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娩母傷女殘 新竹馬偕挨告

人氣: 46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14日訊】〔自由時報記者黃美珠╱竹市報導〕新竹縣張姓夫婦兩年半前因擔心感染SARS,在張太太臨盆前數日轉到新竹馬偕紀念醫院就診且生產,不料產程疑似發生「肩難產」,所產女嬰經搶救後一度成為植物人,張妻則因裂傷過大併發「直腸陰道瘻管」迄今未癒,張家決定興訟,向新竹馬偕求償1679萬元。

現年35歲的張太太說,她和先生婚後4年多,歷經無數次的努力總算在91年間順利自然受孕,預產期則在92年4月底。

恐煞轉院 不料肩難產

不料92年初爆發SARS疫情,當時新竹縣市雖無疫情傳出,但就在張太太快要臨盆前,突然聽說她原本做產檢的竹東鎮榮民醫院疑似收治兩名SARS病患,於是她在預產期前兩天匆匆轉院到新竹市馬偕醫院。

張太太說,生產過程原本很順利,都已經看到胎兒的頭了,但孩子卻原因不明的生不下來。經醫生使用真空吸引方式助產後,孩子總算出生,卻沒有心跳也不會啼哭,經急救雖救回小命,卻也被判定是植物人,從此孩子以馬偕醫院的小兒加護病房或小兒中重度病房為家。

張太太表示,直到法官上次開庭時表示「孩子先帶回家,官司會照常進行」,他們確定將獲司法奧援,才在前日中午把愛女接回家團圓。

張太太說,醫院事後始終避談醫師何以沒有考量孩子過大、她又是高齡產婦,而建議剖腹產,甚至就連她主動要求剖腹,醫生仍執意令她自然生產,以致發生這起悲劇。

醫院卸責 夫妻氣難平

張太太表示,孩子根本就沒有「肩難產」和臍帶繞頸的問題,醫院卸責的說辭讓他們夫妻十分不滿。

陰道裂傷 張太太滲糞

至於張太太本身,也因醫師處理不當,導致裂傷過大,罹患了「直腸陰道瘻管」,產後不論是大、小便或是排氣,全部都從陰道排放,馬偕雖已替她安排數次手術,但迄今大號過後,仍會因為肛門的括約肌已經鬆弛,必須要用手指伸進肛門裡挖乾淨,再用水清洗,否則就會有糞便滲漏的問題。

肩難產 – 肩膀卡在產道 發生率千分之6

衛生署新竹醫院婦產科表示,所謂「肩難產」是指胎頭娩出後,肩膀卡在產道,用一般常規的產科處置,仍無法讓胎兒肩膀娩出的狀況,發生率約0.25%~1%之間,平均約為千分之6,是一種不可預測且嚴重的分娩併發症。

竹醫表示,一般的認知是,越大的寶寶越容易發生肩難產,胎兒體重超過4000公克者,發生肩難產的機會大約是1.7%;超過4500公克,發生率將高達20%左右。有妊娠糖尿病的產婦因容易產出過大胎兒,肩難產的機率也會提高。

至於「肩難產」和產婦併發「直腸陰道瘻管」是否有關係﹖新竹醫院表示,發生肩難產後,母親可能產生較嚴重之產道裂傷,當然有較高的機率產生直腸陰道瘻管﹔但是兩者沒有直接關係。

所謂的「瘻管」,是指腸道和腸道或血管和血管間,原本沒有相通的路徑,因生產時的大裂傷出現不該有的路徑。「直腸陰道瘻管」就是指原本不應相通的直腸和陰道,因為生產過程的傷害,導致出現相通的狀況,使得糞便、尿液都由陰道排出。

(記者黃美珠 )

新竹馬偕:張小妹妹「極重度腦麻」

〔記者黃美珠╱竹市報導〕新竹馬偕紀念醫院院長郭許達指出,當初該院醫師之所以沒有替張太太進行剖腹產,主要是因為產婦當時並沒有「剖腹產適應症」,張太太懷孕時的年齡為34歲,也還稱不上是真正高齡,況且產程順利,只是出現不可預測的「肩難產」,才會引發這起「大家都不樂見的悲劇」。

郭許達也澄清,張小妹妹並非醫界所判定的植物人,真正的植物人對外在人、事、物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就連眼睛也不會動,但是張小妹妹的眼睛可動,整體狀況嚴格說起來應是「極重度的腦性麻痺兒」,另外併發有抽搐、腦萎縮、腦硬膜下積水、併腦室擴大的傷害。

郭許達直言,張小妹妹是該院成立迄今唯一的案例,該院經與新竹市社會局聯繫後發現,目前新竹市境內有20多位類似張小妹妹不幸遭遇的孩子。新竹馬偕計劃在社會局督導下成立專門團隊,針對這樣的孩子和家庭給予扶助,提供免費的衛教、指導或是家訪服務等。

郭許達說,有關張家興訟一事,由於全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他雖不便置喙,但他相信院方在這起糾紛中沒有疏失,對於張家的困境,院方願意提供50萬元慰問金,並允諾對張小妹妹日後的所有醫療給予特別照顧。

至於張太太主張其罹患的「直腸陰道 管」尚未痊癒,郭許達表示,馬偕已幫張太太做了兩次 管修補,痊癒了她才出院,現在根據張太太的說法研判,可能是功能尚未恢復所致,只要張太太有需要,該院一定會配合安排肛門科會診,協助她早日康復。

調解破局 家屬多付15萬

〔記者黃美珠╱竹市報導〕張姓夫婦和新竹馬偕醫院的醫療糾紛,原本各方期待是否有調解契機,沒想到昨天在法庭上張太太情緒失控,無意間罵了被告辯護律師一句話,導致調解破局。張家因此將額外繳納至少15萬元的裁判費用,連承審法官也看不下去,下庭後忍不住勸諭原告張姓夫婦「應該就事論事」,否則反而吃虧。

新竹地院民庭昨天對此醫療糾紛開庭調解,再度懷孕的張太太憶及過往,竟在辯護律師陳述時,情緒明顯失控,除不斷啜泣外,最後還數度對著律師質問:「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會如何﹖」讓律師大感遭到詛咒和侮辱。

律師強調張太太應就事論事,不該攻擊他。但因張太太持續前述言語,引發律師不滿,當場要求退庭、表明拒絕調解,甚至建請法官轉成通常程序進行訴訟。

承審法官雖一度試圖緩頰,但仍無效,法官只好詢問張家的委任律師意見,最後原告、被告雙方都同意不再調解、直接訴訟。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