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許萬平被拘 妻子朋友悲憤 呼籲援助

許萬平先生(左一)和其他民主人士朋友們在一起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5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4月30日早上7點半左右,重慶民主人士許萬平先生被重慶警方帶走,隨後10多名國安人員將許萬平帶回家中,對許萬平家進行查抄,沒收了電腦、文字資料,還有存折和現金等。多部攝像機對許萬平家的整個抄家過程進行了攝像。

大紀元記者辛菲5月3日採訪了許萬平先生之妻陳賢英女士,貴州民主人士曾寧先生,北京民主人士趙昕先生和上海民主人士李國濤先生。他們對許萬平先生的高尚人格以及堅持不懈、無私無畏的道德勇氣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們呼籲國際社會和媒體高度關注此事,營救許萬平先生,懇請海內外良心朋友守望救援,解囊相助,為追求公義的人,為孤苦弱小,為瀕臨絕境的妻兒們。

如有意幫助或者聯絡許萬平先生者,可見如下聯絡方式:
許萬平之妻:陳賢英
地址:中國重慶市大渡口區技光村141號附1號
郵編:400084
電子信箱:chxy19742004@hotmail.com
電話:86-23-68912734

許萬平先生,今年44歲,失業,義務為實現中國民主、法制、人權、自由夜以繼日地工作,於上世紀1979年參加工作。1989年因參與「六 .四」民主運動及「六.四」大屠殺後準備組建「中國行動黨」推翻暴政(國家檔案館有《判決書》),被中國當局迫害入獄八年並失去工作。1998年又因籌組「中國民主黨」,以實現中國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社會等而被中共當局以所謂「煽動下崗工人鬧事」莫須有罪名迫害入獄三年。2001年再次出獄後,許萬平先生繼續無悔無怨地積極從事推動實現中國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社會活動。

今年4月13日,許萬平先生收到《停發最低生活保障金通知》通知單,唯一的生活來源因此被剝奪了。 許萬平先生4月15日發出強烈的呼聲:「維權從我開始!!!捍衛人權、爭取自由權利是每一位公民的神聖使命!今年就是我的維權年──」。

陳賢英悲憤:非法抄家 當局太可惡了

陳賢英介紹了許萬平被抓前後的情況:

出事的前兩天,許萬平去四川看望病危的劉賢斌的母親,回來的第二天就被抓了。30日早上7點多,政保科科長李明帶著一個人來到家中,要找許萬平,我說「不在家,出去了」。他不相信,非要我開門,我開門後,他看確實不在就走了。許萬平回家後,我就告訴他李明來過。

他們當時也在打電話,許萬平就回了電話,說在家裡。他們馬上到家裡,審訊他,問他:「抗日遊行活動,有你的名字,說你參加了活動。」許萬平說沒有參加。談了一會兒,李明就把許萬平帶走了,那時大概8點多,他們出去談了一、兩個小時,家裡當時來了10多個人在等著。

他們回來後,就開始抄家,抄了一個多小時。沒有任何證件或者理由,他們說是「口頭傳喚」。電腦、打印機、照相機、名片、文稿、書籍、照片、通訊錄、資料等東西全部被抄走,連私人存折都被抄走。

他們拿我的存折的時候,我都憤怒了,說:我的存折是我私人的,是我們唯一的積蓄,我們要生活的,你們沒有權利拿走。你要拿走的話,乾脆連我們三個人一起帶走,要麼槍斃算了。他們還要給我的結婚戒指拍照,我說「那是我的嫁妝,你們憑什麼拍我的?」他們說「要拍去上網,給所有的人看一看。」我就更憤怒了,和他們爭執起來。

他們來的時候,我正在睡覺,他們強行讓我起床,我連在自己家裡睡覺的權利都沒有。他們始終沒有給我抄家的證明,抄家的時候,他們全部錄相,三四部錄像機當場錄相,邊錄邊抄。

當天我去派出所問他們要人,他們說「帶到派出所了」。我又到派出所問,他們說不知道,說「誰傳喚你的,你去找誰。」我又打電話給許萬平回電話時撥的號碼,那人說他不是李明,他姓張,他說:會給你手續的。接連幾天,都是一樣的回答,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他們後來說:要15-20天以後才給答覆。

我對他們說:你們憑什麼關他這麼久,你們口頭傳喚12小時早過了,你們屬於違法的。他們威脅我不要給外地打電話,不要亂說。我說:這是我的權利,我連問我丈夫的消息都不可以問嗎?

