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49)—仍然是平了反的極右派

老黑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5日訊】我平反不久,父親在四叔及魏富海市長的干預下,也獲得了平反。

從1978年開始,大連灰綠岩廠的一部分就業的工程技術人員,在幾名管理人員的帶領下,從春柳的劉家橋灰綠岩廠直接搬到了靠近解放廣場的興工街,成立了大連市建築材料研究所。這裏,離家非常近,即使是走路也只有十五分鐘。按說,脫離了灰綠岩廠,父親應該心情好一點才對。

但是,他高興不起來。因為雖然研究所的全名叫做“大連市建築材料研究所”,但是,它並不是一個獨立的科研單位,而是隸屬於餘大連市勞改隊的一個研究單位。這裏的行政領導仍然是大連市勞改隊的隊長,這些隊長不僅不懂技術,也不幹活,但每一天這裏的就業技術人員卻要低聲下氣的聽他們的瞎指揮,而且有時還要挨訓。

父親平反後第二天,買了些糖果,帶到辦公室給大家,以表示祝賀。

大家正在向他表示祝賀時,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一名劉姓的管教幹部闖了進來,開口就大聲喊道:“王志超!現在是上班時間,你在辦公室起什麼哄?!”

又是直呼其名,而且吼聲如雷。

父親不卑不亢,義正詞嚴地說:“請您尊重我的人格!我為你們出苦受累二十四年,就算佔用你幾分鐘的時間,讓大家為我高興,我看還是可以的吧!”說完,父親把平反證明舉著給他看:“我平反了,你沒有權力跟我大聲吼叫!!”

“哼,哼”劉冷笑兩聲說:“你以為你是誰?!平反啦怎麼啦?!……不平反,你是極右派,平了反,你是平了反的極右派。孫悟空有本事,跳出如來佛的掌心了嗎?!……我勸你還是放老實點,這裏是共產黨的天下,你笑早啦當心哭的更悲痛!”

他看了看四周怔著的人,又說:“都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去!你們在這裏一天,就一天是勞改隊的人,別以為你平了反,就以為你成了人啦!右派,就是右派,平了反啦,是平了反的右派!幹部不說話,你們誰也別想跳出勞改隊!”

真的會是這樣嗎?父親沈默了!

以後發生的事實,證明了那個管教幹部講的全部都是實話!

父親平反

父親的平反是在一九八○年。

一九七九年四月,四叔父王正到大連市視察中央所屬企業引進外資的情況。大連光學儀器廠是中央直屬單位。我是在那裏聽說四叔來了的。其實,父親早就接到四叔電話了,我回家的時候,父親已經前往大連賓館同四叔會面去了。

四叔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死不改悔的走資本主義當權派”,而攆到山西省黨校,接受改造了。家庭成員各奔東西;堂妹王球參加了一支所謂“支援世界革命紅衛兵”的組織,兩次偷越國境到越南,又兩次被送了回來。她的這段歷史被作家“老鬼”收集到他的自傳體小說“血與鐵”當中!

文化大革命一結束,四叔就回到了北京,仍然擔任中央電子電腦研究中心的書記、主任。

四叔先是聽了父親對自己問題的介紹。然後立刻到大連市政府找到了時任大連市市長謙書記的魏富海。

四叔說:“你們大連市出了這麼個大冤案,怎麼還不平反?你們知道王志超是什麼情況嗎?他是中國知名的水利專家。留學過美國、德國,是真正的國家的寶貝。你這個市委書記應該認真過問一下了。”

論級別,四叔是中央來的人,論資歷,四叔是抗日戰爭國共戰爭都參加過的。 魏富海是文革中後期從工人當中爬上市委的。上邊的話他當然要聽!

於是,魏富海親自跑到大連工學院,去督促他們平反。

但是,工學院院長屈伯川的級別是中央高教部任命的,魏富海沒有權力命令他們這樣做。大連工學院硬是拖著、壓著,就是不向法院遞交平反申請材料。

魏富海還是非常聰明的。當時中央開始重視科技人才,大連市科技委員會也也恢復了工作。魏富海通過科委,向大連勞改企業大連灰綠岩廠調人。

但是,灰綠岩廠是直屬遼寧省勞改廳領導的。多年以來,父親為他們不僅翻譯資料,建設了工廠,而且翻譯了不少其他的技術資料。他們知道父親是瑰寶,於是堅決不放人!

