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寫在最後(52)

老黑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8日訊】我們王氏家庭的故事當然還沒有結束。因為,雖然都經歷了一場場人為的災難,但絕大多數都活了下來。只要有人活著,故事就要繼續!但是我想,我們不會再經歷那慘絕人寰的悲劇了。

似乎“教授家族”的故事也該告一段落了。

以後的事情是:

我的大姐,於一九八0年作為訪問學者的身分去了美國。

小弟弟偉偉,在我們父子家庭離開大陸的一九八六年底,也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到了澳大利亞,現在在悉尼大學任教。

大弟弟德增,遭受多年政治迫害後,身體嚴重衰壞,於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不治辭世。終年四十三歲!

一九九二年一月二十日,我的最小的兒子,在東京誕生。他從出生即得到日本政府的關照。今年十三歲了,就讀於東京的西葛西中學。

父親王志超,於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三日,病逝於日本東京都水野病院,終年八十七歲。一位一心要把自己學識貢獻給自己的祖國的科技工作者,竟然在曾經是中華民族的敵人的國度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至於我自己,到東京後,由於沒有特長,我只能幹電焊工為生。雖然工作累,但從此再也沒有人罵我“右派狗崽子”、“反革命”……,一家人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一九九七年,在北京工作的妹妹突然打國際長途電話來。她問我:“哥哥,國安部有人打電話來問:王天增最近都參加什麼政治活動?!”

“我依靠自己兩隻手,以電焊工的工作養家糊口,沒有參加任何政治活動!”我坦然地說。

“你不能回來!如果一定要回來,那麼必須轉日本國籍才能回來!”

……

蒼天作證:西元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華大地發生了震驚人寰的慘案,這是全世界的人,從電視上直接看到的現場血的畫面!做為炎黃子孫,幾乎日本所有的華僑、華人,在這一天全部都湧到了元麻布三丁目中國大使館的駐地!那一天,人山人海,幾次人流突破日本員警的防線!……不錯,我參加了示威!我反對殺人!尤其反對中國人殺中國人!殺手無寸鐵的中國人!

不錯,我是的確參加了反對暴政的“中國民族統一陣線”!

但是,一九九二年以後,我早已在日本的華文報刊、雜誌上公開宣佈退出一切政治活動!

一九九二年以後,我沒有參加任何政治活動!

……

父親的骨灰要同母親、大弟弟德增的骨灰同時安葬在新墓地,做為兒子我理所當然要參加葬禮!

然而,要參加葬禮就必須轉日本國籍!

蒼天啊!請人來評一評,這是人類世界上什麼國家的法理?!

一個國家的統治集團,竟然逼著自己的臣民,以另一個國家的國籍身份才能返回自己魂繫夢牽的故園,去給自己故去的親人祭典,這是什麼性質的統治集團?!蒼天啊,請你回答啊!!……

但是,蒼天是不能說話的。

西元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我正式獲得了日本國籍!

從此,我的家屬全部改姓唐山。我叫唐山泰。

唐山的稱呼,是炎黃子孫在海外漂泊,對自己祖居地的一種愛稱。而我的名字叫唐山泰。泰的意思是我們中華民族,經歷了無以計數的災難,尤其是毛氏王朝建政以後,幾乎所有的災難都是毛氏一手策劃製造的政治災難!

“泰”,暗含泰平,是希望炎黃大地“天下泰平”之意。

同在一九九八年春,大姐遵從父親遺願,把父親的骨灰同母親的骨灰混合在一起後,同時與大弟弟德增的骨灰安葬在青島成龍山墓苑!

二000年八月,我以日本國民的身分,持日本護照第一次返回生我、育我、魂繫夢牽的故土。早已在澳大利亞工作的小弟弟偉偉和在北京工作的妹妹,專程趕到了青島!

我們姐妹兄弟四人,於八月十五日清晨,一同趕到成龍山墓苑,為我們的父母、兄弟德增掃墓、致哀。

這是自一九五六年夏天以來,父親、德增和我們姐、弟、妹第一次真正意義的團聚。……然而,母親和德增的非正常故世,父親的客死異國他鄉,難道僅僅是我們一家人的悲哀嗎?!

許許多多的人,早就屍骨無存,反右鬥爭後,數以十萬百萬計的“右派”,客死他鄉。1959~1961年的人為的災難,三千多萬生靈在饑餓中灰飛煙滅。文化大革命,死於兩派火拼,死於拳棍相加的武鬥,死於上訪或被遣返途中和自殺……他們的冤魂,遊蕩在炎黃大地的上空!……老舍、傅雷……無數的知識份子的精英,他們能夠瞑目嗎?!

政治的淵藪,也許短期內不會再瘋狂。但是橫在水晶棺中的殺人魔王,中華民族十惡不赦的罪魁禍首毛澤東,直到今天,仍然沒有得到應有的清算,豈止如此,它散發的政治惡臭,仍然在繼續毒害著人們的靈魂,禁錮著人們的手腳!

天下芸芸眾生啊───難道毛澤東的滔天罪行不應該來個大清算嗎?!……

教授家族”的故事,就暫時擱筆吧!

伴著藏女高吭的情歌,伴著大渡河怒浪擊岸的濤聲,在康定寺廟香煙漂渺和清脆而沉重佛鍾的轟鳴中,我來到了這個多災多難的大地。經歷了世態炎涼的少年。渡過了人為災難的青年和中年。我,終於也跨進了老年!

也許,不遠的將來,我也會離開這個世界,我真心地盼望著我的親人、子孫,能夠把我的骨灰,撒向那大渡河畔!……

讓聖潔的河水浸潤我的骨粒,讓我的靈魂能夠與佛樂聲一起遊蕩在這大河的上空!

大渡河───我回來了!

大渡河───我的母親!

二00五年二月十日
封筆定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