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51)—應該結束 但是還沒有結束的結束語

老黑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7日訊】父親抵達東京後,同繼母一同住到了足立區的一所公寓裏。按說,他已經沒有精神壓力了,八十歲的人了,是該安享晚年了。然而,他心中還有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見到自上海分別後,到臺灣工作生活的五妹───王淑秀。

西元一九九0年四月中旬的一天夜晚,我突然接到了一個從沖繩打來的電話。“是天增嗎?我是樂琳。”

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四十一年前,我們在黃浦江邊玩耍,被徐海表哥忘記帶我們回家的樂林。經過確認,我才知道五姑從美國返回臺灣後,得知父親已經東渡日本的消息,於是利用到日本旅遊的機會來看自己的親哥哥了。

我把消息告訴了父親。父親高興的放聲大哭!四十一年啊!這生離死別的四十一年。生老病死傷殘淚,這是人生的旅程,誰也逃脫不了。但這四十一年的離別,竟然是如此慘烈!親人中,兩人以上吊的形式結束了自己的人生───這裏有我的七姑夫譚炳訓和我的親生母親,全部的親屬都遭遇到人生最大的劫難,被誣陷、被欺壓、被各種帽子給搞的人不人,鬼不鬼。還好,上天開恩,終於兄妹二人可以在異國他鄉重逢了!

第三天,旅遊團到東京來了。父親於當日晚上在馬喰町的民宿旅店晨,同五姑終於擁抱在一起!……

白髮蒼蒼的兩位老人,四行熱淚,簡直就無法用手絹擦乾!所有在場的人都流了眼淚!

後來,父親應邀到臺灣探親。五姑、表姐輪流同父親從高雄觀光到臺北,觀光了炎黃子孫的美麗寶島臺灣!

父親在臺灣住了約一個月。這一個月來,父親參加了臺灣電視臺主辦的智力競答賽,以八十歲的高齡獲得數次大賽的頭獎!引起了臺灣媒體的注意。這時父親才意識到,這已不是娛樂問題了。自己手中的護照是大陸護照。如果被大陸官方知道,自己將來回大陸旅遊豈不會再次受迫害?!

為了躲避媒體的採訪,父親不得不提前返回東京!他所獲得獎品如微波爐、獎狀等等,五姑全部給他辦理了托運,直接運到了足立的家中!

後來,父親又一次去了臺灣,但是這一次他再也不參加媒體競答。實話說,在那個時候能夠不因政治問題持中國護照到臺灣探親、旅遊的知識份子,父親是大陸第一人。這是因為大陸雖然把王志超當成豬狗,但是臺灣知識界、工程界知道他,臺灣官方的技術資料中有他,他是真正的知識份子,真正的老前輩!

但是,父親是愚忠的。雖然出來了,但是他還想把自己的聰明才智貢獻給中華民族!

他到東京前,正在翻譯捷克出版的“微晶鑄石”,他把這套技術資料帶到了日本。

回到足立以後,他繼續著他的翻譯工作。

一九九一年底,他的“微晶鑄石”中譯本終於完成,在確定翻譯者的姓名的時刻,他猶豫了。書,是他自己翻譯的,按照正常的的規律,就完全應試寫上他的名字。

然而,他在想,他同王建緒一同翻譯了無數的資料,然而,沒有一部書是以他們的名義出版的。所有的書幾乎都是以那個跟他永遠無法割斷的勞改企業的名義出版的。他,跟勞改企業有著無法分割的“緣”!

不是大陸在九十年代的出版當局不給出版,而是他的自卑使然。因為經過蘇聯航太宇宙專家的驗證,“玻璃陶瓷”在用做太空船的外殼時,具有良好的隔熱、抗摩擦的功效,而且重量輕,是宇航的絕好材料!

但是,他是一名平反的極右派,是黨必須控制的人物。如果以他的名義發表,中國的宇航事業能選中由他翻譯的“玻璃陶瓷”嗎?!

“右派分子”、“反革命”是“不恥於人類的狗屎堆”(毛澤東原話)。因為“右派”的身份,使他不得不防備那些共產黨員身分的知識份子,盜用他的譯著,改頭換面,另外再推出一部“玻璃陶瓷”!

最後,他決定了用我姐姐的名義,終於在大陸上出版了!

是的,大姐不是右派,他的丈夫是共產黨員,這絕對可以保證翻譯權不被盜竊!

這是他一生中,推出的最後一部翻譯著作!

父親於西元一九九四年,離開了這個世界!做為中國著名的水利專家,帶著他永遠也無法實現的“山東李冰”夢,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意識形態的鬥爭,竟然能夠把人逼到了愚忠,這樣的國家,世界上能有幾個?!可憐啊,中國知識份子!

二00五年二月五日
定稿 老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