既然調不動,那麼就借調。即:父親在科技和會工作,灰綠岩廠支付工資,人還是灰綠岩廠的人。如果需要,也可以回去幫忙!

這樣,父親就在大連市科技委員會掛職當了總工程師!

科技委員會是要指導全大連市的科學技術活動的。大連工學院不僅在科委有人,而且職位在父親手下。這樣一來,事情傳到了大連工學院。

大連工學院不僅無權指責市里的安排,更沒有理由不為王志超平反了。所有的教師都知道王志超的事情,絕大多數教師也非常同情王志超的遭遇。

父親終於獲得了平反。僅賠償損失就三萬餘元人民幣,而且還在市政協掛了職。

按照政策,既然平反了,父親就應該回到大連工學院工作,但是,大連工學院就是不恢復父親的工作!其實,當年鬥他、整他、送他去勞改的人仍然在工學院,他們是不想讓王志超以教授的身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而勞改局所屬的大連建築材料研究所,又不太願意放開這塊瑰寶。於是,父親就只有把名字留在該建研所,只不過把名稱從就業人員變成了工程師。

平反以後,到家裏來請父親的人開始多了。

首先是九三學社大連支部的負責人,想請他去擔任委員,按說這個純粹知識份子組成的社團是應該去的。但是,他拒絕了。

父親說:“別說請我去當委員,你就是給我九三學社中央主席的位子我也不當!”那麼,父親的理由是什麼呢?!

父親有一句話,我可是要記一輩子的,那就是:
“政治是什麼?───政治是娼妓,是長滿黃梅大瘡的娼妓!”

父親在唐山工學院的老同學,大連輕工學院的惠教授來找他了。惠教授請父親出任該校“材料力學”的博士導師的職務。

父親說:“老兄的忙我一定幫。但是你必須跟建材所的負責人說明情況後,他們同意我才能幫!”

不久,父親就在輕工學院當上了博士導師。但是自己仍然是建材所的人。當然,他無形中卻增加了由博導所帶來的一筆數目不小的“灰色收入”。同時又有年青人懷著敬仰的心情,稱呼他王教授了!

父親就是這樣,經不起別人戴高帽的人。他開始有了做人的一點自信!

不久,大連大學也請父親出任博士導師。這時的父親竟然可以整周、整月的不建材所上班!

建材所當然有人不滿了。但是,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大約在1982年,那些博士生開始了畢業論文答辯。組成答辯指導科評的委員,是六名教授,父親安然坐在首席!

博士生中,有一名是1975年以工農兵學員身份參加考試的,他是從錦西農村來的農村幹部。

其實,父親在輔導他的時候就對他說:“你的基礎太差,最好是從一年級基礎課開始,從新再學一遍,然後再參加博士學習。”

但是他根本聽不進去。今天,輪到他宣讀論文了。

論文讀完以後,所有的教授既不提問,也不說話,這位學生就這樣呆呆地站著有五、六分鐘。

這時,父親忍不住了說:“既然讀完了,就下去吧。”

“通過了嗎?!”這位博士生似乎僥倖地笑著問。

“什麼?通過了?狗屁不通的文章!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父親站起來,幾句話引得轟堂大笑!

這就是父親的性格!在知識面前,他容不得半點欺騙!半個世界養成的性格,是不會因為工農兵學生而改變的!

當然,除了那位工農兵大學生以外,其他幾名全部通過。

那個工農兵學生也只有拿著他那個依靠政治身分混進大學的畢業證書,回到他那盤錦農村老家了。

1983年二月,中央水利電力部向父親發出了一封邀請函。函件的內容是:國際知名的港工、橋樑專家林同炎先生要親臨北京;邀請王志超先生,到北京同林先生見面,並就學術問題共同進行探討。

信,是由大連市科技委員會轉交父親的。時間定在1983年3月。

其實,在1979年時,中央黨史研究小組也派過人來找父親。請父親談談羅榮桓元帥青年時代的動人故事。這才引出了前面的敍述的:馬愚山欺負弱小,羅榮桓見義勇為的故事。

父親去北京以後,大約三百多名中國各地的優秀水利工作者會聚一堂,林同炎教授做了學術報告。

會後,所有人排成幾列,同林同炎先生一塊合影留念。林坐在前排中間位置,矛以昇和父親分坐在林先生的左右兩側。

父親終於開懷地笑了!

但是,笑著,笑著,就再也笑不出來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