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戰爭離我們有多遠?(續二)

(圖: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24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上週五我們的熱線直播節目:戰爭離我們有多遠,得到了很多觀眾的反響,那今天我們會和特別評論員韋實先生再繼續這個話題。韋實您好。

連接收看

韋實:安娜您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安娜:韋實,我想第一個問您就是朱成虎,他在談到說不惜以中國以東為代價用核武器攻擊美國,但是中國共產黨這三個代表又說,他是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那你怎麼看這種自相矛盾呢?

韋實:這個實際上就是和這種黨有兩套話語系統,就是共產黨員可以是很好的丈夫、很好的妻子、一個很好的父親,那麼在私底下他講的話和台面上黨講的話完全是兩碼子事,包括像江澤民其實就講過,我到晚年我都不信仰共產主義,但他一邊還講說共產黨三個代表,那麼這點也如出一轍,三個代表是講給廣大中國人民聽的,就說他認為要把黨和國家混為一談,就是說為什麼要擁護黨那個表面很簡單,因為黨為了你的利益,所以說擁護黨就擁護你自己的利益,聽起來很對。

可是朱成虎講的就是說西安以東十億人都可以不要,那麼你看中國這麼多年,從有中國人到現在大部分精華,包括他的古技、文化都集中在黃河、長江流域,就西安以東這一片,那麼如果不算唐朝古都的話,那麼你看宋、元、明、清,一些國都南京、北京都是在這個西安以東這個附近,如果他講的這句話實際上就是說黨為了自己的利益這是赤裸裸的,就說他不會管你人民的利益,就說十億中國人都可以不要,那麼換句話講如果中國人都沒有了,還談中國幹什麼呢?因為你人都沒了,那麼他的目的無非是要保持黨就說對這個領導,如果說黨領導不了,那麼就用核戰的辦法,把這個黨它認為的敵人-把美國銷毁掉。

那麼在黨帶領手術的一部分人,再去進行擴大黨的統治,所以說有沒有中國對黨並不重要,有沒有中國人民對中國共產黨其實也不重要,他關心他自己的利益,所以說看似矛盾其實不矛盾,因為從建黨以來,那麼黨從來沒有真正代表過中國人民的利益,比如說從對日抗戰1931年開始時候講,日本把東三省吞併以後,那麼馬上中共就在江西地方建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那時候,它自己訂了一個憲法說:每一個省都有權表示獨立,然後一直到抗戰的時候,到所謂的逼蔣抗日的時候,中共在後面坐大,坐大以後也並沒有把抗日作為主要的一個目標,他還在後面壯大實際上到最後控制一億多人。

那麼從中共建政以後,比如說像<三反>、<五反>、<大躍進>一直到為了搞核武器,當時是這個三年所謂自然災害,其實中國並不欠收,是因為賣了大部分糧食,就是一邊要大肆收購農民的口糧包括種子糧,另一方面拿這些糧食去賣換回外匯,包括發展自己的核武,那麼這一方面不但不買糧食去賑災,還造成大部分中國人的死亡,其實從一脈到現在,只不過是變向這種殺人的本事又搬到了台面上去,就說我要用核武,其實他們一貫政策是一致的。

安娜:那我們看到遲浩田的講話裡面,他說:軍刀下的建現代化,中國唯一的選擇,所以他認為只有用軍事的力量才是中國唯一的選擇,那他也提到說只有全面摧毁日本,把美國打成殘廢的能力才能贏得和平,那你認為這樣能夠贏得和平嗎?

韋實:其實現在已經是一個和平狀態了,實際上他的目的就是說,他要混淆目的一個手段,就說他為了他所謂的善,敢用極其惡的手段,殊不知這種惡的手段他有的時候是根本達不到善的目的,就在這個裡邊你比如說,像他講的原因是因為中國只有軍刀才有勝券權,他的意思就是說美、日一直在打壓中國,實際上美國是中國最大一個外資輸入國,如果美國要打壓中國其實很簡單,就把這些錢全部扣住不對你投資,其實是一個最大的打壓辦法,其實這並不是。

那麼再一個就是說他和當年這種日本,比如說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那發生經濟蕭條是有關係的,那麼美國是向內比如說像羅斯福上來有一個新政,他解決了自己的危機,那麼德國和日本就以這種經濟蕭條為目的,就說我們需要發展、需要生存空間,包括遲浩田講的生存空間說跟日本和德國當年講的一模一樣的,實際上中國一平方公里一百多人,那麼日本現在一平方公里是三百多人,台灣七百多人,如果說這樣的話,那麼日本和台灣更有權利說我們沒有生存空間。

實際上他這種是一種盡量說詞就是說他解決不了內政上種種問題,你比如說他的經濟、他的環境、他的可持續發展,包括他的政改,他處理不了,包括胡錦濤現在講的是學朝鮮,正因為他處理不了這些內務,他的職能受到極大、空前的這種挑戰,包括他自己應對不了現在中國已經發生退黨大潮,那麼他才發現了一條就是說只有軍刀之下,實際上是混淆人的視聽,認為就是說把這個矛盾轉借到外部敵人,其實最大的敵人是共產黨自己。

安娜:我們看到朱成虎,他在提出要犧牲西安以東的十億人性命的時候,他也是說是為了中國的統一,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那您怎麼看?

