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50)—無法發自內心的歡笑

老黑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6日訊】在極權統治下的中國,當權者可以給人民一點平反啦,重用啦等等利益上的實惠,但是當政者決不會放鬆一點對你的控制。

為什麼?───這還要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說起!

中國,除了臺灣以外的十分之九的廣大國土,自一九四九年共產黨奪取政權建政以來,一直處於閉關鎖國的封閉狀態,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國已被搞的物資極度匱乏,天怒人怨,人民對共產黨的統治,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於是,鄧小平終於提出了改革開放。

首先,是廣東深圳,由於是通往香港的大門,受到香港影響最為強烈。廣東省率先提出要把深圳作為開發區,引進資本主義,向全世界公開招商。

有深圳的帶頭,中國沿海城市就都想效仿。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大連市政府準備在大連市近郊也要興建開發區。既然是開發區,那就是引進資本主義經營模式;但資本主義是同共產黨的“共產主義”水火不相容的;如果公開在全國公開實行資本主義,在當時那就是公開向共產黨的“共產主義”挑戰。然而,如果不實行改革開放,不引進資本主義,中國仍然停留在毛澤東統治時的計劃經濟中,那麼中國就永遠不可能發展,而統治著中國大陸芸芸眾生的共產黨,被忍無可忍的炎黃子孫推翻,那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事實上,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北京市民以紀念周恩來的名義,公開祭典亡靈,和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反腐敗”的席捲大陸全境的“六‧四”事件,就是中華民族對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進行的公開表態!大陸媒體吹捧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旗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其實,毛澤東說過“亡黨亡國”,亡國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或者國民黨捲土重來,或者人民起義推翻共產黨。總而言之,不改革開放那麼共產黨的亡黨是不言而喻的。改革開放是民心所向,是大勢所趨!

大連要建開發區,就是在這種歷史背景下進行的。大連市政府把開發區的選址任務交給了大連市科技委員會。

父親王志超,雖然名義上是在大連市勞改隊所屬的“大連市建材研究所”,而且在那裏領工資,但此時他早已是真正的“大連市科技委員會”的總工程師。那麼,開發區的選址任務,就必然由他來承擔!

大連市是一個深水不凍港。可以停泊萬噸巨輪。但大連市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不可能當開發區。怎麼辦?只有在大連近郊尋找開發區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有建設深水不凍港的條件,以便外國投資商可以直接從這個港口運進原料,運出產品。

旅順當然不行。因為是軍港。瓦房店也不行,沒有深水碼頭。父親同“大連市科委”的林文(女,建築副總工程師)、惠副總工程師以及大連工程公司的林繼文總工程師,一同對大連市周邊的十幾個鄉、鎮進行了考察。

終於,在離大連市幾十公里的鯰魚灣確定了開發區的選址。最後,父親同惠總工,林文副總工一同撰寫了可行性報告,呈交給了大連市委。

此時,我已調到大連市化學建築公司工作。由於工作的關係,我曾經同單位的負責人去過鯰魚灣開發區。我親眼看到的是這個開發區為了避免普通人隨便進入,於是在所圈定的土地周圍,開挖了大約兩米深、三米寬的河道,整個開發區被河道圍了起來。

與此同時,山東青島也要建設開發區,父親的學生青島海洋大學的侯國本教授,也被指定為青島開發區選址。侯教授想到父親曾為北海艦隊設計碼頭,於是也同父親聯繫。經過父親的指導,侯教授選定了青島的黃島為青島的開發區。

不久,青島的北海艦隊直接派人,到大連準備以中將的軍銜,聘請父親到北海艦隊任職。一切條件都同父親直接商討過。父親表示同意。

然而,調令到了大連,就再也沒了下文。大連建材研究所本來就屬於大連市勞改隊。父親是研究所的職工,勞改單位不放人,別說你北海艦隊,即使中央也調不動!

最後,北海艦隊不得不放棄調父親任職的希望。

父親想換一下環境,想找回做為人,做為中國真正的港工水利專家的尊嚴,終於化做南柯一夢,而隨著夢醒,變做幻影,消失在蒼穹!

父親,一生都在夢想把自己所學到的知識,貢獻給自己的祖國。他是懷著“建設新中國”的美夢,最後留在了上海的。

但是,這個“祖國”給了他什麼?───誣陷、迫害、猜疑。一次次的打擊!這,不只是父親一個人的悲哀,而是中華民族所有知識精英的悲哀!

笑,能笑出來嗎?───一個永遠實現不了的山東李冰夢!!!不錯,父親的確是平反了,也確實得到了應有的尊重。但是,他和勞改企業總是有著割不斷的“緣分”。

一九七八年以後,大連灰綠岩廠的技術人員,從灰綠岩廠分了出來,成立了大連市建築材料研究所,從劉家橋搬到了解放廣場附近的興工街。父親仍然是工程師。

不錯,父親的確對建材有研究。他利用自己翻譯的日文版的新興建築材料───石膏板───為中國研製出了第一塊牆體的新材料。但他是水利港工專家。不是翻譯家!而且,他拿著大學教授的工資待遇,卻幹著勞改工程師的工作,當然心裏不能平衡!

同樣,我拿著平反證明,到體委、去學校尋找自己專業的工作,當面說的很好,幾天後立刻通知:已有人了,對不起!

