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17)—永遠無法兌現的夢

老黑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3日訊】 永遠無法兌現的──山東李冰夢!

如果說人生如夢,那麼從青島開始,我父親便帶領我們全家從快樂、興奮的夢開始,逐步掉入惡夢的深淵。而且,幾乎是萬劫不復!

夢,惡夢正在蘊育!

我們一到青島就被山東大學安排住進了山大第一公舍(青島魚山路36號)。在這個院子裏,房屋的格局是進入大門,坡上、坡下上下兩排,各三幢六個門戶的日本式小洋樓。每樓各有兩個門戶。兩排住宅中間有一個寬約四十米、長約五十米的大院。而在大門口,則是美國兵營式的,波浪互搭建的臨時房子,那是傳達室。當然,進門向縱深走去,在坡上一排的裏面,有一幢像教堂式樣的尖頂建築,和在下面一排裏面並排著還有三幢日式洋樓建築。

在這個大院裏,住著的全部都是在當時國內、國際上的知名學者、教授,如陸侃如、馮沅君夫婦,童弟周,劉光夏……。白天,學者、教授去工作,大院裏靜悄悄。下午,我們放學回家,就在大院裏瘋鬧,一時間我成了這裏的孩子王。上房頂、爬大樹,好不快活。

也許是祖父的遺傳,我從小就力大驚人。而且特別愛玩鬧,甚至乾脆說就是胡鬧。我們院子裏,有一個姓閔的浙江小孩,大家在一塊捉迷藏,他不但會藏而且特別靈活。大家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這一次輪到我抓人,玩了半天,除了他以外,所有的小孩我都抓到了。我正在著急,突然後腦勺被人打了一下,回頭一看是他,我轉身就要抓他,沒想到他比我反應快,很快又跑遠了。我們圍著大院上下跑,他一邊笑著氣我一邊跑。這一下可把我給弄火了,正好地上有一塊小石頭,我撿起來就朝他丟了過去。沒想到這石頭不偏不斜正好掉在了他的頭上!

這一下子可闖了大禍。父親打、家長找自不用說,當天晚飯,父親把我關到廁所反省。足足有兩個小時。母親看不過去,把我放了出來,父親一句話也沒說,氣得到自己的書屋生悶氣去了。

第二天放學想玩,小朋友一見我來就都散開了,我正要罵,從傳達室走來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把大家叫到了一塊。

“咱們一塊學唱歌好不好!”她說。

“我們不會唱,您教我們嗎?”小朋友說。

“好吧!”她說著就從口袋裏取出一個口琴。“我先給大家吹一段曲子,再教你們歌詞,好不好!”“好!”

於是,她就吹起了“團結就是力量”這首歌。

這支歌曲早在天津大學住的時候,學生們罷課、遊行就是唱的它,我當然很熟。我立刻跟著她的琴聲唱了起來!

“你會唱?誰教你的?快跟阿姨說。”她非常驚訝。

我於是就把天津北洋,南開大學,國民黨員警抓學生,打死一名學生的事情從頭到尾地講了一遍。

“你很聰明,也很懂事,可是你為什麼要用石頭打人呢?……那是野孩子幹的事,你應該學好啊!”她語重心長地我說。“我姓馮,叫馮沅君,是山東大學的教師。今後你們下課放學以後,就到傳達室來找我,咱們一塊講故事,唱歌,做遊戲,好不好?!”“好!”

從此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在馮老師的教育下,不再瘋鬧。長大以後,我們才知道她是中國新文學的泰斗───馮沅君,如此慈祥,如此關愛孩子們;我的心中對她充滿了敬意。

父親還是終日忙碌,有時出差,一出去就是幾個月。他究竟幹什麼呢?通過他跟母親的對話,我們才知道。

當時,中央政府正在統籌計畫,準備在內陸修建水庫、水電站,父親在西康設計施工了兩座水電站,雖然規模不大,只有10萬千瓦。但那畢竟是中國人自己設計、施工建成的水電站。因此,他非常有名氣。那一段時期,他忙著帶著工程技術人員到處實地考察,進行規劃設計,確確實實成了一個大忙人。

而在這一時期,又正是抗美援朝的關鍵時期,人們在和平建設的時期,還要關心和支援赴朝將士們。此時,幾乎每個家庭都給志願軍寫慰問信,寄慰問品。當時的中國,正處於一種欣欣向榮和國際支援的熱潮中。

