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21)—劫海餘生的思

老黑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8日訊】 劫海餘生的思

從此以後,我不僅體育上在班裏拔尖,同時我還經過考試參加了學校的歌詠隊、話劇團和軍樂隊。我成了學校中最活躍的學生。

四月中旬,是學校每年一度開春季運動會的日子。這一年,我的百公尺決賽跑了個十二秒六,跳高達到了一米六一,比我身高還高出一公分。全是青島九中第一名。並且破了當時的校紀錄。一下子,連高中生對我都另眼相看了。

1955年六月份,青島市中學生運動會召開了。百公尺我以十一秒九的成績取得青島市少年乙組第一名。四百米接力賽時,青島第二中學在決賽中,同我們九中相遇。發令槍一響,我們一棒是學校第二名的叫“猛將”的高一同學,他一路領先。但到了第二棒是一個叫王延民的初三同學,臨時頂替的(那天第二棒因病沒有參加),結果,我們不僅被二中趕上,還超過了五米多。第三棒又被多超三米多。

我是第四棒。接棒以後,我的二中對手是有名的短跑運動員───田麥久。也不知道我從哪裏來的拼勁,就像飛一樣,我不僅追上田麥久,同時還超過了他一米左右。在全場驚訝的喊叫聲中,我用壓胸衝線法取得了全市第一名,接力成績是四十四秒九,這打破了當時青島市少年乙組的紀錄,為學校爭了一個大光。

在學校,我成了體育全能。凡是我參加的項目,如賽跑、體操,我都能輕易地拿到第一名。由於我奔跑時總是縮著脖子,因此同學給我取了個難聽的外號───“老烏龜”。這是我一生中,自認為最輝煌的時期。

父親看到我這個樣子,不由得歎息地說:“真是祖宗的遺傳啊!沒有辦法,由他去吧!”……母親則說:“別生氣了。這叫隔代遺傳,將來還不一定能像你父親當大將軍呢?!” ……從此,我自由多了……。

這次運動會結束,我被選進青島市體育代表團,由於中國全國少年運動會第一屆大會是在青島舉行,因此青島便從山東隊脫離出來,單獨以青島市的名義參加全國運動會。我的興奮勁簡直要見到人就吹上一番!

可是,好景不長,六月初,中央體委下達檔把年齡規定做了調整。按照新的規定,少年乙組的年齡限定在1941年7月1日以後出生的未滿十四歲的少年,但是我卻是1941年4月出生,比要求年齡大出了三個月。教練當然非常可惜。剛好,青島少年甲組的年齡段16歲以下者也有一名短跑運動員超過了年齡,因此青島市體委決定重新在青島第四體育場(即德州路,青島九中大操場旁邊)進行一次選拔。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天。天氣晴朗,我和許多助威的同學同時來到了那裏。參加選拔的少年,全部比我長的高大,而且年齡也都比我大。他們還真有點不把我這個小弟弟放在眼裏。一共六個人參加比賽。在我做準備活動時,場地上突然刮起了逆風。大家都擔心跑不出好成績。

但是,教練員還是決定比賽選拔。因為第二天就要把名單上報國家體委。我的同學在兩側為我加油。

“各就各位”發令員舉起了槍“預備”───砰!一聲槍響,我飛也似地狂奔起來。一直到衝線,我沒有看到任何人在我的左右兩則。第一名!我戰勝了所有比我年齡大的人。

“王天增:十一秒五。你被選中了。” ……我終於可以參加全國少年運動會了。

但是,我還是沒能代表青島參加全國比賽。後來,體委的一名教練告訴我說:“按照國家要求,你不夠代表青島隊的資格!”

資格?!運動水平嗎?!───不!

父親的停職反醒,母親的被疑為間諜,使我淪為“不齒於人類的狗屎堆!”

這,就是政治。政治運動,連一名十四歲的孩子都不放過!

