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我愛烏秋

李家同
  人氣: 104
【字號】    
   標籤: tags:

這些鳥從不攻擊女性,他們似乎最恨男孩子,尤其是小男孩,這些頑童一來,他們一定來攻擊。

在所有的鳥類中,我現在最愛烏秋,一種貌不驚人的黑鳥,比麻雀要大,可是又比烏鴉小,全身漆黑,除了體形比烏鴉小以外,其餘都像烏鴉。

五年前吧,有一天我騎腳踏車去清華校園,走出車棚,忽然感到一隻鳥從我的後面飛過去,而且距離我的頭只有幾寸,這隻鳥飛到我前面的一棵樹上,先是用非常好聽的聲音叫了一陣子,然後又對我俯衝下來,這次我看得一清二楚,他俯衝的架勢就像老式戰鬥機俯衝投彈一模一樣。他以我為目標,到達我頭上以後,又拉起鳥頭,揚長而去。

我記得非常清楚,這隻烏秋攻擊我的日子大約在六月初,不久就是學生畢業了。

大約有兩個星期左右,幾隻烏秋鳥專門在清華園的交通要道對行人俯衝攻擊,有一兩位甚至被鳥爪抓到,氣得半死。

我注意這些鳥從不攻擊女性,他們似乎最恨男孩子,尤其是小男孩,這些頑童一來,他們一定來攻擊。最奇怪的是,他們攻擊以前,一概先發出極為可愛的叫聲。

有些男孩子甚為不服,會在地上撿起石子還擊,我有一次被他惹火了,也曾還擊,路過一群學生,看到我返老還童,用石頭打鳥,認為極為有趣,對我指指點點,我當時已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教授,為了保持大教授的尊嚴,只好忍氣吞聲,讓烏秋攻擊而不還手。

以後每年六月,烏秋就會對行人(多半是男人)展開攻擊,為什麼選這個時間,至今是個謎。有一次我陪一位大官參觀校園,這些大官道貌岸然,十分莊嚴,偏偏烏秋不識相,對準了他俯衝而來,大官一慌之下,蹲了下去。需知大人物是不可以如此失態的,雖然我們大家全體假裝沒有看見,他已是大丟其臉,我們以後再也不必太尊敬他了。

因此我每次陪大官出巡,都希望能遇到烏秋來攻擊,可惜這件事再也沒有發生過。大概烏秋也知道,如果得罪了大官,清華的經費會被斬,清華經費少了,清華園裡的烏秋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到了靜宜以後,雖然看到各種鳥,就是沒有看到過烏秋。

前些日子,我在清華的百齡堂開會,發現一位男孩在拿石頭打烏秋,才又想到又是六月了。可愛的烏秋每年這時一定要攻擊男生,今年顯然仍不例外。在百齡堂可以聽到他們可愛的攻擊前奏曲。

我走了出去,烏秋對我看了一眼,無動於衷。一位傻呼呼的男學生走過,烏秋立刻對他俯衝下去,我這下才想起,烏秋也不攻擊老人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以顫抖的手,打開了這個信封,發現裡面全是車票,一套一套從這個南部小城到新竹縣寶山鄉的來回車票,全部都保存得好好的。
  • 你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我今天所做的事,一定是你所喜歡的。
  • 世界上有很多職業,要做得非常好,才對社會上有影響,我常想,一個平庸的舞蹈家就搞不出所以然來,可是做母親,就不同了,即使做一個平凡的母親,一樣可以對社會有非常正面的影響。
  • 以獅子和老虎為例,獅子和老虎都會殺害別的動物,可是絕不殺害同類,你從來沒有看過獅子吃獅子,換句話說,獅子和老虎會認出自己的同類來,而儘量避免殺自己的同類。
  • 我該隨時注意的是我有沒有做個好人,如果我失去了孩子對我的尊敬,恐怕就已失去了一切。
  • 幾分鐘以後,我聽到了一個女孩子也加入了歌聲,終於好多人都參加了,大合唱的歌聲四面八方地傳到我的腦中


  • 高牆到今天都仍存在,可是對德蕾莎修女而言,高牆消失了

  • 最令我高興的是我終於走進了有屋頂的房子,睡在一張床上,而且也有人送飯給我吃

  • 我的車鑰匙鍍了一種特別的金屬,上面還刻了我的名字,我打高爾球的俱樂部裡,特別給我一把鑰匙,表示我是他們的特級會員,可以使用他們的貴賓室。我做了總經理以後,又拿到了一把總經理專用洗手間的鑰匙。我知道美國有些大亨還有自己的電梯,可惜台灣不行這一套,否則我又可以多一把鑰匙。
  • ◆不講話的孩子
    ◆不肯吃飯的孩子
    ◆只能祈禱的孩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