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

陳子昂《感遇三十八首》(其二十三)

作者:文思格

明 仇英《漢宮春曉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687
【字號】    
   標籤: tags: , ,

陳子昂感遇三十八首》(其二十三)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
何知美人意,驕愛比黃金?
殺身炎洲裡,委羽玉堂陰,
旖旎光首飾,葳蕤爛錦衾。
豈不在遐遠?虞羅忽見尋。
多材信為累,歎息此珍禽。

【作者簡介】

陳子昂(公元 661─702)字伯玉,是唐代詩歌革新的先驅。其詩標舉漢魏風骨,強調興寄,反對柔靡之風。有《陳伯玉集》。《登幽州台歌》是其傳世名篇。

陳子昂有「唐詩詩祖」之稱。(公有領域)

【字句淺釋】

解題:這是一首以鳥喻人的寓言詩,是作者有名的「感遇」組詩中的一首。
翡翠:即翡翠鳥,羽毛赤、青相雜。
珠樹:指「三珠樹」,《山海經》中記載的類似柏樹、葉子都是珠的奇樹。
委:致送。
玉堂:這裡指皇宮中嬪妃居住的地方。
陰:深處。旖旎(椅擬):這裡指柔美,與婀娜同義。
葳蕤(威銳):草木茂盛、枝葉下垂的樣子。
錦衾:織錦作成的被子。
遐遠:邊遠、遙遠。
虞:古代的官名,掌管山澤、打獵等事宜。
羅:羅網。
珍禽:珍貴的禽鳥。

【全詩串講】

翡翠鳥築巢在南海之濱,雌雄雙棲在三珠樹之林。
怎麼會知道在美人心中,縱意珍愛鳥羽像愛黃金。
在炎熱的南方被人捕殺,羽毛被送入深宮的大門。
飄搖柔美使得首飾生輝,結綵垂花錦被斑斕精神。
牠們怎麼不遠走高飛呢?獵官用羅網襲擊式搜尋。
果然才高的人反遭拖累,讓人心中歎息這種珍禽。

五代黃筌《嘉穗珍禽》。(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這首寓言詩全用雙關寫法,句句都是在寫鳥,但句句也都在說人。作者心中滿懷哀怨之情,但總以和緩的口氣說出,有君子溫柔敦厚之風,寫得哀而不傷,是為五言古詩之正法。

語言層次的內涵,已如「串講」中所言。現在試把喻義層次的內涵淺釋如下。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詩人出生地在四川,位於帝都長安的西南方。詩人品格高尚,不入流俗、不染俗塵。
何知美人意,驕愛比黃金:詩人不幸為武則天所賞識,被迫讓自己的才華為其所用。
殺身炎洲裡,委羽玉堂陰:詩人被迫獻才,有如鳥死拔羽,其哀怨之深於此可知。
旖旎光首飾,葳蕤爛錦衾:詩人的才華文彩,被武氏用來點綴昇平,當作政績。
豈不在遐遠?虞羅忽見尋:詩人為什麼不躲遠點呢?四川已是遠離京都了,但沒有用,還是難逃政治的羅網。
多材信為累,歎息此珍禽:詩人相信自己是被才華所累,不幸為武后看重而害了自己一生,因而深自歎息。

儒家是比較看重功名的,但在武氏臨朝時仍有許多忠於李唐王朝的文武官員深以入仕為恥,還有一些人乾脆起來推翻武氏(比如大詩人駱賓王等)。作者被迫入仕,以此詩反映出內心深重的痛苦,表現了自己永不泯滅的正義和忠誠。

現代人自然是完全不一樣了:就是鼠摸狗偷,甚至殺人害命搶來的聲名地位,也都一概視為榮耀。古人是自己希望選擇自己的追求,今人是被自己所追求的東西牽著鼻子走,哪怕足下是萬丈懸崖、無底深淵,也毫不顧忌。惜哉!詩人深深自嘆,我們卻只能為當今社會而嘆了。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長期地回憶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漸醞釀成熟,直到稍有閑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釣魚竿,悄然隱入那雲水蒼茫的圖畫中去!
  •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
  • 這裡呼之欲出的是一個決心出塵而又困於情中難以脫身的情僧形象。雖然作者沒有繫情於渾渾世人,而是把「情節」轉移到了純潔的荷花身上,但畢竟情絲未斬。
  • 作者用圖畫思維的表達方式,以生動活潑的語言向讀者表達了一個生活的真理:勇氣是戰勝困難、闖過磨難的最好武器。
  • 「今何許?」萬千感概,難以言表;「柳」本來柔弱,加之又「殘」,更是無力,但仍然在寒風中勉力而「舞」,蒼涼中透出悲壯,暗示國運衰微,心中萬般無奈,讀之使人暗然神傷。
  • 何人半夜推山去?
    四面浮云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
    走遍溪頭無覓處。

  • 在都城長安的古道上,騎著馬兒緩步徜徉。圖為清 唐岱、孫祐、沈源、周鯤、丁觀鵬《畫院本新豐圖》局部。(公有領域)
    而作者卻騎著「遲遲」之馬,可見對名利祿位已經灰心淡漠,且心懷滄桑之感慨。
  • 平山堂是北宋大文學家歐陽修在揚州作官時所建。( Huangchenhai /Wikimedia Commons)
    此詞化用唐代大詩人白居易《自詠》中「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的內涵,更進一步說,不轉頭也空,因為夢也是空。
  • 可是彈出的心聲也要有人理解和欣賞啊,可惜此時身邊卻沒有一個「知音」的好朋友!如果辛大在這裡就好啦,他是能理解和欣賞我心之憂樂的。於是作者的心又掉入了對朋友的回憶、懷念和感概的意識流中。或許是情深意真、思之太切吧,作者竟在半夜的夢境中又繼續夢想起朋友來了。聽他的口氣,他們似乎真的是在夢鄉中見面了。
  •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是本詩的精華和生命力之所在。它描寫的是天賦生命的不屈不撓的捍衛生命權力的精神,是看似弱小、微不足道的生命攜起手來,形成一片不可壓制的美好前景的奉獻精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