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稿】評血腥公司的末日瘋狂賭(下)

困獸猶斗,死中求生,決戰人類

三人行

「六‧四」網絡圖片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2日訊】六、若將納魔比共魔 納魔只是小兒科

進入董事會的任何分子,必須無限忠誠。例如,對八九屠城的不夠堅定,才是楊家將不能見容於鄧小平的真正原因,哪怕曾是通家之好。鄧多半是借用江曾的謠謗,更可能是連袂演出,以清除隱患。這樣看來,人們對中共及胡錦濤表演秀抱有任何幻想與期待,都是對中共本性以及垂死時期非常權力結構內幕的不了解。

正是江澤民在反和平演變這一根本問題上迎合了中共,董事會才對其青睞有加,甚至寬恕他的漢奸出身、特務歷史,容忍他的顛狂形狀、流氓品行。可見,江深諳中共本性,故作反和平演變張揚表演,表面上惹火了鄧,其實真正搔著了他的最最痛癢之處,促其舒舒服服痛痛快快交權。這正是江的狡詐處,也正是鄧某人的狡詐處,南巡斥江聲起處,中共夾起狼尾巴重新做人的形象光鮮多了!

另一個問題是何以在中常會2比5的劣勢下,權威未立、背景不深的江,仍能有效推行鎮壓法輪功的政策?這是因為,中常會多數的考量只局限在政治層面,而江與董事會的考量卻深刻到道德與生命的層面,共之靈江之魂同病相憐,都本能地感受到法輪大法的正氣薰灼威脅生命,必欲除之而後快。

血腥公司的末日瘋狂賭計劃始自綿裏藏針鄧,成形於流氓無賴江,而緊鑼密鼓實施於笑面殺手胡。江臨危受命不負所托,他一共做了兩件事:一,全力圍剿道德;二,籌劃決戰人類。

圍剿道德的結果,一個史無前例的惡性癌腫大膿包在地球的東方鼓起,世界上當之無愧的邪惡軸心,恐怖主義的根據地,決戰人類的大本營得以奠基。在那裏,山河呻吟,人心魔變,連兩億年前的大石頭都裂開來,書法天成,宣告中國共產黨必亡。

他背倚幕後軍方集團、起用專以設計邪惡禍害人類換取榮華富貴的知識敗類何新、王滬寧之流,精心策劃於密室,緊鑼密鼓於幕後,洗腦布毒於華夏,膿化正常細胞、擴散癌腫於天下。摘其要者簡述如下:(請參看講話附件)

1)超越一切人類道德底線,超越一切國際法戰爭法,建立恐怖主義軍事理論:「超限戰」。表面上為窮國弱國出謀劃策,實質上是為不擇手段虐殺無辜製造理論:鼓吹恐怖主義是被逼上梁山,讚許自殺式虐殺無辜充滿悲壯的英雄主義,非常契合被黨文化同化禁錮的國人思想。因此,本拉登應用這個理論在「9.11」一得逞,立即得到「超限戰」理論策源地舉國一致的讚歎與歡呼(百分之九十)!甚至在相當多的國人心目中,對喬治布什仇恨和對薩達姆同情難分軒輊。

2)鼓吹戰爭必要(「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暴力恐怖神聖(「死人是推動歷史前進的動力」),

    侵略有理(「沒有戰爭權就沒有發展權」,「一國的發展就意味著對另一國的威脅,這才是世界歷史的通則」,「軍刀下的現代化是中國的唯一選擇」),

    殖民萬歲(「民族復興」,「帶領人民走出去」,「解放地位低下的美籍黃種人」,在美洲建立血腥子公司)。

甚至在道德倫理上叫囂:殘忍者勝仁慈者敗,國家利益至上,不給道德留下任何空間;在哲學上宣揚:求善與作惡,都將適得其反,亦即在辯證法高度肯定作惡可結善果;在文藝作品中謳歌為統一戰國而「情不得已」虐殺無辜的暴君是真正的大英雄,入了魔道的張藝謀恐怕做夢也想不到:《英雄》出籠的真正目地正是為了血腥戰略預造輿論:即使十億生命塗炭,血腥公司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千古大英雄。同時鼓吹中華民族最優論、黃種人首先發現美洲論、文明中心轉移論,生存空間論,人口膨脹戰爭必然論等等。一句話,高舉中華世紀的破旗,招魂希特勒種族主義,為共產法西斯鳴鑼開道。

3)將三個代表寫入黨章憲法,在十六大報告中寫進了民族復興的偉大目標,新黨章中規定中共是中華民族先鋒隊,一句話,從輸出革命演變為輸出戰爭,將馬列主義重大發展到納粹主義。

誰說血腥公司前路葬,後路絕,死路一條?這條集傷病困危於一身、日將暮兮下黃泉的妖獸在籠子裏窺測方向,終於撿到一根延命稻草,它發現從共產主義到納粹主義只有一步之遙!

