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小我」至「大我」——典範人物的自覺精神力量

更新: 2005-07-17 21:44:53 PM   標籤:tags: 石朝穎

「自覺」乃是人對「存在」與「自我」的把握。真正「有我」者才能「忘我」,那些還不曾「活過」卻說:無我、忘我者,乃是人對生命的一種「墮落」與「倒置」。

人類歷史上的「典範人物」,都必是由「小我」的真實體驗與工作中,使自己超越於現實的「小我」,而上達到一種「大我」的理想領域裡。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小我」沒有一種「大我」的胸懷,那麼他必然是一位狹隘的「現實主義者」。同樣的,如果一個「大我」而根本沒有「小我」的自覺做基礎,那麼這個「大我」的世界,實際上也只不過是一個空洞的概念罷了。因此,一個真正的「典範人物」,必然是一位「小我」與「大我」的徹底縫合者——孔子如此,釋迦牟尼如此,蘇格拉底、柏拉圖、聖‧奧古斯丁、六祖慧能……亦復如此。

我們都知道,歷史是不可以被分割而加以了解的;所以說,歷史上的一切事件與人物,必待我們先對歷史做一整體的深入了解後,才能對一切個別的事件或人物,給予一個確定的地位與意義。假如我們不是如此,那麼到頭來我們不是落入一些個別事件的執著裡,就是使我們自己迷失在一茫無邊際的歷史窠臼中。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我們發現有二種形態的精神力量,是使人能憑之而永無憾疚活下去。一種就是:宗教情懷的精神世界。例如:基督教就是運用人和神性的溝通,來消除個體的限制。或如印度教以深刻冥想的梵天智慧,來擴大「小我」的世界。第二種就是:倫理道德的人文世界。例如:中華民族在周朝所形成的德化之政治世界,就是以廣大天地為基礎,把「人」介入「天」「地」的三元運動世界。這種以古典中國的《易經》為基礎所建立的天、人、地三元的運動世界,正是中華民族所特有的心懷。

然而二十世紀的人類,已經普遍喪失了這二種偉大的「精神力量」。換句話說:我們都是活在一個沒有堅實「信念」的時代裡。二十世紀的「科學成就」,雖然使人類第一次達到全球性的溝通機會,但如何的恢復這種人類歷練千百年才孕育而成的最高「精神力量」,正是我們今天的共同使命。@

本文整理自:《自我覺醒的卑微種子》 石朝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文化博覽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