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中國大陸老同學聊退黨

曉理

【字號】    
   標籤: tags: ,

【正見網2005年08月28日】老同學:你好!

光陰似箭!自從離開校門,踏上各自的人生道路,一別已有二十餘載歲月了。我本人旅居北美十五年了。在這十五年中,正如古人所云:行萬里路,讀萬里書。人生的酸甜苦辣,榮辱,失敗與成功,我也都經歷了。但是無論有多少坎坎坷坷的經歷,無論歲月如何刷洗那往日的記憶,也沖不淡那份心系中土的情懷。

在異國他鄉,才真切體會到思鄉夢和故土情。我也早已過了不惑之年,對各位老同學的印象,仍然像電影的定格鏡頭一樣,依然是那個青春年華的身影,依然是那麼青春煥發,依然是那麼樸實真誠。有時在夢中,還會出現老同學們那年輕的身影。

過去兩年,我有機會和幾位老同學有過電話聯繫,我總是要和大家敘一敘自己的思鄉情懷,那是在國內時不曾有過的感覺。要說的話三天三夜也講不完。

過去這些年,我看到和經歷了數不清的大大小小的事情,相信不久將來有機會和各位見面再敘。我也和幾位老同學有約,下次回國一定和大家見面。今天借此機會向各位介紹一本書– 《九評》。自從去年底海外媒體大紀元發表《九評》以來,在中國大陸和海外引起了石破驚天影響。在短短的幾個月,這本書就被翻譯成近20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成為最暢銷的書籍。這本書對中國將會影響每一個人的將來,在此,我真誠地向各位推薦,好好讀一讀。

十五年前蘇聯和東歐的共產世界幾乎在一夜之間解體,實乃天意。很多明白人都看到:就像一個高危的腐朽建築物一樣,中共在明天或一二年內可能隨時倒塌。也許被封鎖消息的普通老百姓和中低層官員不知道這個真相,但中共的高層卻十分清楚。最近和一位父親是軍隊高級將領的朋友聊天,問他家的老頭子是否看了九評。朋友很隨意的說,哎呀,都知道了。由於受閱讀《九評》啟發,在過去半年多的時間裡,已經有三百多萬人退黨、退團、退少先隊。

這幾年國內有大量的各級官員紛紛攜帶巨款逃離中國大陸到海外;最近有好幾位中國的外交官,政府官員(例如中國駐澳大利亞領大使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先生揭露海外使館如何監視海外華僑,天津公安局警官兼610負責人郝風軍在澳洲公開揭露610是如何迫害法輪功的,前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在加拿大揭露中國公檢法的黑暗)公開在海外揭露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引起西方世界和海外華人世界的震驚。

不少海外媒體預測:中共紅朝很快就會滅亡。縱觀古今中外的歷史,再輝煌的王朝都有它生命終結的一天。正如歷朝歷代的王朝變更,人類一定會清算共產黨和那些所謂堅強的黨徒。海外最大的多語種媒體大紀元發表了一個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xx黨與xx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xx黨和xx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也許有人會想,為何你遠離中國大陸,還會對這些「政治」有興趣,我們想擺脫還擺脫不了!如果只是為了我個人的喜好,我完全不會和各位在萬里之遙來談中共。當初來美國就是為了擺脫這種精神束縛,尋找自由。記得在大學時,我自己是班上僅剩的二個不是團員的學生。好像自己是個另類,出於面子上的緣故,我被迫加入共青團。

我剛剛來美國時,有時和朋友們聊天,不知不覺就談到政治上去了,好像每個話題都和中共的政治有聯繫。在西方社會生活了這麼多年,才慢慢看明白中共統治的中國是世界上最大政教合一的政權。由於從小就被洗腦,我們的思維和行為方式都被打上了黨文化的烙印。在世界其它國家,無論是比中國發達,還是比中國落後的國家,除了象北朝鮮等中共的二三個小兄弟外,沒有一個國家象中共用共產邪惡主義的那套沒有人還相信的歪理來控制人的思想和言行。

在中國大陸,其實所有的人(包括官員和普通百姓)都被中共拖入了政治,最近大家被迫參加的中共的所謂「保先運動」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大家來退黨退團就是最好的擺脫中共政治的最好途徑。

識時務者為俊傑。我懇請各位老同學以化名方式退出xx黨和xx黨的其它組織(共青團、少先隊、紅衛兵、紅小兵等),讓我們一起來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我本人在去年11月讀完《九評》後,便公開退出共青團,因為我不曾入黨,也就不存在退黨了。我很願意協助想退黨退團的老同學辦理手續。

也許有人讀了我的信,會有各種困惑,我相信你讀完九評就會明白。讓我再舉一個例子:如果我們把時間倒推到一百年多年前清朝末年,清朝皇室也進行了一場類似中國八十年代開始進行的經濟改革運動。按照當時的經濟水平,清王朝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成功。據資料介紹,當時中國經濟總產值(GDP)占全世界經濟總產值的25%,而被中共過份誇大的經濟改革成就的今天,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不到全世界的5%。

而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革命還是成功地推翻了滿清王朝。打過比方,各位就像是在當年清朝衙門當差的大小官吏,我只是正好在海外能夠稍微清楚一點目睹中國將要發生的大事情,每個中國人的命運都將被重新安排,我就把這個消息告訴大家。

如果我不出國,或許我也是個黨員,混個一個一官半職的,我也會對中共的所謂改革抱著幻想。今天我只是把我知道的真象告訴大家,相不相信,退不退黨,還是各位自己的選擇和決定。從這點上來說,目前命運仍然在你自己手中。

其實半年前我就想告訴大家,但是我又擔心有人會誤解我,我又多次打消這個念頭,也就遲遲沒有寫這封信。也許是上天在提醒我,每天忙得連睡覺時間都不夠的我,最近又好幾次在夢中夢到十多年二十多年沒有聯繫,沒有見過面的老同學、老同事和朋友。如果我再沉默的話,我的良心會受到責備。

以吾之淺見和吾之膚淺經歷,共產邪惡主義從來就不是什麼真理,當西方各國向民主化邁進時,只是吾國人不幸,被一群思想偏激知識狹隘的知識分子選中了外來的馬列異教作為中國的國教,中國xx黨迫害吾國民達50年之久,中共歷任總書記的命運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諸多的原因,我無法向各位來詳細說明真象。如有願意探討此類問題的老同學,在下深表歡迎。

在多事之秋,願大家都平安!

老同學 曉理

2005年7月20日
於北美

附:我將此信隨同《九評》已經寄給大學同班的約30位老同學,他們大部份人是中共的中層或地方官員。(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8-29 3: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