於是,講話真實詳盡地總結了德日法西斯快速發家經驗和覆亡歷史教訓,傾訴了中共必須走向法西斯的心路歷程,非常切合當今中共內外交困、走投無路的處境與死中求生的渴望。反觀當代世界各國,美英加澳東西歐自不必說,即便曾是協約軸心三國德、日、意,以及從邪惡帝國脫胎出來的俄國,他們有哪一個有一種不得不走向法西斯的處境、需要和渴望嗎?回答是否定的。(至於說,生存空間不夠更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按每平方公里平均人口數計算,中國是135人,台灣是733人,日本是325人!)

其中一段比較中共與納粹優劣強弱的話,則出自江某人口中。由此一段話的口吻不難想像那個傢伙以恥為榮的張狂瘋顛之態 :

但是如果真正把德國同中國相比,它那簡直是小兒科!德國它才有多少人口、多大地方、多長歷史?,他們一把虛火才竄了十幾年就熄滅了,我們搞了八十多年還活力十足。我們提出「文明中心轉移論」,當然比希特勒那個「地球之王」理論高深得多。

這真是天理昭然,這實在是天大諷刺!在共產災禍肆虐橫行一個多世紀、蘇聯東歐煙消雲散十五年之後,天令中共不由自主地扒光自己,袒胸露體拍著胸脯告知世人;共產災禍不是任何別的,而是比希特勒還希特勒的共產法西斯,而江澤民說得更痛快:

若將納魔比共魔,納魔只是小兒科!

七、死亡樂章細品嘗 分明血腥曲中藏

在胡錦濤拿到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兩個職位之後,江遲遲不肯交出軍委兩主席職位,決非傳言中曾慶紅略施小計張萬年突然襲擊所致。根本原因仍是董事會不甚放心胡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某種保留態度,更有待考察胡能否忠貞執行始於鄧成於江的末日瘋狂賭計劃。

直到二千零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董事會才一改態度明確表態以胡為核心,必然是胡的忠誠已經得到認可。果不其然,胡在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以主持政治局學習會,公開名義是請南大錢乘旦講授大國興衰史,實質上是對末日瘋狂賭計劃的一次交接,也是胡藉舉行共產法西斯接旗儀式表達忠誠。

須知,談論大國興衰對困獸中共毫無意義。這是因為:在大國興衰的三種模式中,唯有資本主義自由經濟模式興之又興活而又活,它敢走嗎?!剩下的共產、納粹兩模式,又如何走得下去呢?!現在好了,經過江澤民、何新一鼓搗,納粹的死路居然成了中共「金光大道」。由此可以斷定:講話反復闡明的主題「共產納粹之路」才是困獸中共的興奮中心。當此危急存亡之秋,困獸中共決不會閑得無聊請一個冷門教書匠來扯閒篇;唯一合理的解釋是:錢乘旦講大國興衰既是一個堂而皇之的幌子,又兼作歷史知識背景序曲(據說連錢乘旦的講課提綱都是何新提供的)。等到錢乘旦一退場,「末日瘋狂」狂想曲就奏響了!

不論胡錦濤是真心還是假意,他還是被架在這列火龍列車上亦步亦趨地按著血腥公司董事會的節拍走。比如:拒絕政改,政治上學朝鮮,收緊思想言論控制;加強宣傳無神論;繼續鎮壓法輪功;完成賣國簽約;在建國五十年後正式確定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通過《反分裂法》;軍事入侵日本海域,潛艇試射遠端導彈;在不受外部威脅的情況下,窮兵黷武,超越防衛需要,膨脹軍事預算和擴充武力;派遣軍方介入地方政權,給部隊增加薪餉;特別,改變韜光養晦的策略,叫囂核大戰,等等。

我們還可以舉兩個國民精神法西斯化的例子,來佐證血腥公司推行與實施末日瘋狂賭計劃已經頗具成效:

1)二千零四年二、三月間,中共委託新浪網作大型網上問卷調查,三萬餘青年中有超過百分之八十二點六的人對是否向婦孺開槍作了肯定的回答!在中國居然滋生如此眾多的潛在青年法西斯分子,甚至超出血腥公司的意料之外。聯繫每一次國際恐怖主義人肉炸彈爆響,總是引發東方大癌瘤的興奮充血效應,難怪血腥公司狂喜不已,對末日瘋狂賭信心滿滿。

順便借問一句,在和平時期,誰有這種需要急著在網上就這種殘忍題目作調查?合乎邏輯的解釋是講話給出的解釋:需要來自董事會的末日瘋狂賭計劃。

2)朱成虎身為國防大學防務學院的院長和教授,尚且如此瘋狂、獸性和無知,不知人間正道為何物,世人還能指望中共國防教育孵出什麼好鳥來?還能指望困獸中共做出什麼人事來?