韋實:如果說是為了中國的統一,如果說用十億人去換台灣的那幾千萬人,那麼是大陸的幾百個人換一條台灣人的性命,那麼就算台灣人不是我們講,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就說以500條這樣子的性命去換一條台灣人的性命,這值不值得,是不是使中華民族復興?如果說收回一個島,可以使中國復興的話,那麼就說領土對這個中國很重要。

那麼一邊你比如說釣魚台這方面的問題,其實在中共的地圖上1949年到1971年是沒有釣魚台的,那麼台灣收編釣魚群島,但是實際上主權是屬日本的。那麼實際上就是包括最近跟俄羅斯軍演,那麼像這種對於外蒙古割裂,對於到這個中國邊境界定,實際上是在清政府最無能包括民國的時候都不會說同意這麼割出去,而這方面賣國實際上賣出去土地,那麼我們知道中國邊界是有密約的,這個密約到現在中國人是不知道的,也不會讓你知道的,而且也不公佈,但是包括在俄國人自己的地圖上找出來,就說很多一部分爭議的地界併給了俄國,來換取俄國對中國這種軍事上的支持,還有所謂戰略上的結盟,就是說他賣出去的地界比這個台灣大的多的多,根本不是說他所謂的說要保持祖國領土完整。

而且當時中國共產黨在抗戰的時候跟日本簽過密約,他也跟俄國人簽過密約,包括東三省的通商、東三省鐵路權等等,在這個內戰的時候,其實都有這方面的約定,只不過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簽署,到了江澤民和胡錦濤執政時代,這些邊界問題終於有一個就是最終的清算,實際上這個土地併到了俄國,那麼這方面的論據已經有很多了,就說他如果真的是為領土的話,他並不是把領土放在第一位,那麼台灣問題只不過是他轉嫁外力界矛盾的一個主要一顆棋子。

那麼再一個所謂這種台獨更容易煽動起民族主義這種感情,比如說對日本,因為日本有抗戰這個歷史,對台灣因為有所謂台獨的這方面的說詞,所以說這很容易煽風點火,把民族主義,把比如對維護自己國家情感來宣洩到對他們仇恨上,那麼這是主要這個台灣問題是這麼出現的。

安娜:那在遲浩田的這個講話中,他認為所有這麼樣子做,比如說使用核武器、生化武器,都是為了中國的發展,而且他說到說,沒有戰爭權就沒有發展權,那我們在海外會經常聽到說要限制核武器,然後銷毀核武器而且防止核武器的擴散,通過這種和平的方式來解決各種爭端問題,那你認為遲浩田他這種說法有什麼理由嗎?

韋實:遲浩田的說法,他其實是還是從他這個中共一半戰略上談到,因為他自己在他這個就說戰爭向我們走來,是不是已經講到了,就是說要把這個人民領回去而這個戰爭是中華民族這種什麼新生活、什麼新產國這個文章是第二天就講到對美國清場,那為什麼對美國清場呢?他是覺得中國這個人口承載不了這麼多,環境問題很大,現在不可持續發展,包括飲水、環境都出現問題所以他要去清場美國,是在這麼一個情況下。

但是中共這麼多年一直在講和平崛起,現在看來他講這個東西也無非是要為今天這一步做一個鋪墊,包括中國外交部這個中國政策都說首先不侵犯他國,比如說國與國之間爭端應該以談判方式來解決,從來沒有提到戰爭,但是如果說軍界包括這個遲浩田、朱成虎這一脈的人都以一種很強硬而且這種超限戰東西來解決的話,那我想這不會只能說是在這種長時間掩蓋之下掩蓋真實意圖,那麼到了今天內外交困的時候,這個終於出現了。

安娜:那我們看到遲浩田在他的講話中說,把中國的現在與二戰的時候德國相比,他說德國才有多少人口、多大地方、多長的歷史,我們三年了就消滅了國民黨八百萬軍隊,他們德國才殺了對手多少人,我們中國人所以比德國人高明,歸根結底由於我們的民族比他們優越,那他這樣宣傳這種民族主義,你認為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韋實:他實際上是一個動員全國的一個號令,就說他把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做為一個實際上是一個誘惑人們團結在黨周圍,受黨所驅使一個旗號,比如說1999年美國當時炸中國領館時,那麼大家都在這個愛國主義這種聳擁下,當時中共政府是允許你到美國這個地方去投這個東西,包括今年出現這個反日風潮,那麼這些東西實際上都是在愛國主義、民族主義之下,那麼黨要你去上街,你就上街;黨要你停下,你就停下,那麼這個實際上是一個旗幟或者是一個號召。

