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3)—西方飛來的火

老黑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1日訊】】西方飛來的火───夢囈

火球!───自西方傳來斷續的似雷,又像鼓的轟鳴。……正當我跪在東京灣畔,臨海公園鵝卵石的沙灘上,默默追憶著,六十四年來,我所經歷的人生時,我突然聽到一陣緊一陣的轟鳴!於是迷縫的眼,睜開了,側轉頭去。

伴著滾滾的轟鳴,一團似火又似霞的,黃紅色,中心還有一束綻藍的焰,由小到大,又由遠而近,正向我飄來……。

我在頭暈目眩中,突然發現,火球一下子長出了兩支翅膀。而綻藍色的焰,似乎變成了堅挺著脖項上一個藍眼,赤面的鳥頭!!!……

“火鳳凰,火鳳凰!”我驚呼著,一下子翻滾倒下!……啊,夢!這是幾日以來,當我似醒非醒時,總要夢見的一段神奇故事……

有人說,火鳳凰只有在高僧涅槃的時刻,隨著熊熊的烈焰,突然出現在焰之穹頂的一種神奇的幻象。苦苦修行一世的高僧,只有在火鳳凰直上雲端的時刻,他的靈魂才得以解脫人世的苦海,振翅飛向西方極樂世界。於是,儘管凡夫俗子能夠看到火鳳凰,或者夢到火鳳凰,而接下來的便是離世!

是嗎?!我夢到了火鳳凰,而且是一個月來,幾次她都迎著我飛來,又突然地消失。……難道,我真的要離開這個世界嗎?!

於是,我想若果真如此,那麽我就要把我一生的經歷,寫下來,留給我的子子孫孫們,留給我周圍愛我、關心我的一切親人。這樣,當我離開人間的那一刻,我的心,才會感到清靜。凡夫俗子的人生,也許並不比大人物一生卑微幾許,反而,也許更讓人們追憶!

大渡河之子

唐古喇山,是青藏高原的一座有名的雪山。亙古蒼桑,積雪無休止的覆蓋,又無休止地融化。於是,從她的足下,流經濕地,再流向四方。向東,她流向江淮,流向黃土高原。流出了長江、黃河,蘊育了華夏文明。向南,她流向雲貴,流向川藏大峽谷。從而蘊育了怒江兩岸的夜郎文明和雅魯藏布江的藏族文明。

在青藏高原,流淌著一條由雪水匯聚的河,叫楚瑪爾河。漸漸地,由於青海高原的平緩遼闊,她又變名爲通天河。當她奔向川藏大峽谷時,地勢突然變化。寬寬的流域,進入狹狹的斷穀。水勢立刻變的洶湧澎湃。直瀉滇緬。在這片高山的峽谷中,舟難渡、人難泅。

於是,當地的藏漢先民又在兩岸峭壁上,拉起了鐵鎖鏈,鋪上了木板;於是兩岸就可以自由往返;於是,她的名字,也就變成了大渡河!

這裏,我想用我父親王志超,對大渡河支流───康定河的一段描述,來說明大渡河的壯觀氣勢。父親是如此寫的:

“……我是抱著很大的希望到西康的。第一次到西康,路過大渡河、青衣江,看到水流湍急,波濤洶湧,而大渡河兩岸陡峭、蘊藏著永無窮盡的動力,給了我很大的吸引力。在途中,我就想,這次到西康,走對了路,可以施展一下我的抱負了。

從瓦斯溝順著康定河,走了二十五公里,到達康定。這條河,在二十五公里內,落差一千多公尺,簡直是一連串的瀑布,跌下山來!所以,雖然這個只有幾萬人口的西康省省會康定,荒涼冷清,完全是塞外風光,可是這裏卻充滿了朝氣,充滿了希望!

每當夕陽將落,四面山坡,砍柴藏女,唱起了藏歌的時刻,我也手舞足蹈起來!

康定河蘊藏著豐富的水力資源,最枯的季節流量是14秒公方,最少可以發十萬千瓦的電力,而夏季可發一百多萬千瓦。最大的優點,是不用建高壩,土木工程費用最省,只需要管道就行了。所以,每個千瓦的投資最省……”

這是父親當年接手中國人自己設計、自己建設的抗日戰爭時期的第一個水電站時,寫下對大渡河流域最真實的寫照!

當她流入緬甸後,又變成了溫馴的伊洛瓦底江。中緬兩國人民從來都以胞波相稱。伊洛瓦底是一位文靜的姑娘,而大渡河,則是一個永往直前、不可一世的巨人。雖然他們的性格如此不同,但他們卻永遠手挽著手,把兩國人民緊緊相連。……
……。

這裏是藏民區。而坐落在康定河畔的這座城市,就是康定市。她還有一個古老的名字───大箭爐。

每當祭日,寺院的鐘聲、讀經聲,響徹雲霄。土司、香客各族信衆,伴著木魚和佛樂,俯首跪拜。

人們頂禮叩拜,懺悔人生,氣憐普渡。……帳逢、牛、馬擠滿空場,即使狂風驟雨,也摧毀不了他們的信仰。

大箭爐啊,大箭爐。你這康定河畔的第一大城,你俯瞰洶湧咆哮的江水!……。

一九四一年四月十二日,伴著雄渾的鐘聲,伴著藏女的歌唱,當他───我的父親王志超,接受到第一枚潔白的哈達時,一個幼小的生命,來到了人間。

他,就是我───王天增。我落地時的名字叫王康林。

我,是大渡河之子!

