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月﹕舊金山也無法逃避選擇

魏月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月30日訊】筆者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有誰能逃避選擇嗎?》(附后),主要還是針對了中國國內的民眾,但最近看到「舊金山困擾」,忽然有一個念頭閃現:嗯,看來舊金山也無法逃避選擇。

「舊金山的困擾」無非就是最近發生的几件圍繞法輪功問題的事件,使得舊金山市政當局和華埠必須在原則和實利之間做選擇。這第一件事,舊金山華埠中國農歷新年游行是全美排名前十位的盛大游行之一,其主辦者中華總商會以法輪功搞政治為由拒絕法輪功團體參加,而法輪功團體則認為中華總商會受中領館幕后操控,其主要原因是中共不愿意在游行隊伍中見到法輪功;第二件事,由市議員戴利提交、華裔市議員馬世云修正文字的保護法輪功合法權利的決議案獲得市議會屬下的政府運作暨社區服務委員會投票通過,將送交市議會審核表決;第三件事,頗受美國公眾關注的美國公民、法輪功學員李祥春,一個星期前剛剛回到舊金山,他因試圖回中國向民眾說明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而被中共當局判刑三年。他誓言尋求正義,討回公道。

這几件事的同時出現,在舊金山掀起波瀾。市府官員再無法以「不了解中國事務」之詞加以推拖,几乎所有的主流媒體、中文媒體也無法以敏感問題視而不見,紛紛報導,華人社團和民眾也有參与的趨勢。由于舊金山的市政府是民選的,所以市府的選擇也代表了一方百姓,不能不審慎。本來以美國的立國精神、憲法原則作依据,這選擇似乎不言自明,但問題是那邊廂有所謂的「中國的崛起,要搭上列車,擴大合作,互利共榮」,這眼前的利益看起來還很誘人,于是就生出了「困擾」。這媒體也各自有各自的立場和考量,展現出來也

是五花八門,比如《亞洲周刊》攻擊提交法輪功議案的市議員戴利歧視亞裔,殊不知戴利的太太就是亞裔,他們的儿子有一半亞裔血統,指他歧視亞裔,徒增笑料。据消息人士稱,亞洲周刊社長方以偉,乃中共政治局常委黃菊的女婿。各中利害關系也是盤根錯節。還有舊金山的僑民也各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那些僑民,特別是上了歲數的老僑民,几十年前都是歷經千辛万苦,有些甚至是偷渡來美的,沒有錢,沒有身份,語言不通,當時根本就走不出唐人街。隨著時代的變遷,文明的進步,他們現在享受到了平等,獲得了老年金和免費的醫療卡,他們把絕大部分的功勞都歸功于中國的強大,讓他們的腰板挺起來了,可他們卻忘記了來美國的初衷。

有好心人認為「江澤民主政時的中國,用邪教之名打壓法輪功,演變成今天舉世矚目的紛擾,是極為不智的。江下胡上,中共當局現在處理法輪功,實比為六四天安門事件平反要容易得多。与其讓舊金山府會和西方世界頭痛,何不由北京當局自行解套?」。可依我來看,中共當局已錯失自行解套的机會,也不會自行解套,這是它們的本性決定的,從中共建政起,它就沒有停止過對中國人民的迫害,一次又一次的運動,已經造成八千万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寄希望于它的自行解套來解除頭痛的「困擾」無异于緣木求魚。這是一次正邪的較量,是原則和實利的選擇,其實無論是主動或被動參与其中的人們,哪怕只是听說此事的人,都有机會了解真相,都會在心中作出選擇。

美國聯邦政府已經作出了選擇,有188號決議(要求中國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304號決議(要求中國停止利用外交人員打壓法輪功)為證;歐洲也作出了選擇,有剛剛通過的歐洲委員會「譴責共產獨裁政權決議」為證;750多万中國同胞也作了選擇,他們以退出中共的聲明為證。那舊金山呢?既然中共的手已經伸進來了,還能逃避選擇嗎?所有中共的手伸得到的地方,又有誰可以逃避選擇呢?還是那句話:既然是選擇,選擇什么,自己說了算,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誰也無法逃避選擇。還有一點也可以肯定,那就是最后的審判由天法說了算。

附:

有誰能逃避選擇嗎?