總之,筆者作此長文花大篇幅論述血腥公司的至死不變的本性和它的危亡處境,以及末日瘋狂賭計劃的來龍去脈,就是要諄諄告誡善良的人類,特別是告誡精神染疾的國人:從血腥公司五十年來演奏的死亡進行曲四大樂章(毛的胡作非為,鄧的走投無路,江的病入膏肓,胡的彌留之際)不難品味,至少在後三樂章中,分明真實存在著一個深藏漸露、與汝皆亡的血腥旋律。

八、春秋大義貫古今 世事紛紜正邪明

不幸的是,當死亡交響樂章的血腥旋律中跳出最明目張膽、最邪惡的音符時(朱成虎),中國媒體仍在充當護邪使者,連香港那個溺水翻泡鳳凰台也立即時事開講,說什麼民主台灣的存在本身就是妨礙血腥公司的崛起,而這套說詞其實是中國軍科院政委溫宗仁上將的翻版。無非是說:崛起必須推翻保持台海現狀的承諾,決戰美國。更多國人則因這種挑戰民主的戰爭崛起論而欣欣然昏昏然,以為是「大長了中華民族的志氣」,中國本.拉登朱成虎也被吹捧為民族英雄,實在令人概歎!

蘇洵在《辨奸篇》中說,世人明白「月暈而風,礎潤而雨」的道理,卻不能洞明世事,原因何在?(主觀愛憎)好惡亂其中(擾亂內心平靜),而利害(關係)奪其外(左右視聽)也!

豈止是「好惡亂其中,利害奪其外」,簡直是入膿腫久而不聞惡臭,遭癌變樂在其中!在這裏,我不得不嚴肅沉痛警告被中共膿腫化癌變化了的中華民族:任何一個顛倒善惡正邪的民族,一個聞魔咒起舞風魔瘋狂的民族,必定是一個大禍臨頭、自取滅亡的民族。殷鑒不遠,二戰時期,德、日本土居民包括老人、婦女、兒童徹夜狂歡遊行歡慶法西斯勝利的畫面記憶猶新;曾幾何時,家家白髮人送黑髮人,戶戶守靈招魂的慘景旋踵而至。毋庸置疑,如果在血腥公司劫持下,中華民族比當年德、日走得還要遠,那麼她的下場必定比當年德、日還要慘!當此民族危急存亡之秋,每一個炎黃子孫都有一份道義擔當;當務之急,就是道德唾棄中共,消解人間癌腫。

歷史的發展清楚地表明:人心不正,為魔所乘,是千真萬確的真理。正是道德人心的墮落,特別是幼稚人類對神的背棄,成就了共產惡魔,建構了這十毒惡世,凡一百五十載。是故誅滅惡魔,拯救世界,治本當自正人心始。

歷史的發展明白地彰顯:法輪功創始人帶領他的億萬弟子發下宏誓大願,披肝瀝膽,以佛法歸正人心的大智大慧。佛家講正念,儒家講正氣,基督講公義。這三者又以正念為根基,正念凝於內則正氣生,形於外則公義舉。《九評》的強大威力在於激發、催生華夏兒女的正念,正念起處,魔咒解體,精神控制失效,血腥公司破產。

即便是深陷膿瘡癌腫政治者,只要擇善而從,就避免了玉石俱焚的命運。不過,擇善而從難在明正邪之辨。當人們被迫蝸居密封罐頭之內,單單批評他們混淆黑白就不夠了;當人們因共產大麻迷失心志之時,單單責怪他們親愛邪惡也就不夠了!這就是為什麼法輪功創始人轉輪再轉輪,教導他的弟子勸善再勸善的緣由。

依筆者勸善的經驗,確立正邪的標準對於廓清迷漫妖霧,理智國人精神相當有益。其實我們的老祖宗早已為華夏兒女立下了人間道義的最高準則。這個最高準則就是「誅滅無道,乃春秋大義」:任何政權失德殘民不通春秋大義,必蒙首惡之名,並從根本上失去了政權的合法性。特別,人間道義最高準則超越時空,經得起歷史的考驗:

1)主權在民,古今一理。孟子的「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西方社會的天賦人權,孫中山念茲在茲雖九死而不悔的共和理想與三民主義,喬治布什的二十一世紀自由宣言,精神內含與「誅滅無道,乃春秋大義」完全同一。