家裡現在雪上加霜,中共當局太可惡了。兒子有先天性的尿道口下裂,第一次手術沒有成功,還得做第二次手術,還有高額的借讀學費、戶口等一系列壓力。我呼籲國際社會、媒體關注許萬平以及其他遭受迫害的朋友。

曾寧憶點滴:許萬平的獻身精神和道德勇氣

現在許萬平先生還沒有放回來,完全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我們估計短時間內獲得釋放的可能性不大。從抓捕許萬平先生的陣勢,我們判斷估計重慶警方,甚至於中共高層會有更進一步的,更嚴重的對許萬平先生的人權迫害。

最近國內大規模抓捕異議人士,主要是因為近一個時期以來,大陸發生的反日遊行活動,被中國政府認定背後有一些黑手在操縱,將其演變成針對獨裁和專制的中共,進而要求更多的政治民主和人權自由的運動,所以,中共高層和行政部門就開始了一系列深挖,要抓出所謂的反日遊行幕後黑手。

許萬平先生之所以遭到比其他人更為嚴重的處罰,還有更深層的原因:重慶警方在一個時期以內,認為許萬平先生給重慶警方帶來了很多麻煩,因為許萬平先生在異議活動和互聯網論壇上比較活躍,做了相當多的為了中國的民主化和人權事業奔走呼籲的一些工作,重慶警方對許萬平先生非常頭痛,借這一次中央高層認定反日遊行背後有黑手的時機,認定許萬平先生和這個事情有非常緊密的關係,因此把這個事件作為抓捕許萬平先生的導火索。更深層的原因就是因為許萬平先生一個時期以來為中國大陸的人權事業和民主運動做出了很多小有成就的工作。

對於許萬平先生的高尚人格和道德勇氣,我想主要從四方面談:

第一。許萬平先生身上,體現了很多異議人士所缺乏的一種獻身精神和道義勇氣,具體來說,一段時間以來,許萬平先生對中國大陸的很多被捕、被迫害的異議人士,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面對這些異議人士遭受迫害時,他都是勇於挺身而出,為這些人呼籲吶喊。許萬平先生一段時間以來做得非常充份,其他一些異議人士朋友沒有做得這麼好的。

第二。許萬平先生身上,體現了一種不可多見的道義精神,他一段時間以來對於已經遭受了中國政府迫害的甚至於已經在監獄中服刑的異議人士,對他們從各個方面,尤其是在道義上進行幫助,為這些朋友進行了大量的呼籲,向國際社會吶喊,希望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從國際社會爭取到人道幫助,而且關心他們的家人。比如:何德普、劉賢斌、佘萬寶、歐陽懿、張林、李國濤、王文江等等。在他們遭受迫害,或者在獄中身體狀況惡化,或者家屬狀況非常糟糕的時候,許萬平先生都是挺身而出。

第三。許萬平先生在日常生活上非常儉樸、質樸,比如:在飲食方面非常簡單。我們有幸在一起吃過飯,許萬平先生基本上對飲食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象很多人那樣的把吃作為生活中要求的很重要的內容。比如:對葷菜沒有要求,吃飯的時候,以素食為主。

最值得一提的是,每次在吃完飯後,許萬平先生都要用冷水或者開水把吃過的飯碗和菜碗燙過之後的水喝下去。我還曾經就這個事問過他,說:沒有必要了吧。他說:這是養成習慣了。浪費是一種可恥,節約是一種美德。就這個細節而言,我接觸的人當中,甚至耳聞目睹的人之中,在飲食上儉樸到這樣的,許萬平先生是第一個。