當然,做為孩子不管你政治運動搞得如何火爆,只要有吃有喝,不直接把矛頭對著我,不參加全國運動會又怎麼樣?!───我仍然喜歡運動。

這以後不久便放暑假了。有一天,我跟同學邢君佐等十幾個孩子,在陽信路中段踢足球玩耍。突然,一個同學把球踢到了一個四米多高的牆內。一下子大家全傻了眼。這個院子,據說住著一名大官,門口還有警衛,平時不讓任何人進入。

正一籌莫展,我走到牆邊,然後舉起右臂,兩腿彎曲,略一用力,我的右手便隨著我的起跳已經抓住了牆頭。輕輕一翻身,便進入了這個大院。把球找到扔了出來。在場的同學和行人全都驚呆了。……然後,我從牆頭跳了下來。

這個牆至今仍然沒有拆掉。磚牆本身,只有1.5米高,但陽信路在濟陽路的坡下,牆的底部是用花崗石塊砌築的,由於地勢低,所以砌的高了。其實,青島市本身就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海濱城市,這樣的牆還有不少可以找到。

同學說我能飛簷走壁,其實當時我只是想試一試,自己有沒有能力翻進牆去,沒想到一跺腳就成功了。今天回想起來,這也許就是母親說的返祖現象。我的身體基礎好,腿部力量強,底部三米多的石牆,雙腿一用力就能伸手抓到,用兩腿蹬牆,跨過磚牆並不是太難的事。

大概,也就是這一年夏天,全國搞了一個滅四害運動。所謂滅四害,是要消滅麻雀、老鼠、蒼蠅、蚊子等等,自然界存在的對人類“有害”的動物。

一時間,全青島市人民熱烈響應。掘地尋鼠,屋頂、樹上捉雀,人們拿著鑼、鼓,只要麻雀飛過,就敲鑼、打鼓地轟麻雀,使它只有飛行,飛行。等到飛累了,自己就會掉下來,成為人們的戰利品。

孩子們想的辦法是用彈弓。所謂彈弓,是利用樹枝的分支之間,兩端綁上橡皮條,用小石塊當子彈的“武器”。

那時節真比過節還熱鬧。捉老鼠是以其尾計數,而麻雀是以其雙爪計數。

在此次運動中,孩子們的收穫最大。但傷害事故卻不容忽視。……或者用彈弓打壞居民的玻璃,或者打傷行人。一時間,派出所也經常接到報案。但這是“群眾運動”,是毛澤東親自指揮的群眾運動。傷幾個人算什麼?!

在“運動”中,我能上房、爬樹,理所當然地成了街道上重要戰鬥力量。於是,至少有三幢樓房的瓦被我掀開,但是,我是只管掀瓦捉麻雀,且不管再從新把瓦還原的人。一陣轟鬧過後,開始上學了,誰也沒有當回事。

大約在九月初的一天,街道找來了。硬要說我是受家長指使,故意破壞居民房屋,致使漏雨……。家中正是父親“反革命”、母親“間諜”,豈不是雪上加霜了。幸好街道幹部只走到樓下並沒有進屋,是直接跟我說的。我跟他說:“你找梯子,我買瓦,給弄好了就是。”

於是他找來了樣子,至於瓦我們宿舍在院子放了一堆工學院用於維修剩下的瓦,我使用它把弄壞的屋頂重新修好。

到了晚上,越想越氣,明明是我弄壞的,偏偏要把它往父母身上推,而且又要同政治牽扯。這是什麼道理?!

於是到了第二天,我找了高二• 一班練拳擊的同學,跟他商量,剛好,他也碰上了同樣的麻煩,於是一拍即合。

當天下午,我們互相帶著到各自街道上,去指認了對方的街道幹部。沒幾天,先是我們街道的幹部被不知姓名的人爆打了一頓,眼睛也腫了,接著同學街道的人也被我一頓收拾。兩人稀裏糊塗地挨了一頓揍,真是大快人心。

事情就這樣以不知的理由和不明的兇手不了了之了。

除四害“取得了輝煌戰果”,全國人民一片歡呼!但是,到了第二年夏收在不少農村農民卻傻了眼:麻雀的確有害,但它還是捕捉害蟲的天敵!

麻雀少了,害蟲卻瘋長起來,吃莊稼葉,吃庫存糧食,明明的豐收年景卻變成了欠歉收。

這就是毛澤東大打人民戰爭的結果!

沒有科學的論證,只為一時頭腦發熱。遭殃的卻是廣大的人民群眾!

你不尊重科學,科學必然懲罰你!!(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