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青年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一中青報的老讀者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9日訊】一,輝煌的昨天

文革後第一任總編輯鐘沛璋,27歲時就被打成右派。胡耀邦把他找來辦中青報。復刊後的中青報,在全國彙集了很有思想,很有水平的一批精英人材,以天下為己任,立志改革開放,深受好評。發行量在80年代很快達到200多萬份,直追300萬份。一時洛陽紙貴。青年報人其思想的力度,知識的新穎,人格的品味和才華的魅力,整整影響了一代青年,甚至改寫了中國青年的發展史。連胡耀邦都說過:中國青年報是可以做出貢獻的。

復刊後的中青報發表的第一篇重要社論:是指4。5天安門運動是愛國運動,呼籲為天安門事件平反。當時的一位中央領導說:中國青年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復刊後的中青報發表的第一篇重要的人物專訪是報導4。5英雄。引起有些人的非議。

復刊後的中青報發表的第一篇連載是手抄本《第二次握手》。遭上面有人指責:要把青年人帶到哪裏去?手抄本《第二次握手》後公開出版發行。

復刊後的中青報發表的《鄧麗君家鄉訪問記》,遭當時的中宣部通報批評:擅自宣傳鄧麗君。但一年後鄧麗君的歌聲傳遍大地。

復刊後的中青報內參報導了北大競選人民代表,遭胡喬木點名批評。

清除精神污染時中青報整版報導教青年如何跳舞,養花等,後跳舞解禁。

中青報第一次獨立如實報導山西一架飛機墜毀,被中宣部通報批評。報導意外災害現已解禁。

為了尊重事實與真理,為了維護人民的利益,中青報記者被毆打,記者證被搶,照相機被砸,人格被污蔑,被陷害,甚至上法庭。。。。。。他們不怕遭人誣陷,不怕被人抹黑,甚至不怕丟飯碗、下地獄。

中青報記者因自己的觀點與有些官員觀點不符合,被人告到中央,鄧小平、胡耀邦都批示嚴處,但以往的總編輯堅持事實真相,維護記者的申訴權利。觀點不同有權保留。沒有處分記者。

八九年六。四時,青年報人打出橫幅:「學生不是動亂,我們反對動亂,有人希望動亂!」

六.四後青年報記者編輯,有的判刑,有的撤職,有的離開了心愛的報紙。

但六。四前的中國青年報是中國青年的靈魂所在。

一位社會科學家曾說過:「中國有五億青年,其中思想最解放,品格最高尚的就是青年報人。如果青年報人有希望,那麼中國的青年就有希望,如果青年報人墮落了,國家的未來也就完了。」可見評價之高!

二,可悲的今天

六.四後中國青年報遭到重創,精英被毀,人材流失,人人自危,只求太平。發行量開始下降。但媚上,媚官,媚錢,唯心,違心,昧心演變成中國新聞界的主流時,講假話,製造假新聞,吹牛拍馬。甚至顛倒黑白,混淆是非已司空見慣。中國新聞界的公信力降到又一個低谷。好在青年報人還沒有被趕盡殺絕,他們在極其困難的環境裡忍辱負重,又開始了對國家前途民族命運的苦苦思索。理論部主任馬立成(後調人民日報)寫了《交鋒》,受萬里接見。李大同創辦了極受歡迎的《冰點》專刊,李方創辦了《青年話題》,盧躍剛寫了《大國寡民》。副總編輯范永生被免職時沉痛地說:「我可以不做官,當我不可以不做人。」總編輯徐祝慶辭職時,向 6。4被傷害的記者編輯表示歉意。青年報人明白:甚麼是真善美,甚麼是假醜惡。新聞是歷史的草稿,青年報人也在書寫歷史。青年報人可以被懲罰,但他們有保留人格的權力。

此次中青報的稿件評分之爭,關鍵問題在於誰最有權利最有權威來評定稿件。冰點主編李大同發表的萬言書,稱條例的核心是將評價辦報的標準依附於少數官員的喜惡之下,企圖造成員工對頂頭上司的俯首帖耳,讓記者和編輯「 奴性化」、「庸俗化」 。這是實質問題。讀者是誰?是人民大眾!可讀者的好評只有最高50分,而官員的好評最高300分。若批評則反扣分。為民服務成了為官員服務。官員的好評或批評就那麼重要嗎?「上面」的每個官員都是百分之百的馬克思主義者???不是人大副委員長也搞貪污腐敗嗎?難道記者的報導非得取悅官員們?!不然就得滾蛋。一月內惹得官員不高興,到扣兩次800分,就得考慮是否還有錢生存下去。李而亮、趙勇們當然希望的是唯上高興,步步高陞。至於事實與真理究竟如何,還管那些。為了滿足他們的需要,競準備犧牲數代青年報人的價值觀。可喜乎?可悲乎?

三,沉淪的或崛起的明天

一般來說,只要數億中國青年還存在,中國青年報就有存在下去的理由。可如今的中國青年報發行量已經降到40萬份。有點慘不忍睹。但中國究竟要造就甚麼樣的一代年青人?如今的校園裡到處流傳著的座右銘是:「歌聲、舞聲、雞犬聲,聲聲入耳;國事,民事,天下事,事不關己。橫批:莫談國事。」前蘇共為甚麼垮臺?是他們控制人民的思維還不夠嚴嗎?前蘇共垮臺前有兩則笑話:(1)一男人去上廁所,看到牆上寫著:朋友,你是否同意?言論自由只有在這裡!(2)公共汽車上,一乘客發現別人踩著自己的腳,於是小心翼翼地問道:「同志,請問你是克格勃嗎?」「不是。」「那麼,請問你家裏的親屬有在克格勃任職的嗎? 」「沒有。」「同志,請問你家裏的親屬的朋友有在克格勃任職的嗎?」「也沒有。」 「太好了!同志,對不起,你踩到了我的腳了,請高抬一下貴腳。」如此嚴密的思想防範,效果如何?蘇共垮臺時俄羅斯人們載歌載舞四晝夜。還是不要欺民吧,「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青年報人為甚麼對我們這些讀者恭恭敬敬,看得出來,他們不想做人民的老子,而只想做人民的兒子。(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8-19 10: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