高智晟律師經過十五天的調查,以他再次看到的令他痛徹心肺的真相,寫下了《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高智晟致胡錦濤 溫家寶及中國同胞的公開信。公開信發表之后,高律師即刻作出了選擇,以公開聲明的方式「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党」。高律師說他自己對邪党的厭惡和心靈拋棄其實很早就完成了,之所以忍辱負重至今僅僅是因為熱愛律師這個行業,但這次調查讓他感覺繼續保留中共党員的稱號是對自己靈魂的侮辱。相信每一位人性猶存的人,一旦知道真相,一旦知道「中國共產党」已是邪惡的代名詞,還有誰會心甘情愿地成為它的一份子呢?

也許有人會說,我不了解情況,我也不想介入其中。可是,六年前中共開動起全部的宣傳机器,全天候地對著十几億的中國人播放、刊登詆毀法輪功的節目、文章時,你不在其中嗎?如果你相信了,有意無意地接受了它的宣傳,那你已經是自覺不自覺地選擇它了,而且它說它代表了你,你沒有提出疑義。六年來,法輪功學員從霎那間被奪去了所有的權利開始,一點一滴的講著真相,每一刻、每一天的日子呵,對他們來講是何等的承受和付出。据不完全統計,已經有近三千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以十万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監獄、勞教所,更有數不清的法輪功學員受到諸如綁架、洗腦、失業失學等迫害。中共說它是代表我們去干的,雖未經授權,但它卻強制性地無賴般地叫囂它代表了中華民族,代表了中國,代表了中國人民。難道每一個被中共代表的人能說不想介入就不在其中嗎?

試問中國的各級党政官員,你們有誰能說不在其中,難道你們能說我是身在其職身不由己嗎?難道你們的沉默和縱容不是和那些參与的人一樣与這個邪党保持一致了嗎?試問那些公安、司法系統的人員,你們能說這是上級的命令,我們只是執行,只是為了保住飯碗,或者說這是敏感問題,我們不能接這個案子,我們只能這么判嗎?法律面前何來敏感問題,難道這本身不就是問題嗎?還想問所有媒體、文藝,以及各級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當你們為這場迫害推波助瀾的時候,有沒有摸著良心想一想,你們放出去的這些胡編造假的東西,會害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會因此受到毒害,不明就里地生出仇恨,又有多少人會被仇視、被殘害。難道你們能說這些都是上面的意思,我們只是照做、照登、照播、照演而已嗎?還有安全部門、外交系統、駐外使領館的人員,你們有机會接触真相,有机會知道法輪功在海外的情況,你們在自由文明的國度,執行著中共如此下流的命令的時候,難道沒有良心不安嗎?還有教育系統的人,你們本當為人師表,肩負著教育下一代的重任,但你們不顧年幼的孩子還沒有獨立判斷大是大非的能力,卻要他們在布條上簽名,在試卷的選擇題中做選擇的時候,你們是否已經作出了選擇呢?還有中國的知「識」分子,還有……。中國的同胞們啊,中共已將全中國的人民拉進了這場正邪之決,我們能逃避選擇嗎?

高智晟律師說,已經沒有誰有能力再掩蓋真相了。真相已經揭示出來了,讓我們,讓更多的人都來了解真相吧。了解了真相,就有平等的机會做選擇了,讓我們真正地代表我們自己做一次選擇吧,這個選擇關系到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和我們自身的未來,已經有六百多万先行者作出了選擇,他們選擇退出中共,也有人選擇死心塌地地為中共效力。既然是選擇,選擇什么,自己說了算,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誰也無法逃避選擇。還有一點也可以肯定,那就是最后的審判由天法說了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1-30 3: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