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楊在新律師 請隨我來

高智晟律師在陝北。(圖片/葉霜)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高凌採訪報導)「只要有我在,決不會使楊在新的生活進入困境!」這是高律師聽到了廣西楊在新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遭到律師事務所解聘的消息後,說的第一句話。這位同樣因為法輪功直言上書而遭到中共當局打壓的著名維權律師,不僅自己的律師事務所被勒令停業,連他的兩個侄子也因此無法應徵入伍或被部隊解甲回鄉,包括他夫人方面在內的祖宗三代的親屬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調查和威脅。即使這樣,高律師表示:造成我們持續關注法輪功問題的是政府,6年的鎮壓,掩蓋著政府空前絕後的反人類的罪惡。他充滿信心的認為:「06年、07年,會有更多的良心律師在法輪功問題上站出來。」

楊在新律師於北京 (大紀元)

楊在新律師 請隨我來

臨近年關,外界朋友將楊在新律師的消息傳給了封閉在山村中的高智晟。高律師表示:我聽到楊在新律師遭到打壓的消息時,我一點也不感到驚訝。但是當時我是有一種擔心,擔心楊律師在遭受了如此打壓後會做出一些邪惡樂意看到的一些選擇,或者在這種壓力下,作出其它痛苦的選擇。但是,我們沒有看到楊律師言悔、也沒有做出那樣的選擇,這是令我們非常欣慰的 。

當天,高律師便和楊在新律師通了電話,告訴他:「經濟上的困難,只是技術問題,技術問題總能解決。和我們在一起,只要我們有飯吃,就會讓你也有飯吃!」 過完年,高律師邀請楊在新到北京,他說:「我們有的是事情要做。過來,到我這裡來,先走一步。困難是暫時的。」

高律師鼓勵楊在新律師:「有一點是不能改變的,那就是你的既有價值和道義價值不能變!」

楊在新律師的兒子畢業後還沒有工作,女兒還在上學,夫人也沒有工作。當局目前使用的手段,等於變相的威脅了所有的律師事務所不敢接受楊在新律師,也就意味著楊律師無法在律師行業裡生存,等於斷了一家人的生活來源。

被中共掐斷了生路的楊在新仍是錚錚鐵骨,不言後悔。他做出最壞的打算:實在不行,我就學外語出國,哪怕打工。

但高律師堅決地打消了他的這念頭。他說:「國內的勇敢者敢於站出來講話的,敢於幫助國內受迫害同胞的律師,本來就鳳毛麟角。當局之所以下死手打壓,就是為了阻止國內更多的律師的跟進,郭國汀已被逼走,如果你楊律師再出國,那還了得?」

他說:「楊在新不在這個體制能做律師,我們可能會惋惜,但我們不痛心,因為在這個暫時的過程中,我們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只要我有飯吃,就會讓楊在新律師有飯吃!」

高律師表示:對楊在新律師的這種卑劣的打壓手法,一直是邪惡能量組成的最邪惡的一部份。無論是對楊在新律師的打壓,還是國內其他異議人士的打壓也好,打掉這些人的飯碗,讓你無法在它的體制內生存,株連你的親屬,讓你不得不屈服,為了家人,不得不放棄自己的道德、良心和勇氣。這是它最下流的也是最行之有效的淫威手段。

高律師說:「但是,今天,它也卻只能如此!連它們自己也應該感到悲哀,因為我們已經可以離開它而活下去!」

高智晟:我為楊在新律師的勇氣感到驕傲

在高智晟律師三次為法輪功自由信仰者發表致胡溫的公開信後,他先是收到了有關部門的連續的談話警告,事務所無端遭到多次「檢查」,接下來以荒唐的理由勒令他的律師事務所停業,包括12歲的女兒在內遭到了24小時的監視跟蹤,高律師本人遭到秘密警察的多次威脅推搡、甚至險釀一場人為車禍。這一切,高律師每天用自己的紙和筆,公告於天下。

但是,還有更多的遭遇,高律師都默默地放在了自己的心裏,並沒有向外界公佈。

高律師有兩個侄子,大哥的孩子在部隊已經服役2年,05年本可轉成志願兵,部隊也通知了本人可以延期服役。突然一天晚上,高律師的侄子被軍官找到詢問:你是不是有一個親叔叔叫高智晟?

高智晟從一名普通的復原軍人一路拼成中國現今最著名的律師,一直是部隊裡傳送和尊敬的傳奇人物,對於每次被問到同樣的問題的孩子,叔叔的名字是一種驕傲,此次,孩子也毫不遲疑的回答:是!是我三叔。結果卻是被通知:你的三叔有嚴重的政治問題,你不可以繼續留在部隊。孩子不得不回到了農村務農。高智晟四弟的孩子,已經定好05年12月1日入伍,因為同樣的理由,又被退回。還有……

高律師說:在知道我本人因為觸碰了法輪功問題而遭到當局殘酷打壓的情況下,楊在新律師仍義無反顧的站出來,還能堅定不移的做這些事情,幫助那些受到最血腥迫害的法輪功自由信仰者辯護,這更加值得人的敬重!我為楊在新律師的勇氣感到驕傲!