時間一長,我們都明白了。我們確實是都平反了,但是我們同樣都有一個自己一生都看不見的東西。

這就是檔案!

這是共產黨控制中國人的法寶。在公開的場合,你是已經平反的普通人,但在暗地裏,你仍然是平了反的反革命,平了反的右派分子!平反,是迫於無邊無緣地打擊面,是民怨天怒所使然!

但是,黨不能不控制你!

我們是人,不是仰人鼻息的狗!在這裏,不能堂堂正正地做人,那麼,我們走!我們走!!

飛向我的歸宿

走!這是我和父親非常不情願地做出了的決定。

其實我要離開黨的控制,倒是比較容易的。因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人,對於共產黨來講,並不能構成威脅。但是,父親要出國,共產黨可實在不情願。怎麼辦?

事有奇巧。大連老虎灘珠海軍療養院,新從國外進口了一台精密治療儀。全院沒有一人能看懂說明書的。於是該院找到了大連市科委。科委就把翻譯的任務交給了父親。

這一套技術資料足足有五百頁之多。父親還有其他科委的工作要做,實在是不願意接。在下班後,無意中講出了此事。

我一聽,這正是個機會。於是我說:“接!這正是機會,為什麼不接?!”

父親反問道:“我為什麼要接?你說說理由!”

我說:“爸爸:你們全所大概有近一百人吧!你知道你每個月,不在所裏上班,反而經常去醫院。而且,按照現在你享受著高幹待遇,醫院每次都給你高級補藥。下面人怎麼說嗎?”

“我當然知道了。我們所的醫療費是按人頭計算的,每個人平均,每月按平均數額下發的。”

我說:“這就對了。下邊人埋怨你和王建緒兩個高級老頭,每月花去全所醫療費的絕大部分,逼著所長向上邊要錢,這不是機會是什麼?!”我說的王建緒比我父親平反早兩個月,他獲罪雖然是右派,但裨上是他在留學蘇聯時,就加入了共產黨,建國以後他被高崗重用,結果高崗一倒臺,便株連了他!

我說:“你想一想這光說明書就有五百多頁,加上機器本身構造及其維修部件及工作原理,至少也有二三千頁的大書,你大概至少也要翻個半年以上。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向海軍療養院提條件了。”

“提什麼條件?”

“他們不是急等著使用嗎?你讓他們在療養院專門給你開一個房間,你搬到裏面去住。這樣,不僅可以現場指導他們使用方法,而且可以靜下心來專門翻譯,他們肯定同意。”

“這要花多少錢?所裏肯定不同意。”父親說。

我接他的話說:“你知道王建緒現在在哪裏嗎?”

“不知道。他倒是有半年沒來上班了。”

“爸爸:你可真實在。我上個星期才碰到他的大兒子,我們倆還在青泥窪橋飯店一塊喝酒呢!”我喝了幾口茶,接著說:“人家王建緒早跑到北京西山高幹療養院去療養去了,你還蒙在鼓裏!其實,你只不過是高級補藥,人家可是補藥加上高級療養全享受了!”我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我說呢!我的藥,只不過一百多塊錢,莫不是他占了絕大多數?”

“這就對了。”我說:“你是公費醫療,又是高幹待遇,你讓療養院給你出具證明,所裏再不報銷,也得給你報銷。”

父親一聽,立刻明白了!他說:“他們不是不放我走嗎?我變成老弱病殘,他們不放我,那就花錢吧!哈!哈!”

於是,第二天父親從科委打電話,把這個意見向療養院提了出來。

其實,海軍療養院早就有這個打算,電話打過去,一拍即合,接著就派車來,把父親接了過去,而且安排了最好的房間。

父親在療養院,一翻譯就是半年。住院費、醫藥費全部由建材研究所支付,而高級飲食,是等於療養院白白送給他慰勞的。同時,還支付了一筆在當時算是可觀的翻譯費!一舉三得!

父親過上了神仙的日子!在“世外桃園”裏,好不快樂呢!

沒過兩個月,建材研究所就找到療養院。正巧,為了試驗操作方法,父親就在機器旁邊!

護士跑進檢查室說:“王教授,你們所來人啦,你趕快躺到掃描器的床上。我們已經告訴他們說,你正在做腦腫瘤檢查!快,快!”

父親剛躺好,醫生就把那兩個人領了進來。兩人看到此情此景,只能無可奈何何地回去彙報了。……

其實,這是他們自己找的。無故刁難,弄到最後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西元一九八六年三月十八日,我們終於登上了東飛的全日空!

走!命運已經安排你,離開你的故土,你還有什麼可以留戀?!

透過舷窗,我向著仍然覆蓋著皚皚白雪的黃土地俯瞰,禁不住兩眼濕潤,我號淘大哭起來!……祖國啊,你能說遊子不愛你嗎?───一次次地欺汙,一次次地愚弄!我們是人!是堂堂正正的人哪!

欲拯救全世界的黨啊!你厚著臉皮,要解放全人類。我是要到尚未被中國共產黨解放的國度去,親身經歷一下“水深火熱”的“苦難”生活去了!

再見了,我的祖國!

再見了,我的同胞!

再見了,生我、育我四十五年的深深熱愛的黃色土地!(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