2)人權高於一切,唯此唯大。沒有天賦人權,一切崇光泛彩的辭彙,諸如國家、主權、統一、民族、政治、法律等等,不過是人肉宴上的聖樂與調料,暴君面上的面具、油彩與手中的道具。

3)從根本上說,一個被神眷顧的民族必定是道德高尚的民族,民意承接天心因而有福的民族;反之,一個背棄神的民族,必定是民意違逆天心、失去道德底線與心法約束因而失去存在根據的民族。天心仁愛,生命無價,無辜虐殺生命就是對生命造主的犯罪,因而,人間道義乃是佛法展現在人類社會的一層法理,他金剛不破。

據此,正義與邪惡可以立判:

1)當今之世,誰高舉自由民主的大旗,誰就代表人間正義,天下當共擁之。回顧現代世界史,如果不懷政治偏見,不忘恩負義,不精神魔變,不難得出公正的結論:以基督精神建國的美國乃是維護人間道義的中流砥柱;也不難斷定:沒有美國人民的犧牲和堅持,納粹與共產之禍必將潰爛地球,魔鬼必將橫行世間;更不難設想:如果血腥公司真的如願以償,實現清場美國、加拿大,令歐、日俯首稱臣,以及血腥公司在全球控股的夢想,人間道義何存?地球村還是人的世界嗎?

因此,可以得出結論:決戰美國就是決戰人類。

2)誰失德殘民,視人民為砧上魚肉,誰就是人間大惡。特別,人間大惡不配與任何美好的事物沾邊,無論它揮舞什麼樣的美麗旗幟,包括國家、主權、統一、民族、政治、法律等等,通統都是裝裱邪惡。

3)如果不從道德上唾棄中共,包括甚至反感中共但獸記未除者,一定不蒙上帝的喜悅,在末法時期生命堪虞;對於助紂為虐與狼共舞、無論以什麼崇高的名義為末日瘋狂賭鼓吹賣力者,包括血腥公司運行體制中決策人和執行者,甚至包括製造生化核武、製造導彈及金盾工程的科學家直至媒體喉舌、軍警官兵,生前難逃正義審判,死後必下無生之門,淪為天上人間萬古罪人。

在人間道義最高準則面前,諸如拋棄孫中山偉大共和理想,在核武威脅下,高呼聯共反台之類的貨色究意是個什麼貨色,就一目了然了:一個抽去了共和精神的政黨,無論歷史曾經怎樣輝煌,現在必定是被兩岸人民唾棄的政治垃圾,豈有它哉!反來說,陳水扁過去用獨立手段對抗血腥公司,方式雖有不當並無大錯,效法先賢蔡鍔保衛共和而已!而今他心有靈犀,一手擎天佑台灣,一手舉人間道義,血腥公司誠不能與之爭鋒矣!

至於陳用林等三義士以天心民意為依歸,道德唾棄中共,是真愛國偉丈夫,必當青史留名,也為自己的生命創造了美好的未來。反之,沉陷膿腫日久者可化膿癌,不去譴責膿腫政治謀財害命,反視涉險膿腫救人者為干預政治,豈非自作聰明反誤了身家性命,在糊裏糊塗中失去生命的希望與未來!

九、魔高一尺道一丈 電線杆頭日照長

筆者所以以人間道義最高準則結束本文,志在勸善救人。筆者堅信: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血腥公司縱然有決戰人類這個心,這個膽,但是它必定沒有這個命,枉費心機而已!

不過,怙惡不悛下無生之門殉葬妖獸者當然還是越少越好。即便是那個被法國議會烤爐烤得額暴青筋的胡錦濤,以及見了勞苦大眾愛流淚水的溫家寶,最好也不要包括其中。但是,在血腥公司決戰人類的關鍵時刻,單單暴青筋、流淚水見證一點人性未泯遠為不夠!被捆綁在恐怖邪惡戰車上的你們,若不能以天心民意為依歸,張揚心中的道德良知,以大智大勇作出生死抉擇,是絕對邁不出血腥公司董事會門檻一步的。深悉血腥公司底裏的你們,即便袖手旁觀,任其為禍人類,必也難洗清白,難脫關係;如果心存僥倖頭腦膨脹,鬼迷心竅橫心參賭,那麼未來的結局必定是身敗名裂,為天下笑,勿謂言之不預也!

希望一切與血腥公司的末日瘋狂賭有直接或間接關聯的人,勿忘被紐倫堡法庭掛在電線杆上那些人物的歷史命運,從中認識一個簡單的真理:

魔高一尺道一丈,電線杆頭日照長!@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8-02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