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38)—所謂自由

老黑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5日訊】一九七0年二月十九日下午兩時。我被叫到分隊辦公室。要找我的是分隊趙指導員。

我一進隊部,趙指導員就客氣地讓我坐到了椅子上。然後拿起一張紙說:“根據教養條例規定,你是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被刑事拘留的。刑期從你被拘留算起,今天是釋放你的日期。這是解除勞動教養通知書。”他說著就把通知書遞給了我:“你看還有什麽意見嗎?”

“我要回青島”我說。

“關於你的去留問題,隊裏已派人給你去青島聯繫。但是,你不要忘記,你是以‘破壞文化大革命’罪教養的,第一青島是個海防城市,不少工廠企業都往三線內地遷;第二,你們當地派出所是否能收你,我們正在作工作。”他喝了一口茶,接著說:“三年的教養,你的勞動表現還是不錯的,但是始終不認罪。僅這一條,恐怕希望不大。不過,還要等田隊長回來才清楚。先做好留廠就業的準備。”

教養員把就業人員叫做半個教養員。他們除了休息的時候可以出去走動,和一年有半個月的探親假以外,平日同教養員一樣每天要保證至少學習兩個小時。如果請假、超假不歸或者不告而別,是同樣跟教養員一樣,帶著手銬給押解回來的。

除了農村來的就業人員和個別無家可歸的以外,是沒有人願意留廠就業的。

果然,第三天田隊長回來了。趙指導員找我說:“根據青島市委的指示,青島市不接受因政治問題釋放或解除勞教的人員。因此八三廠就業大隊接受你做留廠就業人員。”

我向他提出:“我五年沒有看見我父親了,按照規定我想請探親假,去大連看望我的父親。”

“這需要上級批准!你耐心等著吧!”

我回到了就業人員宿舍。從此開始了漫長的就業生活。

德增的遭遇

雖然是就業了,但是工作還是在井下,而且還是混在教養隊伍裏,我的心裏非常難受。但是,如果不接受這個現實,那麽非要倒楣不可。

這時,我開始想念我的父親、兄弟姐妹了。我多次去找趙指導員,他都告訴我大隊部還沒批准。

一星期、兩個星期還倒罷了。因爲解除教養的就業人員,一解除就可以回家探親了,偏偏我就要等。這一等就是兩個月。爲了探親,我買了一些土特産,時間一長就都壞了。這天,我正準備去找趙,沒想到他主動找我來了。

“你的探親假暫時還不批,原因是外面太亂,我們對你安全考慮。”他說。

我一聽就知道這是托詞,肯定裏面有原因。

六月初趙通知我,我的探親假批准了。

六月五日,我乘上了東去的列車,先到了青島。一下車便直接去了磁山路六號,我大姑的住處。三年不見,她更老了。

她一見我,立刻流下了眼淚。“你可回來了,德增被遣返壽光了!”

“爲什麽?”

“還不是十四中學時說的那句話。”大姑說。

這真是豈有此理!一個十五歲的孩子,獨自一人住校讀書,沒有任何人的幫助,就因爲講了一句“三根腸子挽著兩根半”,遭到學校的開除。既然是開除,就是已經給了處分;而且早已到工廠去做工。幾年來都相安無事,怎麽就揪住不放了呢?!

“什麽時候遣返的?”我問。

“上個月十五號。”

我這時才明白,趙指導員不及時批我回家探親是因爲德增遭到了遣返。他們擔心在沒遣返以前我會鬧事,所以沒批我探親假!

“偉偉回來了。”大姑說:“等一會兒他回家來,你們哥倆好好聊一聊吧。我給你們弄菜去。”說著說著她去到院子裏,去把煤球爐子生起火來了。

偉偉是我最小的弟弟。一九七0年時,他二十一歲。三年沒見面,不知道他怎麽樣了……

正跟大姑說著話,偉偉進屋了。他長的有1米75的身材,但是太瘦了。我們開始講述離別這幾年的事。這時我才知道,1966年夏,正逢他初中畢業報考高中。由於我正在遭受批鬥,他的事情我一點也不知道。

本來,他對自己的學習是很有信心的。從小一直就愛學習的他一直是班裏學習的尖子。初中一畢業,他就報考了他的母校高中部。

他告訴我,考試一結束,他就跟老師對答案。數學全部答對,理化只錯一道題;至於語文,沒有固定標準,但他說一般課文題他保證沒有錯誤。唯獨作文這要看是什麽老師來批閱了。但他保證沒有問題!一定會在七十分以上。

然而,他竟然就沒有升入高中。他是青島一中畢業的。考的又是一中的高中部,在他的堅決要求下,老師把卷子拿給他看了。結果,數學100分,理化92分,語文78分,政治72分。他的平均分數和總分數遠遠超過了錄取線!