他說:「中國的良心律師會越來越多地站出來,中國的良心也不會因為打壓而枯竭!」

維權不能挑肥揀瘦 法輪功問題無法迴避

前一段時間高律師在海外媒體的採訪中,對國內的知識份子在法輪功問題上保持的沉默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批評,對此後周圍的反映,高律師表示:顯然這些批評刺痛了某些人。我們的呼籲他們沒有響應,但我們的批評卻讓他們有了迅速的反應:或者用文字或者用電話的這種方式,我們不願意這樣的局面出現。

高律師說:「我的言論從不保留。當我把當局鎮壓法輪功真實的頭蓋徹底掀開以後,在中共當局再也無法掩蓋這種真實的情況下,我們認為國內有維權身份的人士,都應該有自己的聲音,如果說維權還挑肥揀瘦的話,我們很懷疑「維權」的這種真實的心態!」

「我們特別要澄清一個問題:不論他信仰甚麼,他是甚麼身份,只要他是一個公民,在受到非法的迫害時,我們就應該去幫助他維護憲法賦予一個公民的基本的權利。我這麼多年來,也不僅僅是為了像法輪功這樣遭到政府野蠻迫害的自由信仰者站出來說我應該說的話。這幾年,京租房的問題、野蠻盤剝出租車行業的問題、拆遷制度問題等等等等,我們每一年,都要對這些在國內受迫害最嚴重的群體提供法律幫助以及我們的關注。

當我們把注意力關注到法輪功這個群體之上的時候,發現這裡竟有政府空前絕後的反人類的罪惡,這是讓我們持續關注法輪功問題的一個主要原因。原因在政府那面,並不是在我這裡。我只是一個個體的特例而已,即使我高智晟保持沉默。也不會所有的人永遠保持沉默,未來一定會有人出來做,這一點是毫無疑問!包括中共它也不要懷疑這個問題!如果沒有這樣罪惡的發生,也就不會有我們這樣持續的關注了。

對於當局為何對關注法輪功問題的人士採取如此毫無理性的整肅手段,甚至不惜引起國際影響,高律師表示:這要追述到當局當初鎮壓法輪功的合法性問題和鎮壓的動機問題。政府對凡是對法輪功提供幫助的人的這種非理智的打壓,恰恰證明了他們的另一面,也就是當年他們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的不理智。這還是一種最文明的說法。而我們在調查中看到的,還不僅僅是一種不理智,簡直就是一種赤裸裸的針對人類的一種犯罪!

國內的很多的維權界人士在和高律師交流時表示:在我們維權群體中,有人能夠持續的關注法輪功問題,這就是我們整個維權領域存在的價值!

高律師認為:「那麼是不是需要所有的人都要來關心,那是個體的選擇。但是有一部份人能夠對這個問題持續的給予關心,起碼保住了我們維權界的面子。在這個問題上不能把維權和我個人的行為分開來談!」“我們經常講,應該把那些讚譽給那些做事的而不是說事的人。」

會有更多的良心律師站出來

在高律師完成了第三封公開信回覆了和外界的聯繫之後,在第一時間給國內的一些知名的維權律師打了電話,希望能得到聲援和跟進。楊在新律師也本著良心和勇氣站了出來。但就像外界所看到的,大陸法律界仍然是一片寂靜。高律師分析了其中的一些原因。

高律師說:「可以這樣說,在我的三封公開信之後,中國的律師沒有人不知道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的罪惡。在全國各地給我發來的數以百計的短信中,全國各地的律師佔了三分之一。他們都肯定了我做的事情,但是都表示我們不敢做。他們說:你做了,起碼在歷史上留給中國律師的不全是恥辱,而我們自己仍然是處於恥辱當中!」

目前正如外界所看到的,在國內律師觸碰到法輪功問題時,當局採取了非常嚴厲的打壓手段,像郭國汀律師、楊在新律師以及高律師的遭遇,給外界的感覺,中共似乎在瘋狂的用一切可能的辦法阻斷這條路。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國內還會有其他的律師敢於在法輪功的問題上站出來麼?

高律師毫不猶豫的回答:「會有人站出來,這是毫無疑問!在法輪功問題上,當局極度失去理智,或者說處於一種極度的瘋狂。其實,連中共自己都清楚一點:法輪功問題再來兩個中共它也壓制不下去的!」

楊在新律師的遭遇會不會給那些維權律師更多的恐懼和壓力呢?

高律師認為:「這要看律師個體的這種思維價值觀念問題。如果在前兩年,讓我知道有律師因為法輪功問題遭到打壓案例時,就會迅速的把我的注意力引向法輪功問題。所以,當局無論採取甚麼樣的打壓手段,對我這樣的人是沒有任何用處的。那麼像我這樣的人,在這個社會中也決不會是唯一的存在!」

當記者問:一個楊在新,您予以援手,假如從現在開始,再有4個5個揚在新律師走出來,那將會是個甚麼局面?

高律師堅定且迅速的回答:「這不會是一種假如,06年07年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律師站出來!」

記者問:你有這個信心麼?如果真的再出來3個4個楊律師,高律師你該怎麼辦?

高律師:「我有這個信心。當局這種迅速的讓你山窮水盡沒有飯吃的殘酷打壓,也是很多律師不能做出最後選擇的一個主要因素。所以,當我聽到楊律師的遭遇時,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不能讓楊律師沒有飯吃!如果斷了這種沒有飯吃的後顧之憂,那麼對當局這種打壓的恐怖的接受就會大大減少。」

「再出來3個4個楊律師,我還會盡我的全部力量去援助他們!當再出來30個40個楊在新的時候,他們就不需要我們援助了!」

大年初一,高律師用自己踏踏實實的行動,給受打壓的同行楊在新送去了一份新年的禮物。對自己的更多的同行仍抱著堅定的信心……(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1-31 10: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