在穿著上,許萬平先生也十分不講究。一年到頭,甚至幾年,沒有換過新衣服,經常看見他穿的就是那麼一件或者那麼一套舊衣服。

第四。雖然身處困境,但許萬平先生始終以一種非常飽滿的熱情,樂觀的生活態度,對待自己的生活、對待生活中的人和事。

許萬平先生家庭非常困難,曾經做過的大量的呼籲和吶喊,類似的情況都出現在許萬平先生自己的身上。希望朋友們在他身處困境的時候也能夠同樣伸出援手。

趙昕氣憤:當局瘋了 大家要互相援助

許萬平先生是個很正直的人,剛正不阿,百折不撓的民主鬥士,無私無畏,行動力和意志力非常強。當局對這種最優秀的,最出類拔萃的的人非常恐慌,所以就採取這種卑鄙無恥、滅絕人性的辦法,不擇手段把他們逼上絕路,甚至把妻子兒女都逼死,特別恐怖,慘無人道。越優秀的人,越對他們統治有威脅的人,他們越是不擇手段,滅絕人性,從經濟等各方面逼迫。

把許萬平先生連人帶物一起帶走了──甚至連家裡僅有的生活費存折,其用心之歹毒,無所不用其極,連萬平先生的妻女都不容生存了,只留幾十元錢能夠活幾天,聽著陳賢英女士「我們拿什麼活呀,什麼都沒有了」的哀訴,我真是心如刀絞,欲哭無淚!

對當局來說,能收買的就收買,不能收買就恐嚇,恐嚇不住就關進監獄,關進監獄沒有借口,就栽贓陷害,警方抓不到把柄,就不惜以「販毒」 陷害,欲置之死地而後快!連許萬平應得的每月195人民幣最低生活保障都停發了,而萬平先生連女兒上學4000元的助學金也交不起。

他們瘋了。上帝欲使人滅亡,必先使人瘋狂! 滅絕人性毫無人道,不講天理人倫的。當著胡佳母親的面把他扭走,把許萬平先生妻兒的生活費都抄走,不給人活路。劉賢斌對母親去世,想看一眼兒子都不允許,真是瘋了。

面對如此歹毒如此瘋狂的中共當局,我們只能奔走呼籲,只能守望相助,只能互救互援,只能虔誠祈禱,祝福幫助——為許萬平以及更多的朋友們。每個人盡心盡力的做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盡可能的改善我們這些民運人士的生活,尤其是這些最優秀的,出類拔萃的,行動力和意志力都很堅強的人。我們要齊心協力幫助他們,共同渡過難關,渡過這個最黑暗最困難的時期,迎接新的光明和黎明的到來。

我們懇請海內外良心朋友解囊相助,為追求公義的人,為孤苦弱小,為瀕臨絕境的妻兒們。

李國濤呼籲:剝奪許萬平的人身自由是非法的

重慶警方以這種方始剝奪許萬平先生的人身自由是非法的,因為據我所知,許萬平先生在4月30失去自由後,到目前為止,他的家屬還不知道被關在什麼地方,以什麼理由被關押的,這是違法行為。

4月30日警方通知家屬說是口頭傳喚,但是法律明文規定,口頭傳喚的有傚法定時間只能是12小時,現在已經有4天了。到目前為止,許萬平先生還沒有獲得自由,這是非常荒唐的,也是很荒謬的。

我和許萬平先生去年夏天見過一面,當時7月份,天氣很熱,許萬平先生千里迢迢來看望朋友。許萬平先生非常無私,總是關心他人,很少考慮自己,一心關心中華民族的未來。他的精神很高尚,為了中國的民主事業,兩次一共失去了11年人身自由,他自己生活非常困難,但是始終關心別人。比如:張林先生失去人身自由,許萬平先生很關心他的家人,多次打電話熱情關心,同時和朋友們交流,一起想辦法營救張林。他對一切認識和不認識的人都很熱情幫助。哪個朋友受到不公正的對待,他都很關心,積極呼籲。

我們作為許萬平先生的朋友,對這件事非常氣憤,保留起訴和控告的權利,朋友們正在醞釀為許萬平先生發起大規模的簽名呼籲,要求重慶警方立刻放人。我們呼籲有關上級領導,司法部門,國務院的領導對這件事情充份的重視。

同時我們也呼籲海內外所有關心中國民主進程的朋友,包括外國朋友,大家一起關心許萬平先生目前的處境,為他呼籲,希望他早日獲得自由,同時也關心他的家人。他的孩子身體不好,目前還不能入學,家裡沒有收入,平時靠打零工為生。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5-05 1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