他去問校長:“爲什麽我不能上高中?!”

校長擺擺頭,歎氣地說:“這不是我們的意思。你想一想吧,你的父親刑滿釋放,你大哥是反革命,小哥哥思想言論有問題,上面有命令,像你這樣家庭情況出身的人我們實在是不敢收啊……。”

因爲家庭有問題,青少年的教育權力便可剝奪,這就是標榜著“世界上最先進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治國理念?!

這與封建王朝的株連九族,還有什麽區別?!

好在沒過兩個月,就開始了紅衛兵大串聯,這個高中沒有錄取,還真是因禍得福了。否則在學校被同學拉著出去串聯,還真不知道會成什麽樣子呢。

他考試一結束,便被父親叫到了大連去。

父親每天晚上教他高中的數、理、化。同時對他加強了英語的教育和訓練。

那個時候,在外面是不敢講外語的。美國是帝國主義,蘇聯是修正主義,天天在喊:“打倒帝、修、反,如果你公開來上一句外語,不把你批的狗血噴頭也會剝層皮。

但是,在家裏誰也管不著,你只要不大聲被外面聽見,誰也不知道。所以,他的英語進步非常快!

雖然他在大連,沒有戶口,但每隔兩個月,大姑就給他寄一些糧票、油票,所以沒有什麽憂慮影響學習的。

簡單敍述了別後的掛念,我們的話題立刻談到了德增,都爲他悲傷和憤憤不平。───這樣的政治氣候,中國人還有法活嗎?!現在搞的不僅僅是文字獄,簡直就是思想獄、嘴巴獄!

三年人禍天災,一船船的蘋果拉到蘇聯的港口,結果是大一點、小一點都不要,只要能從蘇聯人制做的園形的漏板上,剛剛漏下去的。不收就要往回拉;可是,跑一趟船不容易,還有從蘇聯拉貨的任務啊!船員們含著眼淚把挑剩下的蘋果全部抛到了大海裏!一車皮一車皮的肥豬,拉到中蘇邊關,嫌肥挑瘦,又拉了回來!

蘇聯人如此欺負我們中國人,那是外敵;但是,爲什麽我們中國的領袖們,也如此殘害中國普通老百姓?!爲什麽連一個十五歲的孩子都不放過!

“三根腸子挽著兩根半”說的就是實話,一個國家連孩子講了實話都要治罪,這是什麽性質的國家?

兩千多萬生靈,餓死在缺乏糧食上,成百萬人死亡在遣返途中,兩派武鬥慘死無以計數。就算是抗日戰爭,中國殘遭殺害的平民、士兵是三千萬;而死在中國各種政治運動中,如果把真實的數位公開出來,恐怕也不止五千萬!

不是屠殺,更殘無人道於屠殺!這是用看不見的政治鬥爭來絞殺無辜的平民百姓,絞殺中華五千年文化!其殘忍程度,自古至今任何封建王朝都只能望洋興歎!

自從文化大革命開始,小小百姓被無辜迫害之死,誰也沒有去統計過數位;但是,世界級知名人士卻還是有數可查的。

中國現代文學的一代宗師老舍,被鬥後含冤自殺於公園的水塘,著名音樂藝術家傅聰的二老雙親傅雷夫婦雙雙自殺。共產黨的老朋友黃炎培的二兒子,著名的機械工程師,夫婦二人出於對祖國的熱愛,歷經千辛萬苦,從美國回國,然而文革中雙雙被批鬥,他們唯一的一位可愛的女兒在他們批鬥過程中,被紅衛兵抓了出去,從此再也沒有回家。不久,人們在山中樹林裏,發現了一絲不掛被姦污的屍體。他們夫婦悲憤之下,雙雙跳樓身亡!

……

這就是毛澤東建政以來,中國的真實歷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