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人都有做夢的經歷 超級女聲:一場全民性夢游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7日訊】(中華網9月16日報導)每個人都會有做夢的經歷,無論是少年、青年還是中年。而眼下出現的《超級女聲》不經意就會讓那么多人集體做夢,并以空前的熱情投入到這場大眾游戲中來,這是任何人事先都沒有估計到的。

  選手:一場游戲一場夢

  公元2005年的夏天,一個普通少女打開電視。發現除了第N遍重播的《還珠格格》就是老得發霉的《西游記》。這時,電視上突然播出一則鼓動人心的口號:“想唱就唱!”百無聊賴的她仿佛被這句話注射了興奮劑,翻箱倒柜把平時學校禁止、父母討厭、路人側目的超短裙、破牛仔、大頭巾找出來統統穿上!把平時派不上用場的私家收藏:假發、彩色隱形眼鏡、鼻環、腳鏈、四五串項鏈手鐲統統戴起來!

  她打扮得活似一根鮮艷而自信的蔬菜,扑到几個黑口黑臉黑心腸的大人面前,搔首弄姿劈腿搖胯地唱上几句,為他們的一個Say No痛哭流涕,為他們的微微頷首感激涕零——從來沒有一個來自成人世界的肯定,會如此激動和鼓舞她的心!包括老師,包括家長,他們不厭其煩的叮嚀根本比不上“誰讓你穿得這么俗气!”“你到底是在唱歌還是在說話?”——來得更成熟、更酷,也更直指人心。

  海選結束后,少女就出名了,開始是小名,走在街上會有路人指指點點,回到家里有老同學紛紛打電話來問,爸爸媽媽的同事見了也會夸上兩句。接著是50進 20、20進10、10進8……每過一關少女的知名度就會提升一格,現在的她走在街上,會有人跑過來要簽名,回到家里,會有崇拜者打來電話。少女欣欣然,哦,當明星就這感覺!怪不得大家都要爭著當明星。

  到分賽區決賽時,少女已經處于一級保護狀態了,她不敢上街,因為有可能受到粉絲們的圍攻。不敢接電話,她家的電話號碼早換了,手机也轉到秘書台,誰要找她還得先過爸爸這關——“采訪嗎?我給你安排一下”……她成了大學生的臥談會主題、白領辦公室話題的焦點、公司老總行政決議的紅頭文件、网站熱門搜索關鍵詞。

   FANS:一場幸福的春夢

  “超女”的口號一直是“想唱就唱”。主辦方的初衷可能是想營造一個寬松和自我的環境,提倡的是發掘自身的美麗,但今天的《超級女聲》已變成了超級偶像,成為了一場造星狂潮。在這里也要感謝中國通訊大腕為大眾提供了一個平台。通過這個平台,你可以為你的偶像出錢出力,你可以為你喜歡的人做出奉獻,你可以支持你愛的人完成她的夢想,于是,不論男女都開始為夢想奮斗了。而這個夢,是分女生版和男生版的。

  今年的“超女”盛況遠遠超過去年,也許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在于,本屆超女出現的嚴重的中性化傾向,而這种傾向,讓小女生粉絲們從支持轉為瘋狂。李宇春和周筆暢都聲稱從小性格像男孩,愛打籃球,愛唱男生的歌。她們都不穿裙子,李宇春這個被稱作“多年來最具明星气質”的超女,她的魅力似乎可以用一個很中性的字來形容,“酷”,如果還要再形容一下,那就是更為男性化的“帥”。你看,這兩個字對女生的殺傷力遠比“漂亮”和“美”要凌厲得多。李宇春和周筆暢票數的絕對領先即證明了一點,她們對女性觀眾的吸引力很大,非常之大;而陳西貝、馮家妹、葉一茜的落敗則正好反證了一點,漂亮的女生永遠不受女生待見。

  不過,漂亮女生也有支持者,因為超女也吸引了相當一部分男性觀眾。他們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來看漂亮MM的。他們當然也熱愛歌唱事業。不過优美的歌聲最好是從美麗的身體里發出來的,于是,他們也行動起來了,手里拿著一堆張靚穎的照片向路人散發,口中念著“請支持張靚穎”,被人疑作是在夢游。他們不是在夢游,只是在發夢,而且,很可能是一場幸福的春夢。

  觀眾:電視机前的托夢

  要說這個夏天,真的沒有什么能熱過“超女”了。早上出門時,听老媽對電話那頭的朋友說:“喲,今晚不行,超級女聲5進3呢!”擁擠的公交車上,几個少男少女正在激烈地討論誰誰是忠實的“玉米”,誰誰是盡職的“涼粉”,而誰誰又是鐵杆的“盒飯”;辦公室里也是一派熱火朝天,剛出校園的小記一句“我奶奶力挺紀敏佳”,咚!咚!咚!編輯部里頓時倒了一片,奶奶的殺傷力比“超女”還超級。

