怒哀樂怨。
營:謀求。
丹砂:即「辰砂」,俗稱「硃砂」,一種礦物質中藥,道家常用來煉丹,因此也用來指道家煉的「丹」。

【全詩串講】

太白山是何等的蒼翠啊,其上空肅然有星辰排列。
它離天只有三百里路程,邈邈然與世間互相隔絕。
山中有個綠頭髮的老翁,身披雲朵臥著松下白雪。
既無笑容也不說一句話,獨自住在幽深岩石洞穴。
我來拜見這位成道真人,跪了好久求他給我寶訣。
他露出白玉牙齒衝我笑,傳授我煉丹術道理真確。
我永遠記住了他說的話,他縱身消失象電閃熄滅。
仰望四方到處看不到他,對著藍天讓人感情激越。
我要謀求煉丹修道之路,修成後永遠與人世告別。

【言外之意】

李白素有「詩仙」之稱,杜甫亦得「詩聖」之名。論及唐代詩才,也有「太白仙才,長吉鬼才」的評論。「吳中四士」之一的賀知章,第一次與李白見面,一讀到他的《蜀道難》,就驚呼他是「謫仙」。李白的詩中有仙味,飄逸若仙是他的詩風的一個方面,這是大家都公認的。只不過越到後來,不信神的人就從自己能接受的方面去找理由:說他構築意象的方法是超現實的,說他誇張手法高妙,等等,其實都是為自己不能直接感知和接受而找理由。另有一點也是大家公認的:李白龐雜的思想體系中,道家的思想是其主流。

「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李白是終生實踐、始終不渝的。人們只對其「求仙情結」泛泛而談,當作分析其作品的工具,而不落實到具體的實例上去。特別是對本詩這種最直接的、李白自述其親見神仙的生動例子,許多人都有意無意的迴避著,或遮遮掩掩、欲說還休。

真實的體驗只須一次,就能使人永信不疑;真理的知覺只須一次,就能使人永智不迷。有著真實體驗支持的真理,一旦被接受和掌握,就會成為不可思議的精神力量。試看當今中國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人們,在殘酷迫害面前,他們也絕不放棄信仰。守著「真善忍」的淨土一寸不讓,九死而無悔!

正是本詩中李白自己描述的這一類遇仙經歷,使得他一生中始終滿懷希望、不辭勞苦的走著自己求仙問道的路;又正是這種對得道出世的堅信和這些始終不渝的追求的經歷,造就了李白這一中國詩壇獨特的「仙才」,寫出了那些「奇之又奇」的千古華章!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色高朗秋天傍晚,寒氣漸漸侵深山。
    我送你還山,對你的內心洞徹又了然。
    人生老大歸隱,為自己的理想和意願。
    我看你懂得人生一世的事,故能心安。
  • 山雨初霽,萬物清新。松林明月,偶或松濤低吟;石上流泉,時時淙淙如琴。竹中喧嘩,可見姑娘們天真無邪、無所顧忌;蓮動舟來,想象打魚人悠然自得、適意舒心。在這樣的地方,山美水美人也美。
  • 情,只要是真的,就能穿透層層偽裝,叩開人的心扉;也只有真情,才能叩開人的心扉。文學理論可以流派迭起,文學作品描繪的對象和所用手法可以花樣翻新,但情要真才能動人,這一條規則卻是永恆的。因為真,反映了人的一種先天的、本性的追求。
  • 此詩語言簡淡平直,但卻情、景相生,意、境相諧,形像生動,頗具詩歌藝術的寫作技巧。長策:好的計謀或策略。窮通:「窮」即「不通」,「通」指處境順利、仕途顯達。浦:水濱。
  • 兒童「笑問客從何處來」,本來天真自然而無深意,但這淡淡一句問話,卻重重地敲打在作者心上,引發出無限的感慨:自己非但老邁衰頹,而且反主為賓,似被故鄉所忘!個中悲哀盡在平淡一問之中。
  • 此詩寫作者在王昌齡隱居過的地方留宿時的所見所感,是一首在盛唐已傳為名篇的山水隱逸詩,到清代,則更受“神韻派”的推崇,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
  • 師當時知道宣宗日後能成大業嗎?多半是知道的。凡是歷史上真正的高僧,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宿命通,即預知功能。可以預知幾十年後未來事件的修行者是相當普遍的。
  • 此詩所說的事情,平淡無奇;此詩所用的詞語,簡單明易。按理人人都能作、都能寫,何以單單讓孟浩然成就了這首唐詩中的名篇?意其真正奧妙,無非一個「真」字。有了這個「真」的因素,就能生出靈氣、入人心扉、搖動性靈!陶淵明的詩能讓蘇東坡崇拜得五體投地,也無非至真而已。從這一點來看,也就明白為什麼這首詩越讀越像淵明的詩了。此理真平易,奈何人不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