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烏盆記—見義勇為的張別古

袁榮易

台灣戲專國劇團演出烏盆計,謝德勤飾演劉世昌的鬼魂,臧其亮飾演張別古–靜聽開口講話的烏盆訴說冤屈。

【字號】    
   標籤: tags: ,

烏盆計是齣典型的老戲,開場「行路、避雨」雷祖帶領風婆、雨師、雷公、電神及雲卒上場。雷祖吩咐佈雲作雨完畢即下場,短短兩句話的過場,帶出詭異的氣氛。從前人相信鬼神就存在於與人間比鄰的平行空間裏。「社火」、「扮仙」是人神交流的隆重場合,被視為戲劇的源頭,老戲裏總要留空間給「扮仙戲」,儀式性的暗示出另外空間的崇高地位。這與民宅安有神龕的意思一樣,有鬼神監察著讓人不去做壞事。

劉世昌被害後又有「跳判、堆鬼」,這是表示趙大殺人奪財,鬼神都受到震驚;鍾馗帶領一群小鬼(一堆鬼),護送劉世昌的鬼魂找到張別古以便伸冤。鬼神與人有一種微妙的關係,鬼神不能直接現身干預人間的事,但是可以起到串連的作用。俗話說:「戲不夠,神仙湊」,「扮仙戲」醞釀出「祭神如神在」超越性的觀點,俯瞰人世,使空間多一個層次。不但很容易補滿「戲不夠」的地方,又容易使觀眾情緒高昂。跳判時的撒火彩,形象化的凸出這些超越與高昂,這是社火遺制,通過火進入另一空間。

年紀很大的張別古,生了場病無法去賣草鞋,也就沒有收入,因而跑去欠他錢的趙大家中要錢,但錢沒要到只要到一個盆,而劉世昌的鬼魂就隨盆跟上了。鬼神的安排很奇怪,不叫鬼去找仁人義士英雄好漢,偏偏去找一個無財無勢、遇事退縮的「小花臉」(在舞台上逗哏的角色)。張別古遇上這種事只好認了,戲中刻劃他逃避不成,最後硬著頭皮幫鬼伸冤的過程,滑稽可愛,甚至還被打了五大板。審案的包公發現錯誤賠他五錢銀子,也就解決張別古最重要的吃飯問題了。

逢到別人有冤屈的時候,包公都不能弄得清,你願意站出來為他說一句話嗎?張別古做到了,相信你也能做得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代侯方城《壯悔堂文集》記載了一則明代名戲班興化班和華林班的主角競藝的故事。南京富商請了這兩個當時最有名的戲班同時搬演《鳴鳳記》,事後三年,敗部的興化班馬錦請求二度演出。馬錦如何敗部復活?可謂臥薪嘗膽…
  • 唐滌生的《胭脂巷口故人來》除了在戲台上演出的舞台版外,還有一個電影版本,由任劍輝、白雪仙、林家聲等主演,改名《琵琶巷口故人來》。兩個版本的故事骨幹是一樣的,分別只在於舞台版中,文敏被逼離家後,懇求桐軒莫上京應試,因「有師在,弟子難出頭」,桐軒贈他盤川(盤纏)即隻身離去;電影版中,桐軒則認為「弟子功名師有責」,同赴秋闈,其後,二人投宿寺院,桐軒染病加上盤纏不足,自願放棄應試,把餘錢贈予文敏,「讓舅功名把姓埋」。
  • 看《帝女花》,長平公主之貞烈、周世顯之勇謀自然是焦點,唐滌生確花了不少筆力在他們身上。然而,唐滌生之所以傑出,不在於他能把男女主角塑造得豐滿,在於他沒有遺漏主角身邊的配角,他撰寫《帝女花》的功力可見於周鍾一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