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奧運金牌淪肥羊 朱木炎遭桃色陷阱?

中華跆拳選手朱木炎獲雅典奧運金牌//中央社

人氣: 14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9日訊】﹝大紀元記者許惠安綜合報導﹞頂著奧運跆拳道金牌光環的朱木炎,連日來經媒體暴露「白嫖事件」遭詐騙集團盯上,以ATM自動提款機持續轉出110萬元給歹徒。不過,由於歹徒不斷來電恐嚇,為了全家安全,朱木炎態度低調,不願多談。警方目前已根據部分通聯紀錄追查歹徒中。

負面指控 令人失望

好好的體壇英雄變成詐騙勒索的對象,竟然以「白嫖」這樣的字眼,看了令人不捨與不解,難道台灣治安竟然差到這種地步!

朱木炎7日記者會上表示,近日他受到不肖之徒恐嚇、騷擾,為了保護家人安全,「我曾與他們妥協,匯錢給他們,也沒馬上報警。」

朱木炎向警方表示,第一通可疑電話,是一名自稱是「體育報」的女記者打來;第二名可疑者是操大陸口音者,謊稱是找他投資;而第三名則持台灣口音,直接就在電話中恐嚇,揚言對朱木炎的家人不利,使朱木炎心生恐懼,當天晚上就匯出第一筆勒索款項。

朱木炎說,歹徒說如果他不照指示去做,會讓他身敗名裂。他說,歹徒很熟悉他家人的住址、電話,也知道他在學校的行蹤。而這些恐嚇、騷擾、警告,已經使他的家人不敢回家,據悉,5月7日凌晨2時,朱木炎家中玻璃被砸破。

目前,警方專案小組追查「時間點」,發現朱木炎家中被人砸石塊,而朱木炎於當日晚間6時才正式向警方報案,但各新聞媒體卻在中午,即已得悉此事,大幅報導,內情異常,不排除有「知情者」和詐欺集團互通聲氣。

另外,警方專案小組也覺得奇怪,朱木炎被詐騙案,消息曝光後,對朱木炎的報導,多是負面的指控,包括朱木炎嫖妓不付錢、打色情電話留下線索等。警方強烈懷疑是詐欺集團透過同夥「知情者」,故意放消息,以模糊焦點,算是報復朱木炎的不另付款,將深入追查。

記者會後 再遭恐嚇?

恐嚇事件曝光後,對於媒體報導他上酒店白嫖,朱木炎說,這樣的報導讓他人格受損,他感到非常失望。9日,他依照原訂行程回母校監考,相較前兩天的出面說明,今天,他態度低調,不願多談。他說,對方熟悉他家人的作息,如果真的要對他們不利很簡單,唯恐激怒歹徒,他不想拿家人的安全冒險,一切交給警察。

延遲6天才報案 另有隱情?

據TVBS新聞報導,朱木炎7日召開記者會,雖然是被害人角色,不過神情緊張,雙手不停搓揉,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到底朱木炎有什麼把柄?全案疑點太多,連警方都懷疑,朱木炎沒有將所有資訊全部告訴警方,更讓外界懷疑,目前的案情,還不是真正的全貌。

歹徒的予取予求,前前後後以語音轉帳了100多萬。朱木炎只稱,擔心家人安危,實在不合常理。據悉,朱木炎至少6天匯出9筆錢,連警察友人提醒這是詐騙手法,也不與理會,朱木炎還是照常匯款,甚至向家人要錢開了兩本帳戶,讓警方無法理解。

另外,朱木炎還將銀行開辦語音最重要的密碼提供給詐騙集團,轉帳紀錄清清楚楚,此外,朱木炎前兩天被問到詐騙過程,神情動作都顯示緊張不安,直覺朱木炎還有話沒說,是不是有把柄落在色情勒索集團?

疑色情勒索集團

朱木炎被詐騙原本上百萬元的存款一筆一筆轉出,警方將矛頭指向色情勒贖集團,將情色資訊利用網路聊天室散佈,掩飾成指壓按摩服務,還留下電話,專吊不知情的網友上勾。

據了解,朱木炎在網路聊天室裡遇到色情媒介留下指壓服務的訊息,單純的朱木炎和辣妹對話,還認為辣妹提供的指壓服務正合意,甚至強調自己就是奧運金牌得主朱木炎,一點也不迴避的將個人資料全部給了對方,成了色情集團眼中的肥羊,雙方網路一來一往,朱木炎就掉進對方設下的桃色陷阱。

警方:「朱木炎就是敗在女人手裡,因為對方知道朱木炎身分,所以讓朱木炎擔心害怕。」警方根據落網的吳姓嫌犯查出詐騙電話,循線找到其他受害人,結果都是被色情集團勒索,有些被害人是因為看到色情小廣告提供指壓按摩,找上門結果被騙一大筆錢,懷疑是朱木炎名氣太大,才會接連被騙100多萬,還不肯放手。

朱木炎否認打色情電話

據了解,朱木炎遭詐財事件,各種傳言紛出,包括上聊天室或是打色情王八機等,造成朱木炎本人極大困擾,他本人極力否認,並認為是外界過度聯想。

據朱木炎友人表示,朱木炎說他自己從來沒有打過色情電話,也從未上過聊天室,最多也只有使用網路「即時通」與朋友溝通、聊天,而在即時通的成員,都是他自己的好友及隊友,也不可能有外人介入。

所以說整起詐財事件,是歹徒主動找上他,進而威脅他的家人安全,朱木炎才會匯款給歹徒,而不是他自己惹禍上身。

跆拳道界 不可思議

傳出他到酒店或白嫖,跆拳道界人士都認為不可思議。友人也都說,這是很難想像的事。

奧運跆拳道銀牌、目前為台灣立委的黃志雄,不相信朱木炎會扯上白嫖的事,黃志雄說,朱木炎是很愛護自己的人,他幾乎是滴酒不沾,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一名熟悉朱木炎的人士說,朱木炎的酒量最多可能是一杯啤酒,「以前跟他吃薑母鴨,他都喝湯喝到不勝酒力,在旁邊睡著了。」

據悉,朱木炎由奧運回來後,行事相當低調,手機幾乎都是進入語音信箱的狀況,如果不明電話來電,他也通常不接,許多人找他必須透過親友轉告,有不熟悉的媒體記者想採訪他,他有時也請記者先以「伊媚兒」跟他聯絡,他稍後才回覆。

不過,此次他配合歹徒匯款,讓一些熟悉他的人也百思不解,或許是為了保護家人,才會如此,但讓歹徒食髓知味,恐怕也是朱木炎始料未及,一名友人說,或許朱木炎的生活一直以跆拳道館或學校為主,社會歷練還不夠。

同樣身為奧運奪金選手,陳詩欣表示,名利雙收,他們受到的壓力不小。她說,朱木炎會被詐騙集團騙走110萬元,她想朱木炎可能也是怕父母擔心,加上自己年紀又輕,才會上當,如果是她遇到這種事,她一定不會被騙。@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5-09 8: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