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31)—因別人放屁他獲罪的人

老黑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6日訊】因別人放屁他獲罪的人

就在我被“揭蓋子”不久,我們劈鐵組的鐵匠班揪出了一名“現行反革命”。

這是一個只有二十一歲的小青年,叫賴永春。從小就跟著其父學鐵匠活,我們劈鐵組所用的鑿子、鋼纖等等鐵工具,都是經過他鍛造、粹火出來的。平時是一個非常樂觀,而且願意開玩笑的人。所有的人都願意跟他聊天,找樂。正因為太愛開玩笑,結果成了“現行反革命”。

他有一個好朋友,叫王增春,年齡相仿。一天,賴永春正在低著頭用小錘敲打燒紅的鑿子,沒有注意到王增春又來到鐵匠棚。王看賴不注意他立刻走上前去,用一支手一按賴的頭,接著轉身用屁股對著賴就放了個屁。

賴永春頭也沒抬起來,就跳出一句話:“你這個屁,就像威力無比的原子彈。”這一句話,竟然差點要了他的命!

王、賴都沒有注意到,在王身後還跟著一名積極分子,這句話偏偏被他聽到了。於是賴永春喊反革命口號的罪名就這樣給加上了。

原來,毛澤東的書在文革中被吹捧成“威力無比的精神原子彈”,賴永春竟然把王的屁當成了威力無比的原子彈,這還了得!

於是,不僅大會批判,而且工作隊開始追查他的家庭關係。其實賴的父母是早年從蘇北闖青島的農民。這一代大概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工作隊決不是查到這一代就結束的。經過兩個月的調查,查出問題來了。

原來,賴永春的祖父是農村的“地主”,直到他出事時,還戴著地主帽子在農村挨批鬥呢!那麼,地主的孩子為什麼要到青島來幹出苦力的活呢?

原來賴的父親年青時愛上了同村的一個姑娘,對於父親給他訂的娃娃親非常反感。那是在其十歲的時候,其父給他找了一個十八歲的女子做老婆。他為了逃避這個婚姻,便同所愛的姑娘一同逃到了青島,在這裏成了家生了孩子。後來到了一個鐵匠鋪當學徒,學出了一手好活。

這本是當時青年人反抗封建的家庭包辦婚姻的一個勇敢的選擇,然而到了文化大革命卻成了罪狀!

這個倒楣的父親被定為逃避農村監督改造而逃到青島,縱容其子咒駡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是反動的地主階級本性。於是,其父母因其兒子一句被人偷聽的玩笑話同賴永春一塊被強行遣返農村監督改造,賴永春同時被戴上了現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天津的母愛

這幫“紅衛兵”把我押回緯三路一號祖居以後,就再也沒來找我。我在家中住了三天,看看周圍也沒有什麼人監視我了。自己便偷偷地溜到了火車站。

那時,紅衛兵全國各地大串聯,乘坐火車不花錢。我大搖大擺地上了去北京方面的火車。列車在第二天中午到達天津時,我下了車。我當時想: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上北京。對於北京運動的情況我不瞭解。剛好,天津住著父親原來的二房太太,不妨先到她家裏躲避一下,瞭解情況後再說。

我按照地址找到了信昌裏15號。這時的我是有病亂投醫。魯世明是在一九五二年就同父親辦理了離婚手續,我根本就不想考慮這些。

還好,是她開的門。一見我也先是一怔。看了我足足有一分鐘,然後說:“你是仞仟的大兒子吧!快進來。”她是從我的臉龐和眼睛看出我來的。

我原先以為她即使不拒絕我,也會在我面前大罵我的父母一頓。然而,她不但沒有,反而問我父親怎麼樣?對他非常關心。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見到她。但她待我非常好。

她聽到我的情況後,非常同情地說:“你先在這住著,一會你弟弟回來了,讓他告訴你北京的情況。”她給我做了飯。正在吃飯,他唯一的兒子也是我的異母弟弟回來了。她把我介紹給他。雖然第一次見面,但他對我沒有任何反感。

我們兄弟相認了。他是一九四七年出生在濟南的。對於當時的社會現實,我不能妄加評論。但我可以說,這是我父親一生中所做的唯一的一次錯事。因為父親不僅害了母親,也坑害了他們母子。但他們早已離婚,根本不是什麼納妾逼死前妻的事。

父親只能承擔對我母親的不忠和對自己親生兒子───魯世明之子的不養育的責任。這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愧疚。

天津到北京,當時乘火車只有三個小時。閏增(他的名字)吃完飯,就去了火車站。文化大革命初期,全國到處都是揪鬥“走資派”、揪鬥“牛鬼蛇神”……。天津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我到北京的目的是要去上訪。我不能在這個時候去找我妹妹,因為第一,青島的人知道我妹妹在北京工作,很快就會找到我。第二,我怕給她惹麻煩。那麼要上訪就要有地方住。我人生地不熟,住到哪裏是一個大問題。

還好,閏增去了三天回到了天津。他告訴我,北京上訪的人成千上萬。中央專門成立了一個上訪辦公室。所有上記的人被安排在幾個部的招待所裏居住。吃飯、居住一律免費……。

魯世明又留我住了一天。臨走前,她給我蒸了一鍋饅頭,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注意安全,別讓青島去的人把我抓回去。……

我們都流下了眼淚。閏增把我送到了火車站。

這時,我才真正地感到母性的偉大!──是父親拋棄了她,是她自己含著淚水,抱著孩子離開濟南,在天津一個人把孩子撫養成人!又是她,不計較我是原配夫人所生的兒子,幫助我渡過流浪的難關。這是一種超越任何境界的母愛,更是對我父親刻骨銘心的愛的使然。

分手的時候,我對閏增說:“你媽就是我媽!謝謝她幾天來對我的保護和照顧,我今生今世都不會忘記!請媽多多保重!”

我登上了人頭湧動的車廂。(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