一九五一年初夏的一天,突然青島上空響起了警報聲,我們山大附小的學生全部都被教師引進了大操場旁邊的防空洞裏。說是防空洞,其實裏面非常狹窄,並排著只能站開兩人。老師身材高,彎著腰走的慢,我跑得快走在了最前面。由於跑得太快,腳下不知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摔倒了。老師立刻趕上來看。我們幾乎同時看到了地下有一個油布包的一個大包。防空洞的燈光暗,借用手電筒的光把油布包打開。啊,大家一下子驚呆了。

原來包裏放著四把手槍和一堆子彈。防空一結束,老師就把軍管會的人叫來,把包帶走了。後來聽說這可能是特務藏在防空洞裏的東西,幸虧被我們發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防空結束後,老師把我們集合到一塊說:“今天是美國飛機來搗亂。可能會丟下細菌彈,大家吃東西一定要洗手。明天每人帶一個瓶子和攝子來,放學後集體活動。”說完我們便放學了。

寫到這裏,我忽然想起來,我把小弟弟王偉增誕生給忘了。

小弟弟是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出生的。他是我們弟兄三人中的美男子。皮膚雪白,從小性格就很溫順。大家都喜歡他。有了他以後,我不愛學習,又萬分調皮,父親就開始有些討厭我了。但我知道,那是父親恨鐵不成鋼的原因,我從來沒有在意。

我按照老師的要求,第二天就帶著小瓶和攝子到了學校,老師帶著我們來到山東大學校內外,凡是有草有亂石的地方,蹲下來找各種蟲子,三個小時後每個人的小瓶裏都裝滿了各式的小蟲子,第三天開始上課後,老師又恢復正常的教學了。

原來那架飛機只不過是一架偵察機,大家虛驚一場。一切又都跟平時一樣了。

從一九五一年起,父親做為水利系系主任以來,實際上正式教課的時間很少,他第一個任務是在系裏搞了一個擋浪壩試驗室。接著,他接受了青島棧橋的重新翻修改造的設計任務和北海艦隊擋浪壩的任務,這兩項工程是青島紅星建築工程公司委託山東大學設計的,但學校把任務交給了水利系。於是父親接受了總工程師的任命。

青島棧橋,在這以前是木質的棧橋,建國以前,它不只是供遊人觀光遊玩的場所,這裏還經常有一些小漁船在停靠。長期以來,在海裏任憑風吹、浪打、日曬,有很多地方都已經腐蝕,非常危險,為了整頓市容,青島市決心要翻修棧橋。而北海艦隊要把青島當做一個基地,於是也請父親設計擋浪壩,以可停靠艦艇。青島紅星建築公司是青島建築公司建國初的名稱,該公司承接了這兩個任務。

大約經過兩年左右,這兩項工程全部建設完工。新的棧橋變成了一座美麗的海中建築,它與陸地連結的五十多米,是用水泥和條石砌築的。從五十米外向海延伸的部分,則是每隔三~五米,打一對鋼筋水泥樁,樁粗約0.5米左右。連結終端塔樓的路橋面,是用鋼筋水泥鋪面,然後打磨的。塔樓同時進行了翻修。現在,棧橋無論從遠處還是近處觀望,她都不失為能代表青島的最美麗建築。它和小燈塔隔海相望,就像挺立在海中的一對戀人一樣。薄薄的晨霧中,大海深處斷續報霧機器發出的沉悶的鳴叫聲,使人真正體會到青島海濱迷人的風光。難怪青島人總以前海棧橋而驕傲。

這以後,父親又接受了水利部(即今日的水電部)之邀,同覃修典(當時水電科學院院長)等人,一同實地考察三門峽,佛了嶺,並主持設計了發電站工程的設計圖紙。父親一心一意撲在工作上,以至於他的一生只有一次同母親和我同大姐在成都合照的一張全家福。這對我們全家無不是終生遺憾。

一九五三年前後,父親受北海艦隊之邀,前往威海衛,主持設計了威海軍港。那時,北海艦隊司令員,特別領著父親登上艦艇,一同到祖父跳海的區域。艦隊司令員對父親深情地說:“聽說令尊也參加過甲午海戰,令我們十分敬佩,今日您也為中國海軍的建設貢獻力量,我們萬分地感謝您。中國一定會有一支強大的海軍!”

父親在劉公島,住了整整三個月,然後意氣風發地回到了家中。

從回到故鄉青島開始,父親真的要為自己成為山東的李冰而大展抱負了,他能成為山東的李冰嗎?!(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