歷史的足迹───不知祖姓的王氏後人

一八七0年八月的一天,天津大沽口,東沽旗人村的一個殷實的大戶,突然爆竹震天,女傭、女眷們忙裏忙外。正當左鄰右舍莫名其妙之時,管家來到大門外,在黑磚牆上,貼起了一張紅紙黑字的喜字銘文:

本府,原大清帝國南直隸撫台,現本地鄉紳***於今晨喜得第三子。感謝各位高鄰數年來眷眷相顧,今特昭此幛,以敬告高鄰親朋。

鄉紳***

這裏的鄉紳,就是我的曾祖父。究竟他姓字名誰,竟然連我生身父親的兄弟姐妹,誰也說不出他的名字。我們權卻叫他王氏祖翁吧!

但是,我們後代能夠知道的是,他曾出任過杭州經略,幹過內務府京官。他是在南直隸撫台一職卸任後,定居到天津大沽口、東沽旗人村的。而在這個村子裏居住的,全部都是遊手好閒的滿人臣民的後代。

一八八四年,夏天某日,李鴻章到天津小站招兵,這件事被一個十四歲的少年得知。於是前往招兵處看熱鬧。

這個少年,雖然也吃皇糧,同滿族子弟一樣,不愛讀書,但是他卻偏偏愛上了武術。拜在了一個名字叫李海青的倉州武舉門下。從十歲開始,專在李家學槍舞刀,不僅身手敏捷,更是臂力過人。十二歲時,便能輕而易舉地舉起一麻袋大米,在倉州少年中,也算是小有名氣。

其實,這個李拳人,曾追隨撫台大人多年,撫台卸任後,他便回到倉州,成立了演武堂,賣武爲生。撫台看到老三終日不讀經書,嗜玩如命,便把他交給了李海青。

出於好奇,老三這一天來到了募兵站。兵站看到他年少,不准他進門。於是他轉到了一側。擡頭看了看兩丈多高的青磚高牆,稍一運氣,向前飛奔至牆邊,一跺腳,便已站在了牆頭。及至招兵官員發現時,他已站到了官員的跟前。

“這小子,你是怎麽進來的?!”官員說著就要攆他走:“從哪裏來的,再從哪裏回去。”

“我從牆上來的,難道再讓我從牆上回去?”老三說。

“你要是再從牆頭出去,我就收你。”官員看了看牆邊,並沒有任何可以攀登的器物,便不相信地回答。

“一言爲定?”

“一言爲定!”

此時老三,略一定神,運了運氣,快步衝向高牆,只見他一跺腳一個鴿子翻身,便又從新站到了牆頭。大院內,立刻爆出了一陣“好!好!好!”的喝采之聲!

老三略作停頓,接著便在牆頭連打三個側手翻,第四翻時,全身定住,成倒立狀,待喝采聲變成一片靜寂驚訝之時,他雙臂下彎,猛地往上一推,只見他一個後空翻,輕輕落地,竟然沒有一絲聲響。

官員驚的站了起來,剛要說話,老三雙手抱拳:“失禮了!”

“你年齡太小,但輕功超群,能否募用,尚需上報上邊。”官員說:“這樣吧,你把你的姓名、住址寫下來,你先回家幾日內一定告知結果。”

就這樣,老三回到了家中。其實,當時的老三,並不是真的想當兵。自鴉片戰爭以來,洋人傳教士、教堂早已不是新鮮的事情,隨之而來的鴉片煙館,正在毒害著中華民族的肌膚。他是看到應招之人面黃肌瘦,心想:這樣的人,能被招上嗎?於是懷著好奇心,飛牆闖入招兵站的。

而招兵的官員,開始還認爲,這個毛頭小孩子,是不是爲了吃飯,也來充數,於是才誘他從牆頭而過。

老三回到東沽家中,此事一丟腦後,照樣舞槍玩拳,閒暇之時,便到天津城裏閒逛,早已把招兵站之事忘記了。

招兵官員,在老三走後不敢怠慢,立刻稟報上司。由於老三只有十四歲,上司也不敢停留;正是軍中用人之際,便也逐級報了上去。

恰巧,大清國總理大臣李鴻章,爲京師安全,正在視察天津沿海設施,此事傳到了他的耳朵。

本來,這只是一個小事,總理大臣完全可以不管不問。然而,鴉片戰爭以來,清國被列強欺侮,國貧民弱,現在又招兵困難。軍隊不招大煙鬼,而農民百姓又災荒不斷。諸多事情使李鴻章每日寢食不安。突然報來一名十四歲的玩童,身懷絕技欲來報效朝廷,豈能不大喜望外?!