當年德國希特勒也講過比如說亞歷安人種一種優越論。那麼這種東西那麼你一個民族可能比如說中國民族他有這個<仁、義、禮、智、信>、<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包括中國這種無私道德文化,包括五千年的文化,確實有比其他民族優越的地方,但是我想這個優越不是體現在戰爭上,而是體現出一種人性的美德。

那麼這一點如果你是倡導這個的話,那麼和當年納粹比如說日本煽動軍國主義這種手法其實如出一轍,就是以這個為一個號令,那麼以死為大,任何與黨不保持一致行為你就是不愛國,那麼符合了黨給你這種愛國條件你就是愛國,那麼人他都有一個愛國主義正常的情緒,可是一旦被利用到這條道路上,就變成了軍國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甚至是極端法西斯主義。

甚至中國民族源遠流長,你比如說像儒家就會講<已所不欲,勿施於人>,那麼中國普遍信仰一些書就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麼還講到就是<仁、義、禮、智、信>這是做人的這方面,譬如中國人也很勤勞,也很善良,這都是中國人的美德,包括這個唐詩、宋詞、元曲這些文化,包括中國人這種自然,天人合一這種,和西方物質文明截然相反的那種<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很多中國這種思維也好、哲學也好、文化藝術也好,那麼這是中國民族一個真正一個有博大歷史民族,民族性的東西。

那麼你要講是一種主義,好像跟共產主義還不到一起,這是一個真正民族,你比如說舉一個比較具體的例子,像唐朝,唐朝的時候他的成功並不是完全是因為軍事上的成功,而是因為他當時這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經濟極其的發達,文化極其繁盛而且對其他的文化有很大的包容力,那個時候唐朝是萬國來朝,包括日本,在歷史上對中國的臣服,實際上是文化的臣服,從唐朝開始,日本保留了很多中國唐朝的文化,那麼這一方面其實中國民族性一個極峰的體現,並不體現在軍國上。

你比如說元朝,成吉思汗也曾經征服日本但是那個時候日本對此完全採取一個防禦的態度,而且成吉思汗並沒有成功。就說用軍刀來推薦一個民族來講這個東西是絶對成功不了的,因為能夠讓人幸福或者讓一個民族包容其他民族的話,是他文化中是那個比較善或者說比較菁華那部分而這個和戰爭是兩碼子事。

安娜:那你剛才提到軍國主義利用了這個民族主義,那你認為他是怎麼利用的呢?

韋實:那實際上就是說因為這個軍國主義使得人們相當好戰,那麼民族主義極端就是說因為我們民族優越,你們民族有種種的缺點對你有仇恨,你比如當年日本煽動自己的這種軍國主義去覺得日本人是要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是優秀民族等等。

就因為對另一個民族仇恨,可以用這種戰爭的方法去欺壓其他民族才造成了這種畸型的民族主義,那麼這個其中必需有一個對自己民族的一個榮耀和認同感,所以這兩個不矛盾的,只不過就是說這種情感引導到那條途徑上,那麼當年關東軍人是不是愛國?很愛國,為了愛國自己生命可以不要,可是當時在那種極端民族主義下面,日本一個侵華的首相叫做犬養毅的,當時日本包括從天皇到首相並不贊同的情況,可是被關東軍少壯派軍官給殺死而且日本當時的國民是支持這種思潮的就是要吞併中國,所以說造成這種極端的愛國主義被運用到了這個上面是造成了實際上對中國和日本,包括對日本民族是很大的悲劇。

安娜:那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他對自己國家的熱愛、對文化的這種熱愛,一旦被利用的時候,對一個民族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韋實:那麼比較近的例子就是說德國和日本,那麼當時在這個納粹軍國主義包括民族主義強烈作用之下,整個民族都被帶著,那麼一度也享受勝利者的榮光,比如說德國打了基本橫掃了大半個歐洲,日本也建立了很大的亞洲方面的勢力範圍,可是不過幾年之內就說自己很多傳統建築被摧毁,那麼經濟遭到被打成一片廢墟,德國、日本都遭到很大規模的轟炸。

包括德國、日本到最後就是拿日本舉個例子,是死了幾百萬人在戰場上,那就等於基本弄不好每個家庭、親友都會有這種死去的人包括自己這個不光戰鬪的男人包括婦女、兒童都因為戰火死掉,很多家庭甚至是白髮人送黑髮人,那麼這個民族幾年之內,從這種榮耀到一個谷底,實際上對整個民族的精神、對他這種文化的遺產、對他經濟都是很大很大的打擊,實際上這條路上完全是一種是自取滅亡的道路,那麼如果說比德、日,法西斯走的更遠的話那麼下場一定是更加的悲慘的。

安娜: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次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8/24/2005 7:00:30 AM)(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8-24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