  不得不承認,在“超女”掀起的這場瘋狂夢游中,原本只想隨意娛樂一下的觀眾,早已經自覺不自覺地加入其中,并當之無愧地占据了一個重要的席位。說白了。有的就是喜歡,死心塌地地圍著“超女”轉悠,而有的則是因為別人說得多了也不甘心地跟著熱鬧起來,雪球越滾越大。如果說,一個個堅定執著的“超女”是一群追夢人的話,那么處于旁觀席上并不安閑的觀眾就應是那托夢的人了。

  托一個“多年夙愿”的夢。雖然參賽的“超女”大多都是最青春無敵的年紀,唱的曲目也都以當前流行歌曲為主,但她們依然迷倒了四十上下、五十開外、六十七八、九十一二的“老粉絲”。其實,仔細推敲,不難讀懂,他們托夢的原因,是因為在“超女”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樓下的一個阿姨曾感慨万千地對我說:“還是你們年輕人好,机會多,我要是晚生二十年,我也出名了!”

  托一個“我心自知”的夢。“好媽媽”夏青老師點評周筆暢時說:“我儿子特別喜歡你!”而一位李姓阿姨則打心眼里將李宇春看成她的“儿子”。性感妖嬈的張靚穎則是諸多男性心中的“夢中情人”。朴實大方的紀敏佳是老太太們心中的“好儿媳”人選……喜歡誰,都有道理。也許不必說明,但絕對触動了心中某個柔軟的部分。

   評委:一場場痴人說夢

  “行了,別唱了,明年再來吧!”“你唱歌和你說話一樣做作。”“你的牙齒有問題嗎?干嗎字都咬不清楚?”

   “好好學習,前途無量;要想唱歌,死路一條……”

   這些都是好事者收集的《超級女聲》評委們在海選階段的語錄。要說超女比賽里最狠的肯定是這些評委。三下兩下就能把人說得眼淚鼻涕一大把。進入總決選階段,評委們痴人說夢的本領就更胜一籌了。

  先說“超評”黑楠吧。他每次出場帶有傾向性的言論,總會引起大批“粉絲”的強烈抗議。后來他出事了,一輛車遭黑槍襲擊,一輛車遭惡意水淹,還收到了恐嚇信。暫且不討論黑評委是真黑還是假黑,但人家在經歷了恐怖事件后确實變乖了。瞧,在6進5的時候,黑評委的“夢話”明顯有了水准:“我題板上寫的是一個人,但我心里還有一個人。”听,多肉麻,但不得不承認他終于變聰明了!

  而柯以敏是主動提前結束自己的痴夢的。她主動請辭退出《超級女聲》之前,肉麻、倚老賣老、愛表現……是眾多“粉絲”最忍受不了她的地方。“你們全都是我最愛的寶貝。Ilovey o u !”“今天我要用唱了几十年歌,出了几十張唱片的經驗告訴你……”“這個才是你,懂嗎?你是最棒的!”……就這樣,個性大大咧咧的“柯超評”每場都有語不惊人死不休的表現,而《超級女聲》也把這個已經過气的歌星再次捧紅了。

  夏青是評委里最溫和的一個,按理說是最不該夢游的一個。但隨著報紙、网絡把夏青夫妻檔操作《超級女聲》的報道炒得鋪天蓋地,“夏超評”的美好形象便被毀了。原來,“夏超評”的痴夢是為她心愛的老公而做的。代替“柯超評”上陣的大眼睛帥哥何炅,才表現了三場。他是臨陣磨槍來替主子賣命的,痴夢做得好坏難以評說,但勇气還是可嘉的。

  同行:爭奪觀眾的噩夢要知道,“超女”火爆,搶的是同行的觀眾和收視率,拐的是同行的廣告和客戶,更直接影響大台強台“唯我獨尊”的老大地位。所謂“人爭气,佛爭香”,以上几條中的任何一條都可以讓同行睡不好覺,全部疊加在一起,堪稱一場超級規模的噩夢!

  可惜同行們面對這場噩夢的表現似乎不夠堅強,他們采取了歇斯底里的態度:先是不知誰出面組織了一幫學者和央視名嘴,在北京開了一個叫做“珍惜受眾信任,樹立健康形象”的主題座談會,讓崔永元、朱軍、李詠、李瑞英等針對“文藝娛樂節目低俗化傾向”的問題展開討論,達成了“片面追求收視率是万惡之源”的共識,還發出倡議書,號召抵制廣播電視文藝娛樂節目主持人低俗之風。其中有個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的研究員直言不諱地說:“《超級女聲》是很惡俗的節目,只有降低這些節目的播出量,才能解決節目的低俗化問題。”緊接著針對“超女”的《焦點訪談》就出來了,很快《超級女聲》接到了很多禁令,湖南衛視哭笑不得,但這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了《超級女聲》的成功。

  存在即合理,大可不必這么小气,借葛优在《天下無賊》中的一句台詞送給大家:“老二啊,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想服眾心胸要開闊,容得下弟兄才能當大哥。”(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9-17 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