於是下令家丁,帶著總理手喻,直奔東沽口,旗人村,前往招見老三。此時老三,正在天津同師父李海青及師兄弟在飯店聚酒猜拳。

老撫台聽說總理家臣,奉總理手喻前來找老三,於是大驚失色,以爲老三在外面惹了麻煩,趕忙讓下人帶著總理家臣,前往天津尋找。好在,老三出門時,告知了家人:是去天津拜會師父,準備從新回倉州再學武藝。由於師父李海青,曾是老撫台多年屬下,自然免不了讓老三在天津設宴招待一番。於是家人輕車熟路,很快就找到了老三。

老三見過手喻,哈哈大笑,告知師父那天在天津招兵館的一段經歷。

師父嚴肅地說:“國貧民弱,應徵爲伍,是每一個中華子孫的光榮。即已報名,不可兒戲。並且總理手喻,當即刻出行前往。速去,速去。我們告辭了。” ……

老三告別師父及衆師兄弟,來到了天津的總理衙門。

總理看見眼前的老三,雖然臉存稚氣,且也英俊魁梧。便問:“下面人說:你能飛檐走壁,想報名應徵,不知你還有什麽本事,當廳表演,本官當量材使用!”

“在下十八般兵器,雖不敢妄稱精通,倒也略曉其一二。在下之長除輕功以外,我力可拳鼎。”老三看到院中放著一個高約三尺,直徑約三尺半大銅鼎說:“請總理大人,先容小人練一番拳腳,待血脈熱絡後,當爲總理大人拳鼎,以表功力。”

得到總理的許可後,老三來到庭園。先是壓腿、踢腿,然後太極舒展。定過神後,雙臂下垂運氣,突然發力,一個活脫脫的武松罪打蔣門神的醉拳,便在庭當中演練起來。

醉拳,是武術中的形意拳的一個分支。通常練武,是先從十六路彈腿開始,按順序即:小紅拳、大紅拳、螳螂拳……猴拳……。及至練到形意時,在武林中,應該是比較高的功夫了。因爲形意二字,即在意念之中,又溶於招式之內。醉拳還有一個名字,就叫“滾堂拳”,即:不僅似醉酒過招,還要倒地還招。一招一式,看似花架,實則每一招式,均擊要害。

武術中又有:行如風、坐如鍾。靜若處子、動若猛虎之心經。講究手、眼、心、發、步。眼到手到,心到發力到、步到。練就這一套拳路,絕非一日之功。

只見老三,醉似泥人,撲臥翻滾。忽而挺立、騰空、翻跟鬥。……一陣演練完畢,竟然面無虛色,吐息如常。頓時,博得滿堂彩!

略一定氣,老三就走到了大銅鼎前運氣,騎馬蹲襠,雙手握住銅鼎的雙腿。只聽:嗐!!的一聲大吼,那只銅鼎已經舉過了頭頂。以騎馬換登山,繞園場走樁步三圈,銅鼎三腿輕輕回落在原處。

直到此時,總理府內所有的看客,才猛從驚訝中醒來。不得不佩服這位年僅十四歲的頑童。……

李鴻章看罷,立刻叫進中堂說:“朝庭用人之孫,你有如此忠心,且又武藝超群,就在軍中任教職吧!”淮軍中的教習,即教頭,或爲今日的教練。老三得此重用,在當時的天津衛,可以說是一條爆炸新聞。於是招兵站,很快又來了一些精武之人,吃軍糧,效力朝廷,一時傳爲佳話。

一八八五年,清廷向西洋購買軍艦。而軍艦又能需要懂得使用,修整使用之人。於是李鴻章決定,從軍隊中,挑選一批年齡小,卻又頭腦聰敏之人。此時的老三,已成爲淮軍中的千夫長了。李鴻章想到了這個十五歲的軍人,於是把他也編入了赴英國、德國的軍官隊當中。

這些軍人,在英國學習了一年英語後,正式編入了英國的海軍學校,經過兩年學習,大部分官兵返回清國,老三又同其他九人一塊,奉命到德國學習機械,終於在1889年,重返清國。此後,便一直在北洋水師的丁汝昌麾下,當了一名管帶。

此次英德留學,在老三今後一生中,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當時中日海軍力量的對比,是中國軍艦略優於日本,但是,爲了侵略戰勝中國,天皇竟然自動由每日三餐改爲兩餐,不惜重金,從英國購進了當時世界最先進的炮艦;而清朝西太后,竟然爲了建設皇家園林,動用用於購買戰艦的軍費。加上日本是全民動員,效忠天皇,一切爲了“聖戰”,因此滿清帝國就先天性地、註定失敗的命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